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林忌:占领香港──由冲击到谈判

hk-central-morning620.jpg
香港示威者占领地的清晨。(林忌拍摄)
二十几日的打打停停,令香港的占领运动「遮打革命」,由短期步入长期占领,由928开始,占领运动经历了三个危险时刻,分别是9月28日的催泪弹清场,10月3日的黑势力攻击示威者,以至上星期一连串警方清场与市民反占领的运动,以10月15日凌晨于中环龙和道的大混战,最具代表性。

10月14日警方趁各区示威者比较少,在金钟以至铜锣湾不断清场,由当晚起一些自发的示威者,就以游击战的方式,开始测试警方的应变能力;10月15日凌晨,一批示威者出奇不意冲破中环龙和道的防线,迫令警方撤退;由于龙和道关乎一堆官员以至特首上班的必经之路,警察于凌晨派防暴警察清场,是夜警方出动了全新的「反占中特遣队」,一改以往先举旗警告的方式,而是即时以无差别方式向前推进;警员以前所未见的武力去对待示威者,其中七位警察,竟把一名示威者拖到去暗角,对其施以四分钟拳打脚踢的暴力私刑,却不知事件竟被无綫电视的记者全程拍下,于是证据确凿警方滥用暴力,令本已放缓的运动,民意一夜逆转,市民再次大量上街。

10月17日警方趁清晨示威者最少时,先假意说只会清理一些不必要的路障,最后却变成几乎全面驱散旺角的示威者,于是当晚过万名市民再次包括旺角,重夺主要的道路,几乎全面收复被警方占领的区域,对民主派来说,这件事标志著「撤退」已几乎成为不可能的选择,因为自发的市民冒著几十年来最滥用暴力的警察,面对警员以警棍把市民打到头破血流,也不愿撤退,令梁振英打算在所谓中共四中全会开会之前清场的企图,完全落空。

然而上述冲突的背景,却非常诡异地,在特区政府宣布要和香港的学生组织学联「恢复谈判」同时举行;特首梁振英与副手──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之间的矛盾,已从幕后斗到去前台;占领运动至今,当学生说要和林郑会面,政府就多次发动一连串的攻势去挑衅学生。而今次亦如是,政府安排了五名官员对五名学生的会谈,而主持人是香港各大学的校长,却偏偏找到了知名「梁粉」岭南大学的郑国汉,同时政府的五人小组,却出现不合乎身份的「特首办主任」邱腾华,显示梁振英虽然不参加谈判,却不断要安排一些近身亲信去监视自己的副手;这些事情再印证,之前梁振英有心破坏林郑谈判的传闻,甚至在会面前一日迫林郑中止谈判的传言,令特区政府两位最高级别的官员之间的权斗的传闻,变得愈来愈可信。
由928有人冲击政府总部失败,到1018晚冲击旺角十字路口失败,占领运动应吸取的教训,即示威者面对警察时,如无法达到绝对的数量优势,面对全副武装防暴装备的警察,是无法成功冲击。

10月17日香港市民在旺角击退警察,以及9月28日金钟霸占道路的突围,都是靠绝对数量优势的示威者,从四方八面反包围警方的防线,然后从防守最弱的地方,反渗入警方的阵线内,令警方撤退;示威者只有靠数量优势,加上出奇不意才可成功,不是靠预先警告的正面冲击。正面冲击只会为警员滥权与暴力,制造藉口,甚至被有心人挑拨,而引发更严重的暴力冲突,会予以想令事件恶化的梁振英藉口,要求中共介入 ,这点应要警惕。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