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温云超:关于香港占中运动的各种看法里,有两个误区

占中:巴丢草时政漫画


作为一个希望中国民主化的异议人士,我思考香港占中问题的出发点是,在顾及占中民众和学生可能面临风险的情况下,希望占中能坚持得更久一些。北京当局内外交困,特别是经济上存在巨大危机,骆驼背上任何一根稻草都可能是最后一根。如占中持续,或引发镇压,都可能引发中国局势发生变化。

中国的经济有多糟糕,有几个指征,一是外资直接投资急剧下降,二是央行减外储保本币,三是国家财政收入出现下行拐点。任何重大危机事件,都可能引爆中国经济危局,投鼠忌器,这是当局没有底气对香港占中运动下重手的根本原因所在。目前另一个可能的危机是中国可能没办法防控埃博拉病毒流入中国。

我在香港占中问题上的看法是自私的,我的着眼点是大陆而不是香港。但我也会考虑占中民众面临的风险。在我看来,在血腥镇压的选项之外,民众的风险并不高,香港仍有基本的司法独立,非法集会一般只判罚款和缓刑。负责人面对的刑责会高些,但在漫长的司法程序当中,司法程序存在无数再次动员的机会。

关于香港占中运动的各种看法里,有两个误区,一是错误总结八九事件的经验并用来指导香港占中运动。八九事件悲剧的根源不在于学生没有及时撤退,而在于当局超乎想象的残暴及学生运动动员不够深入和广泛,该冲没冲。把悲剧归咎于学生没有"见好就收",就像是强奸案件发生后指责姑娘穿得太性感。

另一个误区是,认为占中需要多数市民的支持。激烈的社会运动或革命只需要足够人的支持,而不需要大多数人的支持,不像选举。目前占中记录的最多人数是一个晚上有24万人出席活动,即便打个对折,仍然有十万坚定的支持者,足够让运动持续下去。市民是否支持,不影响占中运动能否持续。市民不一定支持,但也未必能形成反对的力量。

解决占中问题,香港警力不足以清场,短时清场成功也会被民众重新占据。北京当局并没有太多其他的选项。北京官媒连篇累牍的文宣战打过了,发动黑社会及建制派民众冲击占中民众这招已经用过了,司法程序上的禁制令也发过了,效果不彰。香港社会本身也已经调节到新的稳定态。持续占中完全有可能。

至于能否坚持下去,目前以帐篷方式占据金铜旺的方式,不需要太多的人留守,以逸待劳。当局如敢清场,将激发基本盘再度出动,例如九千学生就可以光复旺角。动力来源,当然是不断刺激当局让当局犯错,协助动员。警方滥用暴力发射催泪弹,暗角打人及梁振英穷人不能普选言论,动员效果都很明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