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李直:中国思想界的“一边倒”

(原题:激烈动荡的中国思想界


变态辣椒漫画

当前中国大陆思想界的动荡可谓最近30余年所未有。短短一个月之内,先有"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论,后有"不能用法治代替专政"说,再有习近平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谈话,三者都激起了中国思想界一波高过一波的动荡。 

思想界的动荡,实则是中国政治变向的反映。改革开放30余年中,中国思想界几经动荡,从"清污(清除精神污染)"到"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从开除知识界、艺术界一些人士的(中共)党籍到"六四"后的清洗和清算,中国思想界开放的定势虽日渐衰微,但并未彻底失衡。不过,此波前所罕见的动荡,却大有逆转思想界开放之势。 

之所以如此判断,是因为这波思想界的动荡相较于以往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波折与动荡,已然没有平衡和平息的力量。平衡和平息思想界动荡的力量,其实来自政治领域中的平衡和平息的力量。"六四"后25年的政治经济变化,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中国官员腐败的普遍化,以及因腐败普遍化反而得到强化了的利益和制度的认同。这种利益和制度的认同,在某种程度上模糊了中共党内不同派别的界限,也由此消弭了因不同主张而产生的路线斗争,或者说大大降低了不同路线之间的差别性。 

中共党内派别界限的模糊和不同主张差别的减少,展现在政治上,就是某种倾向极易由占优倾斜发展到一边倒的程度。而政治上的一边倒在思想界的体现,就是代表一边倒政治的思想挟政治之威统治整个思想界,成为唯一之尊。今日中国思想界毛左语言的公然流行和毛左思想的重新畅行,就是政治逐渐失衡演绎的结果之一。 

因此,当前中国思想界动荡的前景,比以往更加不乐观的根由,正在于现时中国政治中,已经不存在过往中共决策层中存在的相应的制衡力量,也不存在矫正失衡政治偏向的政治势力及其主张,而只能任由这种失衡的政治肆意发展,等待其触底反弹。 

本来,"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毛泽东语),中共党内帮派之争至今似全然消失的景象,已非"千奇百怪"所能形容。实际上,中共官员腐败的普遍化,使得任何心有不同想法、不同主张和不同意见的人,在反腐面前,都丧失了显露自己想法、主张和意见的胆量,由此也丧失了形成派别以图不同政治路线的行动能力。在习近平高举的厕纸面前,所有屁股沾屎的人,颤抖还来不及,遑论异议。腐败,消除了中共党内派别,因而也消除了党内不同的政治主张,进而还消除了纠偏和矫正的机会。 

中国思想界此番动荡,正是在这样一个短时难以改变的大背景下发生的。过去30余年,中共通过无数次党内外斗争都极难实现的思想界的一边倒,在腐败的帮助下,于今实现了。并且,这样左倒的态势之不可逆,除了在政治上不存在平衡力量以外,思想界本身的状况也绝不让人心存幻想。"六四"之后,中共在利益分配中,相对扩大了知识界的所得份额。于是,一方面是巨额利益为赏,笑纳学者专家"尽入吾瓮";另一方面则是严厉打击为戒,坚决把异见人士投入囹圄。由此以得赏和得咎的双面示范,从整体上消溶了思想界的逆反。 

以此观察习近平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及其所引发的舆论反响,就不难明白惩罚分明在思想界所能实现的效益。昔日行赏罚,曾让可称为中国哲学大家的冯友兰匍匐而生。而赏之高罚之严之比于今为甚,这也就难怪等而下不知几何的"周小平"要笑傲思想界了。

(作者为大陆政治观察人士) 
原载《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