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8日星期二

梁京:习近平很风光,也很危险

G20 峰会领袖合影(部分)
习近平在APEC和G20峰会上姿态很高,出手阔绰,十分风光。习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有担当大国责任的积极一面,但是,他不惜与美国及其它发达民主国家分庭抗礼,不认同自由、民主和人权这些普世价值的执拗,对中国、对世界,也包括对他自己,都意味著巨大危险。

习近平很风光,主要原因不是他的个人风格,而是中国国力空前强大。而习近平很危险,则源自他对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对自己的历史使命做了错误解读。这种误读加上他的权力和中国的国力,确实有可能给很多人带来严重伤害。

中国国力能有今天,固然与志士仁人(包括那些真诚的共产党人)百余年来流血牺牲、艰苦奋斗有关,与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英明决策有关,但更根本性的原因是西方文明关于自由与平等的理想。没有这个理想在全球传播,世界不可能有今天的进步,西方也不可能给中国融入世界体系的机会。现在中国因成功融入世界体系而强大,却有一些人以中国文化与国情特殊为由,妄图对抗人类的共同理想。对这样一个大是大非问题,习近平很不清醒,成为他陷中国、世界和自己于险境的认知根源。

不错,在西方强势的经济和文化影响下,中国右派或自由派,有不少人也像当年中共一样,犯有教条主义和挟洋自重的错误,这些错误不能说与中国过去二十年发生的问题无关。正如秦晖指出的,中国一些右派学者,把自由与平等对立起来,把市场与社会正义对立起来,这样的偏颇是完全应该在新的改革中通过以理服人的争辩来纠正的。但习近平执政以来进行的所谓"意识形态反击战"与此完全无关,已经发展成为一场类似文革"大批判"的政治运动。当局显然企图借助政治高压来控制舆论。除了用莫须有罪名关押一批敢言之士以杀一儆百,最近又发生派人潜入大学课堂,暗中纪录教师政治言论的事件。这个事件必将进一步毒化中国的政治氛围。

http://www.guancha.cn/LiaoNingRiBao/2014_11_14_286323.shtml

习近平究竟想在中国建设一种什么样的政治秩序?这是许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我认为,他想把中国搞成一个放大的新加坡,即一个现代化的政治大一统,理由就是中国搞不了西方那一套。我同意中国需要摸索自己的民主道路和模式,而不能简单复制西方的体制,但中国绕不开多元自治这个难题,因为中国实在是太大了,一元化的集权政治走不出治乱循环的"周期律"。从有关习近平与奥巴马中南海恳谈的报道来看,习显然不能接受这个命题。

由此带来的盲点之一,就是他看不到坚持政治大一统必然带来中国政治的恶质化,因为政治集权会导致社会垂直流动的渠道太单一、太狭窄,不可能生成一个让更多人"出彩"的空间。习近平也看不到,他一方面主张世界多极化,一方面又坚持中国只能政治集权的立场是自相矛盾的。这个矛盾其实是中国崛起后,建构一个稳定的新世界秩序的最大思想障碍,因为中国的内部秩序与外部秩序存在根本性的价值冲突,也就是说,中国对内反对多元自治,必然会导致在国际舞台上与自由和民主的普世价值发生冲突。

习近平的危险就在于,他真诚地相信中国接受西方的普世价值就一定会天下大乱。而事实是,由于青年一代自主意识的觉醒不可阻挡,不给他们参与社会治理的机会,不让他们在自治中成长,反而会导致天下大乱。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要阻止自由的价值传播,就要煽动和诱惑一些年轻人以爱国的名义去整人,去迫害别人,这样做的一种可能后果,就是像文革那样,造成政治迫害的疯狂。

当然,由于网络时代的到来,更大的可能是,中国的政治和文化生活,形成一种双轨现像。就是在党国枯燥的训政表像下,是民间不断深化的思想启蒙和探索。这个借助网络技术推动的启蒙过程,是中国走出治乱循环的关键所在。这个启蒙过程越有深度和创意,未来中国的治理之道就越清晰。

如何从政治集权的大一统转向多元自治而不出现失序和混乱,并没有现成的答案。不过,无论从物质和技术条件还是从国际环境来看,中国有前所未有的机会解决这个历史性的难题。习近平有机会为解决这个问题作出历史性的贡献,但他的认知带来的危险就是,他错过了这个机会,从而让中国目前的治理危机发展成为灾难。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