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

吴祚来:借舊皇權之劍立新極權之威?

习近平为孔子学院揭幕
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13日下午就我國歷史上的國家治理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會議主題是什麼呢,是聽取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卜憲群關於古代社會治理的講座,核心內容是所謂德主刑輔、禮法合治,這個主題也許是習宏大的政治主題之一,即,將馬克思主義甚至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只當成政治帽子,而意欲在某種程度上恢復傳統中國的統治理念與統治方式。
要說以古為鑑,一千年前的司馬光就已編了《資治通鑑》,記載了從戰國到五代共1362年的史實。在這部書裏,編者總結出許多經驗教訓,供統治者藉鑑,宋神宗認為這部大書編得好,可以「鑑於往事,有資於治道」,這位以史為鑑的皇帝,積極支持王安石的經濟改革,但結果呢,既受司馬光這樣的保守派反對,也受到皇太后的垢病,皇太后是對神宗說:「王安石的改革就是變亂天下!」岐王趙顥也支持皇太后觀點,神宗心煩意亂,不敢罵娘,卻可以怒斥岐王:「那你來當皇帝好了。」皇帝一句怒罵,直把岐王嚇得放聲痛哭。結果呢,新法維持了將近二十年,最終被司馬光廢止。
編資治通鑑的司馬光,與看資治通鑑的宋神宗,居然一個反改革,一個支持改革,可見即便看同一部史鑒,也會得出完全不同的政治理念來。支持改革的皇帝,扭不過反對改革的史家及皇太后,改革成為一場悲劇。
毛澤東呢,我們沒有發現他的床頭擺滿馬列經典原著,但卻在資治通鑑上寫滿批註,毛澤東晚年曾對人講,他將《資治通鑑》這部300多萬字的史書讀過「一十七遍」。百年中國領導者中,沒有人讀史能超過毛澤東的,毛氏以史為鑑的結果是什麼?就是宋代對那些人文寬容精神(不誅殺文人)沒有學到,文字獄的手段、對知識人異見者的迫害,卻無所不用其極,當代的歷史學者如卜憲群們,不可能像司馬光那樣畢生致力於寫史鑒來為當權者鏡誡,而當權者也不可能像古代皇帝那樣,實現德治精神與家天下方式管理整個國家,國家正面臨嚴峻的香港問題,還有四中全會的依法治國主題,此時如此高規模集中學習與研究中國古代治國理念,只能讓人想到,借古代的月亮,摸當代的石頭,有點政治浪漫,但也有點浪費政治時光。
我記得習當政之後卜憲群研究員還有過一次為中南海高層講課,當時講的是古代巡視制度,這次講課無疑是為王岐山中紀委的巡視制度背書,似乎巡視方式古已有之,具有傳統的合法性,而卜憲群在接受新華網訪談時強調,當代巡視制度與皇權時代不同,皇權時代為巡禮地方官員對皇帝的效忠為主,而黨領導下的巡視制度,主要是為國家反腐敗。卜憲群在訪談時還講了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應該令當代巡禮官們汗顏:在東漢的時候有一個巡視的官員,皇帝派他出行,他說豺狼當道,安問狐狸?所以他出了洛陽城門就把自己的車子在城門外挖了一個坑埋了,他不去。
古代的巡視官員都明白,虎狼在朝中當道,才有狐狸通行於郊野,虎狼的問題不解決,你駕著巡視的車到地方去找狐狸麻煩什麼用呢?不如把車埋在城門外省事。記得卜憲群講課後,我給他發了一個短信,說:你不如直接勸習總當皇帝,當上皇帝後我們就有了君主立憲的可能。
王岐山給了一個解釋,是先治標,再治本,現在中南海集體學習古代帝王們治國經驗教訓,寧願向古人學習,也不願意遵循當今政治文明國家的民主憲政三權分立制度,為什麼不學習西方國家民主憲政制度呢,難道皇權制度中的巡視制度與治理方式,更適合當代中國共產黨人學習,共產黨的黨天下制度是皇權時代家天下制度的自然延伸?
巡視制度是因為皇權時代,地方上權貴獨大,即便有鄉紳階層,仍然不敵官方的惡政酷吏,而農業生態社會,生活節律非常緩慢,朝廷通過巡視,勉強可以制約各級官府的惡政,而當代經濟社會,特別是快速的經濟發展期,各級官府貪污腐化的速度與烈度,遠甚於皇權時代,不靠司法權與人大權的分立來制約,而依賴自天而降的巡視組來清除腐敗,幾年才來那麼一回,完全是風暴式的清除,風暴一過,腐敗的惡之花又將開遍神州大地。最為可笑的是,巡視組一到某省某市,當地政府對訪民完全是警戒狀態,巡視組也被控制住,難以見到真正的訪民。
習近平向孔子致敬,向傳統文化致意,認為要尊重傳統文明,並進行思考,有一定積極意義,就是對原教旨馬克思主義是一種淡化或規避,因為原教旨馬克思主義者強調的是用馬克思主義教化中國(完全是一种红色殖民),強調的是鬥爭與革命,而傳統中國文化畢竟還有強調天人合一與人中庸、中和的和諧理念,而其德治精神,比專政精神,當然更接近政治文明。
但人們仍然難以排解這樣的擔憂:習近平如此致崇敬孔子,要從傳統皇權治理經驗中學習治國方略,會不會不知不覺中,把自己當成了帝王,借舊皇權之劍立新極權之威,把紅色黨國變成了紅色王朝?
習近平在這次集體學習中,強調「德主刑輔」的價值,這是極有意義的話題,什麼是德主刑輔呢?就是不要遇到什麼事,就講專政,而應該通過道義的方式去和解,和解的道德精神,比專政或法律的刑罰精神要重要。
香港的傘花抗命運動正在進行中,中央如何從「德主刑輔」傳統治理智慧中,獲得啟迪,通過對話、和解的方式,而非政治高壓或警察驅趕的方式來化解香港危機,將考驗中央領導人這次學習傳統治理經驗的成效。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