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5日星期三

未普:雾霾笼罩下的APEC峰会

Beijing-Smog20141025-Tourists620.jpg
2014年10月25日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当日下午五时的PM2.5达到356,不少游客带著口罩抵挡雾霾。(Imaginechina)


入秋以来,中国华北已经连续遭受几轮重度雾霾的笼罩。这期间正逢北京砸重金请来国际足坛豪门巴西和阿根廷国家队来北京比赛,结果面对妖雾迷城,两国贵宾都禁止球员外出,要求留在酒店。若不是比赛前一晚来了一阵风,多少驱散了雾霾。期盼已久的中国球迷只能观看到一场懒洋洋的赛事,因为两队都不愿多跑动,以免增加肺活量,吸入更多PM2.5。

这几天雾霾又重来,北京适逢有一桩比足球赛重要得多的大事,就是APEC峰会。这关乎到天朝的面子问题,当局已经下令从11月3号到11号峰会期间,实行车辆单双号行驶;北京市政府一万九千部公务用车全部停驶;所有建筑工地在峰会期间全部停止施工;为减少车辆行驶,所有快递送货业务暂停,连送牛奶上门的服务也受影响。这是自08京奥以来最严格的行政命令,当局严防雾霾威胁的措施,已经不下于维稳。

说起来对首都最致命的威胁,还不是肉眼看得见的雾霾,而是水污染。前不久腾格里严重污染事件,令龙颜震怒,习近平批示督查,那些曾指天发誓以"人格担保"没有污染的内蒙官员只得诚惶诚恐地奉旨查处。腾格里是中国第四大沙漠,东接贺兰山,南至长城。沙漠中有四百多湖泊和绿洲,地下水资源丰富。然而,自从内蒙古和宁夏分别在腾格里沙漠腹地建立几个工业园区,大量化工企业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沙漠。以致多个湖泊黑水横溢,毒气升腾。

问题是腾格里的沙漠污染还是看得见的,想遮掩也做不到。反观华北地区多年抽取地下水,水源枯竭后,当地企业向废井用注入方式排放工业污水,却是肉眼不易察觉的。地下水源的污染,要净化复原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事实上已严重威胁到华北人民的生存,以至于及北京最后不得不迁都。

谁都知道,北京沙尘越来越多,净水越来越少,这种天灾人祸并非始于今日。但从元朝开始,北京作为中华大帝国的皇都已经超过了六百年,却在近十多年里不时听到学者呼吁迁都,原因就是沙尘暴和缺水,现在又加上了"暗无天日"雾霾。如果可以相信政府指天发誓以20年期限来根治雾霾,那么沙尘暴和缺水却无法在共产党领导下得到解决。

北京水土的恶化,从根本上说就是中共建政"人定胜天"造成的。20世纪这一百年间,北京的龙脉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人定胜天"的决策却致使三大水库的上游自然生态严重破坏,降雨量锐减,植被萎缩。尤其是大跃进大炼钢铁和"农业学大寨"运动,致令京畿周围环境破坏严重。到了20世纪末,十三陵水库和官厅水库先后干涸。堂堂一座北京城,就只剩下密云水库这一潭净水了。如无密云水库,两小时内,石景山发电站等四大热电厂将会因无冷却水而自动熄火;二十四小时之内,全北京将断绝供水!

中共治国这一个甲子,只有胡耀邦、赵紫阳在1984年力促"三北工程"上马,并在1986年开始实施,计划2005年完成。三北工程东起渤海,西至山西省,南到大清河、拒马河一线,总面积十三万平方公里,在这一辽广地带植草种树,其宏观布局是建立多林种、多层次、多功能的绿色防护体系。然而其后江泽民、胡锦涛两朝都尊崇GDP第一,生产总量直追美国,所谓"科学发展观"成了一句空话和笑话。"三北工程"的2005年期限早已过去,而今愈演愈烈的沙尘暴,年年岁岁蹂躏著京津和整个华北地区,加上遮天蔽日的工业雾霾,人们对"人定胜天"这一信条已不抱任何幻想,北京的生存环境已无可挽回地日趋恶化, 人胜不了天,天却要惩戒违反自然规律的人。

这次APEC峰会除了要对付雾霾,还要严防香港学联代表到北京请愿,至于访民和异议分子也不可走漏一个。周永康时代的鸽子禁飞和风筝禁放也照搬不误。只不过,专制政体即便能把人民管制得服服帖帖,却管不住老天爷。08京奥时的气像火箭能驱散雨云,却驱除不了雾霾。峰会过后,北京人还要生活在更浓更重的重重妖雾之中。真是悲哀之至!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