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5日星期六

《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辞职信

图:吴思


北京贵爷2014-11-15
按:吴思是我的老同事、老朋友。近闻《炎黄春秋》起风波,原本担忧这本杂志的命运,没想到老友首先中枪。但当得知事实真象,不免陷入更深悲哀。想不到一本小小的杂志,也笼罩老人政治的阴霾,这次,上峰还没下手,阵脚却先自乱。一本被誉为最敢言的媒体,内部故事全无新意;一个让许多人希望尚存的标志,体制沉疴依然难愈。你,还去哪里寻找所谓的"正能量"?
吴思我太了解了,一介书生,无私却有思!但,虽有智勇发现振聋发聩的"潜规则"、独有洞见的"血酬定律",却对内部缠斗束手无策。只能悲叹"我身心俱疲",只能戚戚然拂袖而去!
然,这事件,于吴思又未尝不是好事。满腹才华,何必耗于缠斗?志比鸿鹄,何必屈身燕雀?至于《炎黄春秋》的命运,看透这次事件,足可断言"死定了"。退一步讲,上有当局的审查压迫,下有自媒体言路另开,再苟且办下去,夹缝求生,又有何尊严?

【附:吴思关于辞职的说明】

杜老并社委会:
一,2014年10月29日,未经杂志社最高决策机构社委会商议,杜老宣布,暂停少数服从多数等"社委会议事三原则",老人小组为杂志社最高决策机构。11月5日,在社委会没有讨论,我作为法定代表人也不知情的情况下,杜老宣布第二次人事调整,异乎寻常地安排了四个社长和两个总编辑。随后,新任总编辑谈到宋江架空晁盖,提议讨论对我的信任问题,新任常务社长附议。至此,我感到难以继续履行原有职责,请杜老另找合适的人,自己回家写书。当时我没说辞职二字。我想为社委会留下余地,选择一种对杂志社有利的说法。
二,如果社委会无须另找说法,我将在杂志社的主管主办单位确定之后,正式向社委会辞职,辞去常务社长和总编辑职务。同时,依照法定程序,向主管主办单位递交辞职报告和法定代表人变更申请。
三,由于杂志社处在主管主办单位不明的特殊状态,暂时无法依照法定程序辞职并变更法定代表人,在相关手续完成之前,我向社委会请假。法定代表人必须承担的签字等项责任,如果有社委会委托,我将依法履行。
四,请假期间,无论是办理变更法人手续,还是移交常务社长和总编辑的工作,我都会依法依规积极配合。
五,十七年来,我在杂志社得到了杜老和同事们的热情帮助和大力支持,我铭刻在心,深表感谢。离开杂志,确如杜老对《亚洲周刊》所说,我是学者型的,不适合官场缠斗。杂志社越来越深地陷入各种缠斗之中,我身心俱疲,难以胜任。杜老和社委会的两位同事帮我卸下难以承担的责任,有时间做更喜欢的事情,对此我也表示感谢。
六,在外媒报道中,有吴思反对胡德平和陆德进入杂志社之说。事实是:在10月24日杜老宣布胡德平和陆德任职之前,曾经要求我们提出进人建议。我提胡德平,杨继绳和李晨支持,当即打电话向杜老汇报。可见,外媒报道与事实相悖。我要求社委会尽快向媒体澄清此事,我保留澄清事实的权利。


吴思

2014年11月13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