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2日星期三

吴洪森:我十五年前的警告:也谈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与傅国涌先生商榷(附:傅国涌: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

希特勒的“群众基础”



傅国涌先生在《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一文中,把希特勒上台的主要原因归结为两点:

    一是魏玛宪法本身的弊端:
    
    "比例代表和选举名单制虽然可以防止选票的浪费,却造成了为数众多的分裂小党派,使国会常常没有一个稳定的多数派,导致政府不断更迭"。
    
    二是经济奇迹,而经济奇迹又归功于:
    
    "金融奇才、举世无双的沙赫特博士,他通过大量扩充公共工程和刺激私营企业的政策,来扩大就业。以大量发行纸币作为资金。同时大规模地重整军备。"
    
    对此,我的看法有所不同。傅国涌先生着重于从德国内部寻找原因,而我则认为导致希特勒上台的主要原因是外部原因,是一战后国际关系的格局给希特勒上台提供了机会。我这么说的理由如下:
    
    一, 德国为了在一战中取胜,动用大量经费扶持旨在推翻沙皇政府的列宁(列宁早就是德国的密探),企图以此帮助德国在大战中获胜。布尔什维克取得了政权之后,闭关锁国,退出了国际市场,使得国际市场的经济贸易缩小了六分之一,这就加剧了西方尤其是德国的经济危机;
    
    二, 德国作为战败国,凡赛尔条约对德国的赔款数额以及军备限制非常苛刻,战胜国所提出的赔款数额是德国绝对还不起的,连支付利息都困难。尽管美国威尔逊总统游说各战胜国,希望他们从实际出发,降低赔偿,别把德国制造成永远的敌人,但是目光短浅的法国总统,没勇气面对国内压力,拒绝了威尔逊的建议(洪森按:要说民主的缺陷,凡尔赛会议所暴露的法国总统宁可不承认现实,也要取媚国内选民,才是民主制度真正严重的缺陷。相比之下,美国总统的权力比法国总统要大得多,因此,威尔逊反而能很现实的看待战争赔偿问题。研究民主制度缺陷问题,应该从个案入手,不从实际案例出发,就易陷入空谈)。
    
     正是凡尔赛不切实际的战争索赔和过于严苛的重工业生产限制,使得德国的经济危机特别惨重,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三。这就给德国民族主义情绪提供了急剧生长的土壤(一方面过高的赔偿额德国本来就还不起,另一方面又不容许德国利用它钢铁和制造业优势来提高还债能力,这条约明摆着是荒唐和矛盾的。
    
     然而,凡尔赛条约为了满足战胜国胜利的虚荣,除了美国总统,其他国家的总统都不愿意正视它的荒唐和矛盾之处,只要国内人民能欢呼和高兴就行了)。正是在饥饿压迫下,急剧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给希特勒提供了政治舞台。我认为,这才是希特勒得以上台的主要原因,魏玛宪法缺陷所导致的民主制度失败是次要的。没有外部条件,魏玛宪法的缺陷是不可能被法西斯利用来夺取政权的。
    
    三, 至于纳粹经济奇迹也并不是象傅国涌先生所说"首先归功于金融奇才、举世无双的沙赫特博士"。希特勒迅速解决失业问题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撕毁凡尔赛条约,停止赔款,不理睬什么德国每年造船吨位之类的限制,让德国工厂的机器全面转动起来。正是希特勒勇于撕毁凡尔赛条约,沙赫特博士的经济政策才有了现实舞台。这两者的因果关系是很显然的。而德国饥饿的民众当时就是需要一个敢于和外国列强顶着干的人。因此,希特勒这样的强人,不但是德国民众心理的需要也是肚皮的现实需要。
    
    根据上述三点原因,我们可以相应的得出三点历史教训:
    
    一, 从德国扶植列宁最后的结果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们得出的历史的教训是:即使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主要是利益关系,也要有底线原则。决不能奉行"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那种不择手段的机会主义国际政治。
    
    二, 从凡尔赛条约最后的结果导致再次爆发世界大战,我们所能吸取的教训是: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领袖,尤其是大国的领袖必须具有全球眼光,要清楚意识到这是一个各国经济互相关联、相互依存的时代,决不能鼠目寸光只从本国眼前狭隘的利益出发。必须要改革一国领袖一味屈从国内压力的政治制度。(这意味着需要一个能协调各国利益并且有约束力的全球政府)
    
    三, 三十年代西方经济危机的根由是:经济快速发展,消费能力却相对萎缩。在贫富日益悬殊的情况下,西方各国政府又过分偏袒富人阶层。最后的结局就是经济大崩溃。对此,我们应该深刻吸取的教训就是:贫富不能悬殊,消费能力必须随着经济发展而一起增长。这才是避免经济危机,避免希特勒再次上台的不二法门。
    
    对照中国目前的现实,令人难以乐观。
    
    贫富日益悬殊,看不到政府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诚意。人民大众依然被剥夺对政治事务的参与权利。这两点都已经为东方希特勒的出现做好准备了,一旦经济危机来临,大面积失业人口出现,中国式的希特勒就会脱颖而出。我估计时间是2015-2018之间,和德国希特勒的出现几乎刚好一百年。
 
 
(写于2000年11月上海金汇花园)
http://www.zmw.cn/bbs/thread-87863-1-1.html


【附录】

傅国涌: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


最近重读美国威廉.夏伊勒的名著《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我感到这场人类的大灾难不仅是由希特勒个人造成的,德国整个民族、德国的民众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德国的民众将希特勒推上了政治舞台。

极权主义

希特勒上台后,就着手解散其他党派,先从共产党下手,摧毁了所有其他政党,最后只留下了他的纳粹党,并用法律规定"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是德国的唯一政党";取消联邦制,摧毁了在德国历史上一直有地方独立自治权的邦政府和他们的议会;取缔了工会和一切结社自由,禁止一切罢工;取消言论、出版自由,完全控制了新闻、舆论;扼杀了司法独立;把犹太人赶出了政治生活和自由职业界;他通过冲锋队、党卫军、秘密警察和集中营,进行残酷的种族和政治清洗,实施恐怖统治(冲锋队本身也遭到血洗);实现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一体化......一句话,他彻底推翻了魏玛共和国,以独裁代替了民主。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极权主义统治时期还举行公民投票。
1933年11月,德国选民中有96 %参加投票,其中92 %赞成几乎是清一色的纳粹党国会候选人名单,甚至在达豪集中营里关押的2242人中有2154人也投票赞成那个把他们拘禁起来的政府!在舆论一律的纳粹德国,希特勒得到压倒多数的拥护是丝毫也不奇怪的!
1934年8月2日,87岁的总统、德高望重的兴登堡元帅去世,三个小时后希特勒就宣布取消总统职衔,将总理与总统的职务合并为一,称为元首兼国家总理。这个时候军队如果要推翻纳粹政权还是易如反掌,但他们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向希特勒宣誓效忠。德国人民则在半个月后举行了投票表决,95%的合格选民中有90%(3800多万人)支持希特勒成为至高无上的元首。只有425万德国人投了反对票。魏玛共和的民主程序葬送了它自身,德国人民在掌声中把希特勒推上了权力的顶峰。当然,希特勒上台后就推翻了民主制度,他的那些灭绝人性的暴行,他发动了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灾难的战争,这一切既不能由民主政治来负责,也不能由多数德国人民来负责。

经济奇迹

1933年初,希特勒上台时失业率为33%,达600万人,1933年底就减少了1/3,以后逐年减少,1937年已减少到100万人不到。1933年到1938年国民生产增长了102%,平均年增长率11%,生产资料的增长尤为迅速,5年里翻了一番。国民的收入增加了一倍。给大工业家也带来了巨额的利润。民众"在希特勒的统治下不再有挨饿的自由",到1938年失业率仅为1%,失业问题基本上解决了,工人失去组织和参加工会的权利,生活却有了提高。德国人民几乎被表面上强调社会福利的新"国家社会主义"所陶醉了。这一切仿佛奇迹一般,创造了希特勒的神话。如果说人仅仅是经济动物,经济的高速增长是社会进步的唯一指标,那么纳粹德国所取得的成就是多么辉煌。
纳粹的经济奇迹首先归功于金融奇才、举世无双的沙赫特博士,他通过大量扩充公共工程和刺激私营企业的政策,来扩大就业。以大量发行纸币作为资金。同时大规模地重整军备。"把他世所公认的金融奇才的浑身解数都施展了出来",大量发行纸币只是他的绝招之一。"他操纵通货的神通之广大竟到了这样的程度:据外国经济学家的估计,有一个时期德国的货币竟有二百三十七种不同的价值。""他为一个没有流动资金和几乎没有财政准备金的国家创造信用的本领真是一种天才的杰作。"(369页)他发明的"米福"票就是用来支付重整军备的票据,居然骗过了全世界。
虽然在二战后的纽仑堡受审时,沙赫特否认他曾参与过希特勒发动世界大战的阴谋。但他确曾担任纳粹德国的国家银行总裁、经济部长、战时经济全权总代表,以自己的声望和过人的才智为希特勒发动全面的战争在经济上准备了条件。

"出卖灵魂的景象"

希特勒确实迫害了许多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如爱因斯坦、弗朗克这样的物理学家,哈伯尔、瓦尔堡这样的化学家都被迫退休或离开了德国。但是也有很多著名的知识分子成为纳粹的帮凶。如物理学家勒纳德、斯塔克,尽管他们都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奖,是国际上受到尊重的科学家。还有托马希克等,他们提出了在我们今天看来完全荒唐的德国物理学、德国化学、德国数学等。
1933年秋天,有960个教授在著名的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艺术史学家平德尔、医学家沙尔勃鲁赫教授这些学界名流的带领下,公开宣誓支持希特勒与纳粹政权。大物理学家海森堡也曾经拥护纳粹,为纳粹工作,和其他拥护纳粹的物理学家一起参与为纳粹制造原子弹。另一个著名物理学家约当(Jordan)甚至是一个"法西斯分子和竭诚的突击队员"。更有沙赫特这样为希特勒立下了汗马功劳的经济学家。"这是一幕使德国学术界的光荣历史蒙受污辱的出卖灵魂的景象"。
然而,这一切对于经历过反胡风、反右、文革的中国知识分子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也许在他们看来纳粹专制之下知识分子作出这些选择都是正常的,不仅可以体谅,而且无可指责。灵魂的堕落莫此为甚,所以我们听不到多少真诚的忏悔,象巴金的《随想录》、韦君宜的《思痛录》这样能在垂暮之年说出几句真话的书也是凤毛麟角。他们甚至还会在骨子里为人类精神的耻辱一页辩护,笑话西方人没有经历过纳粹专制那样的黑暗,不理解那些知识分子的处境。所以,我们的民族永远没有真正的反省,总是在自我原谅中一次次、一代代地放弃自己作为知识分子,作为社会良心应尽的责任。所以在灾难降临时分,我们总是只能看到一些小人物站出来说真话,用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作代价表达他的良心,林昭、遇罗克、李九莲......,面对这些名字我不知道知识分子们的内心是否有过不安?今天面对德国知识分子当年在纳粹暴政下的屈从和助纣为虐,我们应该永远铭记这句颠扑不破的箴言:
"凡是忘掉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桑塔亚那)

 (本文来源:网易评论综合 作者:傅国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