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吴祚来:恥污像榮譽一樣都會歸於習近平

习近平
有文章讚譽習近平當政兩年來的變化,譬如廢除勞改,譬如倡導依法治國,譬如廢止許多行政審批規章,我們還看到,習近平的系列講話在四中全會上,也已作為國家指導思想而列入,與鄧、江、胡的思想理論並列。
當榮譽屬於習近平的時候,污名也一併歸於習近平。
誰在污名習近平?表面上看是網民,或海內外敵對勢力,但真正污名習近平的,可能是體制內的「友好勢力」。這些體制內的友好勢力為了證明自己擁護這個制度,為了證明自己是黨國的鐵桿支持者,就通過製造敵人的方式,通過濫用法律、甚至酷刑的方式,來打壓政治異見者、良心犯,製造冤獄,在極權體制的紅牆上,留下越來越厚的血污。
八十多歲的老作家鐵流,不過是在網絡上批評了中央常委人物,就被以尋釁滋事罪予以批捕,他曾自己出資編印《往事微痕》叢書,記錄右派遭遇回憶錄,也被冠以非法經營的罪名,如果他真的是造了某常委的謠,那麼,某常委應該通過法律方式起訴,通過法律討回自己的公道,顯然他是通過政法途徑來維護自己個人名譽,結果呢,這位高齡老人,被迫害式的提審,一審就是十幾個小時,以至於犯病送院。
這樣的迫害,會維護某常委的榮譽嗎?只會給他增加更深重的罪惡,而這樣的事端發生在習近平治下,習近平當然同時被背上黑鍋。
我們再看看近期宋莊諸多藝術家被捕事態,因為藝術家們搞行為藝術公開支持香港公民爭真普選運動(任何政治事件總會有人支持有人反對,只要和平表達就不應該被治罪),這些活動不過是和平的聲援,或者僅僅是發布了相關圖片,但對他們的打擊不僅超越法律,也完全超出人倫底線。支持香港公民運動,是大陸公民的合法權利,而警方對王藏等藝術家的拘捕,而延及他們家人,譬如王藏妻子帶著幼小的孩子租住在宋莊,警方逼迫房東驅趕王藏的妻子,使其無家可歸,這樣的事情已不是一起,而是屢屢發生,只要有公民參與維權、上訪,或在網絡上發布政治異見言論,警方不僅網絡封殺,網下則是請喝茶、電話威脅、拘審,還有就是使其居無定所,家人兒女均難以倖免。
當宋莊著名藝術家栗憲庭應廣州艾曉明教授之約,希望通過微信方式來獲取援助,以支持受害藝術家家屬時,藝術家劉騏鳴技術上協助了栗憲庭,並代為收款,因此受到警方多次盤查與警告,完全基於人道的救援,也被視為有罪,這件事情被牽扯進去的還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著名學者于建嶸,他因住在宋莊,與許多藝術家多有交往,自己出錢給一些藝術家雪中送炭,警方也是不斷打電話追問,為什麼要捐款,似乎捐助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行。還有宋莊的藝術家王鵬,他曾因在網上呼籲釋放被抓藝術家,並為他們找律師而遭到國保登門警告。
即便在戰爭狀態,受傷的戰士也有受紅十字組織求助的權利,而僅僅因為宋莊藝術家聲援了香港公民運動,就要對他們拘捕、對他們家人驅逐,對救助他們家人的人,進行騷擾盤查。
顯然,警方在進行誅九族式的牽連打擊,同時製造恐怖,讓有良知的人都受到威脅與恫嚇,這與文革時代完全無異,當年迫害劉少奇、習仲勛的人,似乎還在,只是他們不敢再迫害劉家、鄧家、習家,轉而迫害栗家、王家、另一個劉家。
昨天並不遙遠,本月15日是習近平父親習仲勛101年誕辰,習近平胞弟習遠平發表專文,紀念父親時,回憶了習家在文革之時慘遭迫害情景,習父蒙冤16年,僅因康生誣其以小說反黨,習母受盡屈辱,成為改造對象(罪名是資產階級臭小姐),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如果有人說,迫害習家時,偉大領袖毛澤東沒有親自迫害,他也並不知情吧。但文革的罪惡,記在毛澤東身上,毛本人,必然會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現在,迫害宋莊還有其它合法維權公民、公民運動的警察,他們的作為也許習近平並不完全知情,但,正如國家榮譽歸於最高領導人,國家的污恥也一樣歸於最高領導人。當年是毛澤東揮手,紅衞兵們前進,現在呢,是國家最高當局視而不見或縱容迫害,警察國保們動用國家暴力,肆虐地侵害公民權益。
依法治國,應該依法管治這些酷吏惡警,把公權力關進籠子,才能讓公平正義的陽光照進每一個人的心裏。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