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4日星期二

梁京:美中政治僵局与21世纪的大革命


本周二(11月4日)是美国的中期选举日,尽管此次中期选举两党竞争十分激烈,但美国精英和选民的热情并不高,因为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无论哪边获胜,都不可能打破美国的政治僵局。而且,许多人对两年后的大选也不抱期待,因为人们目前看得到的总统竞选人,没有什么新面孔,更没有什么引人的新主张。搞得不好,又是一场布什家族与克林顿家庭的竞争,令许多人,特别是青年人大倒胃口。

中国的制度与美国完全不同,但人们对习近平的改革期待也在迅速降温。四中全会关于关于依法治国的文件固然有很多毛病,但如果在一年前发表,感觉会大不相同。因为一年来大家对习近平有了更深的了解。基于这些了解,人们确实更相信习近平想做事,想担当,但另一方面,对他是否能做事,能担当,则产生了根本性的怀疑。如果习确实没有领导变革的能力,中国也很可能陷入政治僵局。因为现在看不到有什么人能在政治上挑战习近平的地位,而习距离任期结束还有八年。

但是,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内部危机都已经十分深重,民众不满也在继续增长。那么,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美中两大国若陷入持续的政治僵局,对未来会意味著什么呢?我的判断是,这种政治僵局的持续,将增加21世纪爆发一场波及全球的大革命的可能性,其影响力将不亚于20世纪的俄国十月革命,但方式将非常不一样。

主要依据之一是资本主义体系的内在矛盾导致的全球危机,再次打破了世界秩序的稳定,在全球范围深刻地撼动了青少年对未来的预期。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这一点都已非常明显。有政治雄心又有领袖禀赋的青年人,对主流的政治游戏越来越不感兴趣。也就是说,21世纪的毛泽东们已经出生了,他们已经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正在磨练自己的意志,寻找新思想和同道。

依据之二是新的通讯技术将为这场革命提供支持,并将对这场革命的样式和策略,带来决定性影响。我很惊讶,为什么很多研究20世纪共产革命的学者,对无线电技术没有给予足够注意。事实上,如果没有无线电通讯,毛泽东在农村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因为是无线电技术把中国本土的农民造反升华成为国际共运的有机组成部分,否则中共难逃太平天国的下场。

最近中东的ISIS能成气候,与互联网技术有直接关系。互联网利用地区性教派冲突,把国际化的基地组织升级为规模可观的恐怖主义国家,这是连本拉登都不敢想的。这一发展证明了互联网把一种激进主张转化为国际化集体行动的巨大潜力。

当然,ISIS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这个运动反人类、反文明,与资本主义的全球秩序完全无法兼容。但即便如此,美国不少专家都认为要彻底扑灭ISIS这场大火,需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这恰恰说明目前资本主义主导的世界秩序存在根本性缺陷。美国和发达国家不仅没有能力及时扑灭这场大火,而且还生产出成千上万的人冒死加入这个邪恶的组织和运动,这就提出了非常深刻的问题。

这些来自发达国家的极端分子,显然不是因为活不下去才来"参加革命"的,而是想追求一个"梦",而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未能为他们提供一个值得在那里追求的梦。虽然想加入ISIS的人在比例上是极少数,但期待一个新社会理想的青年人,在今天的世界不是少数,这正是21世纪大革命的社会基础。

事实上,我认为美中两国的政治僵局与缺乏这种理想有很直接的关系,因为现在的当权者并非不知道青年人不满,奥巴马和习近平都试图打动青年一代,但他们都没有能力提出对青年人有吸引力的新梦。而在互联网时代,产生一个能够既挑战现存秩序,又能和资本主义兼容的新社会理想,恐怕是迟早发生的事。

不难想像的是,这个新的社会理想将主张增加普通人利用现代智能技术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这不仅意味著更公平的财富分配,而且意味著更多表达个人的机会。因为21世纪的技术,已经有能力把人类从长时间的繁琐劳动中解放出来。

难以想像的是,这个新的理想会在哪里首先被"发明"出来?不过,不管是谁发明新的社会理想,由于人口规模和经济地位,中国都很可能成为这场革命的风暴中心,从而影响整个人类在21世纪的命运。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