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2日星期日

罗天昊:从内到外,中国面临诸多挑战

啃硬骨头的时候到了。

By政商内参 (微信最好的政经读物,以专业的视角传递政商信息,深度解读政商新闻,这里使你了解更真实的中国
微信号:zsnc-ok,点击标题下蓝字即可收阅。

好大一张饼,沉醉不愿醒。
  
日前,国内官方媒体引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相关测算,认为中国在2014年经济总量按购买力价格,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
  
一直以来,中国的复兴之梦,激励着几代人,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每年都设定了一个超越目标,几乎每年的经济总量,都超越好几个国家,直到前年,中国超越日本,跃升为全球第二经济体,从此之后,何时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一直是国人的梦寐以求的,同时,"世界第一"也成为中国最大的一张画饼。
  
而按照当下汇率,中国超越美国,也将在2019年实现。目前中国经济的真实总量,约为美国的一半稍过,要在6年内超过美国两倍,成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按照中美增速对比,似乎并不遥远。
  
本次金融危机中,对比美国及欧洲各国等发达国家的经济衰退与动荡,中国是少数几个保持继续高速增长的国家之一,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些,都使中国的国内情绪高涨,使人产生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未来霸主的幻觉。
  
事实上,中国未来30年存在严重的发展危机,经济结构的失衡,快速增长时代的终结,新兴国家的兴起等,都将制约中国崛起,妄言取代美国只能是臆想,中国更需深化改革,提高发展质量,而非追求纸面的速度。
  
一, 中国"高速"时代神话即将终结
五年内世界第一,建立在一个前提上,但是,这个前提就是,中国和美国,都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不变。
  
问题是,中国未来30年能保持目前的高增长吗?不能。
  
就全球大国崛起的规律而言,未来中国,将结束高速增长期,陷入一个超过三十年的乃至更长的低增长期。
  
中国绝不可能永远高速增长。
  
中国改革开放30年,保持大约平均10%的年增长率。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制度红利,是国家从垄断走向市场开放大幅度降低制度成本的必然。而这种飞跃,只有在国家的重大变革的转型期才出现。
  
从近现代以来大国崛起的轨迹来说,一个国家的飞跃期,不可能无限长久。全球历史上,能够如中国一样保持30年左右高速增长的非常罕见。
  
美国从内战结束后的1880年代到20世纪初期的崛起,以及二战后到60年代的所谓黄金时代,两次持续繁荣期,均不过二三十年。而英法等国只出现过一次,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大约是30年左右。
  
而事实上,国家的增长,正如一个行业的增长,是有周期的,从高速发展的飞跃期,到平稳发展的稳定期,乃至接近"零增长"的长期徘徊期,直到发生大的社会变革,开始另外一个高速发展期。
  
同样,中国的高速发展,也不可能永远持续。2008年与2009年是中国的分水岭,2008年,中国GDP增幅为9,3%,跌破10%,2009年更预期为8%,除2010年反弹之外,2011年和2012年,均在10%以下,或者可为未来的先兆,即:中国从飞速发展的高原期,逐步进入平原期。
  
中国本次高速增长之后,还能有第二次高速增长吗?
  
全球历史上,100年内发生两次高速发展的先例,唯有日本与德国,非常少见。
  
日本从明治维新到20世纪初近30年,从60年代到80年代的二十余年,两次的飞跃其实也是一种制度红利,也就是依靠社会经济变革。前一次是明治维新,后一次是在美国主导下扫除封建残余的二次现代化。德国的两次飞跃,从本质上说,亦是拜制度红利所赐。
  
国家飞速发展的内在驱力,一为全面深刻的社会经济变革中国的高速发展,就是典型的革命性的社会变革所致;一为技术革新或者新兴产业勃兴。如英国当年的崛起,就是拜工业革命所赐,美国最近20年的亚高速发展,就是得宜于计算机为代表的新技术,新能源产业的兴起。
  
中国目前的第一次社会变革的动力基本释放完毕,如果不能完成新的重大社会变革,则将神话不再。未来将是漫长的增长缓慢期,甚至是严重的停滞,如90年代以后的日本。而新技术和新产业的兴起,更多与全球大环境相关,中国在此方面希望不大。
  
中国未来的希望,在于继续深化变革,从社会结构,权力运作模式,经济结构,文化等领域,进行广泛改革,而并非目前只敢改革经济领域,告别"跛足巨人"。
  
二,中国的三座大山
胡鞍钢认为,中国目前向美国输出资本,正象征着中国的强大。正如当年美国取代英国之前,借钱给英国一样。先拯救,再主宰,是很多人关于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之王的美好设想。
  
事实上,中国无法成为救世主,甚至,中国更需要自救。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着经济结构的重大失衡,如新的三座大山,恐非几代愚公不能搬动。
  
第一座大山,内需与外需失调。
  
中国经济的外需依存度达到了70%,是全球经济大国中,对外经济依存度最大的国家。中国一直沾沾自喜的所谓"全球第二大债权国",正反映了其外向型经济的特质。本次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海外订单将急剧减少,对经济造成重创。在浙江,广东等众多靠出口拉动经济的地区,成千上万的企业倒闭。
  
受消费水平所限,内需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根本性改变。加上外需急剧萎缩,未来中国经济将面临巨大考验。
  
第二座大山,产业结构的不平衡。
  
本次中国的长期通涨,表面上看是热钱过多,实际上则是因为产业结构极度不合理。大量的钱涌入地产等暴利行业,真正需要钱的行业,则资金紧张。造成实体的普遍萎缩。
  
近几年来,中国的国有企业,垄断与集中趋势日益加强。在印度诞生米塔饵钢铁等世界性巨头的时候,中国的钢铁行业,却靠行政命令,制造一些全运会冠军。效率低下的中石油中石化垄断贸易权,上千家效益良好的民营石油企业则难以生存。这种垄断企业的膨胀与民营企业的萎缩,将伤害中国未来的经济根基。
  
第三座大山,社会结构的不合理以及由此产生的畸形消费。
  
最能说明中国消费结构畸形的是,穷如中国者,竟然成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大国,而中国最流行的手机,却是"山寨机"。
  
这两种极端消费,其实表明了中国社会贫富分化严重。极端富有者,追求畸形的高消费,而庞大的低收入者,则是一种大面积的低端消费。
  
为什么中国企业迟迟不能完成产业升级?其根源,并非企业短视,而是因为中国的主流消费群体非常贫穷,他们并无足够的购买力,只能消费低端产品。企业无足够的利润,自然无法完成产业升级。如果中国不能消除过大的贫富差距,形成足够的中产阶级,实现国民收入的增长,未来将面临更多社会问题。
  
三,后发劣势使中国崛起更为艰难
"后发先至"固然充满希望,但是,落后于时代对于国家崛起却存在巨大局限。
  
从全球历史来说,大国的崛起,均有其独特的时势。
  
西班牙,荷兰的崛起,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文艺复兴之后,世界走上近代化的开始,发现新大陆之后,海外贸易与海外殖民成为新的发展模式,荷兰与西班牙刚好处于当时的航海中心地带,故此富强。
  
而后起的英国,则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工业国家,其崛起的本质,既在于引领工业革命的先声,又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国家,在当时世界上处于先发优势。其后崛起的法、德、美以及更后起的日、俄,均崛起于世界的前列,当时完成国内革命和初步工业化启蒙的国家,放眼全球,不过十余国,而整个世界,尚处于旧时代蒙昧的尾声。甚至日本因为在亚洲早崛起几十年,就可以打败庞大的中国。
  
但是,当今日中国崛起之时,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持续至今,全球民族国家,均已经启动现代化历程,中国并无先发优势。
  
此外,作为后发国家,中国的崛起必然受到既有大国制约。特别是美国。日本和德国的崛起,某种意义上具有依附性。二战后两国均由美国占领和完成现代化改造,美国逐步将其培养成卫星国,他们共同的特性是:高素质的国民及由此造就的丰富人力资源、贫乏的国内资源和国内市场,可以纳入美国的体系,而不太可能成为独立的不可控的经济体。与美国经济的巨大互补性,是日本、德国迅速崛的重要原因,台湾、韩国某种意义上也是走的这条路。
  
但是中国与美国非常类似,都是资源消耗大国,拥有广阔的国内市场,丰富的人力资源。日韩的崛起得宜于与美国的互补,而中国注定是美国天然的对手。目前,占中国钢材消费大约占世界钢材消耗的30%。水泥消耗超过世界水泥消耗量的50%以上。
  
中国消耗的资源,比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加起来的总和还大。如果中国要达到美国同等发达程度,纵使集全世界的资源亦不可得。如果全国每个人都如美国一样,能够一家一辆车,则全世界的钢材将会不够用。
  
中国的崛起,也意味着与美国等大国争夺世界资源和市场。
  
四,金砖国家崛起对中国的制约
目前,中国在金砖四国之中实力最强。于是,关于中国领导新兴市场,集体取代美国,成为一种梦想。
  
假使美国保持零增长,而几大新兴国家保持目前的增长势头,要追上静止不动的美国,尚且需要数十年时间。更何况"月亮走,我也走",在新兴市场逐步发展的同时,美国也在同步发展,仍然具有强大的自我调整能力,远未到日落西山的时候。
  
同时,众多新兴国家,都存在着自身的重大缺陷,这些缺陷,将在未来几十年内,阻滞其追赶既有强国的步伐。在金砖四国之中,俄罗斯资源丰富,休克疗法之后,已经完成了社会转轨,但是,俄罗斯人口总量继续下降,劳动力储备严重不足将会制约其经济的发展;巴西的能源不足,长期依赖进口,并且国内贫富悬殊巨大,社会结构极不合理;印度未来人口资源丰富,但是其种姓制度根深蒂固,同时,基础设施与工业落后,需要长时间的弥补;墨西哥与南非,越南等,目前均只是地区性强国,尚且不具备成为全球未来一极的实力。
  
新兴国家的群体崛起,反容易出现均势竞争的格局。难以有某一家远远超越众人,一枝独秀,直追美国。更值得注意的是,未来的新兴国家的崛起,不仅面临着与美国等传统强国的竞争,也面临着新兴国家之间的竞争。俄罗斯希望能够重振大国雄风,恢复全苏联类似的地位,巴西则要从一个"未来永远在未来"的国家,成为一个"今日之国",而,印度,则一直宣称要成为未来的亚洲世纪的主角。
  
新兴市场的群体崛起,将中国陷入均势竞争中,不仅要与美国竞争,更要与印度,俄罗斯等新起势力竞争,如在石油产业,俄罗斯就对中国有绝对优势,中国在远东仰仗其石油资源。这种竞争,将严重制约中国未来发展空间。

五,民富比官强更为重要
中国三十年的改革,是一种增量改革,全体人民都多少收益,但是最大的受益者,是利益阶层。
  
中国当下基尼系数非常大,虽然官方和民间统计结果不一样,但是都承认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发达国家。处于财富金字塔顶尖的,除少数实业致富之外,很多是依靠权力,或者亲近权力致富,此为典型的不仁而富。均贫富,遏制豪强大族,为未来之重点。
  
此外,在官方和民间之间,官方掌握的财富,远远超过民间。
  
纵使是在近年经济增速下滑的情况下,财政收入竟然还大幅攀升,显示了中国的宏观赋税,在不停加重。未来简政放权,任重道远。
  
此外,中国的劳动者收入,大约为GDP的40%左右,显示了人民大众的辛勤劳动,并没有完全或者说大部转变为自己应得的财富,而是被消耗掉。
  
中国未来要实现真实的富强,必从改变贫富差距,实现市场公平入手,建立有效的市场经济秩序。
  
六,中国软实力有待提升
中国在制度和文化层面的落后,是不争的事实。文化产业的兴衰,最可衡量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当下,中国文化产业占比,尚不到5%,远低于发达国家20%左右的平均水平,人身依附关系的存在,使科学文化界万马齐喑,经费与权位,最终不是落到最有研究实力,最有才华的人手中,而是落到最听话的人手中,落到最会"跑部钱进"的人手中。
  
电影、动漫等新型文化产业,中国产品进入国际市场的少,进口的多,呈现严重的文化产业逆差。而文化行业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谁先进,谁处于高位,谁就可以外溢。这个铁律,不是砸数十上百亿钱搞文化产业园就可改变的。
  
中国的改革,必须要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作为传统大帝国的继承者,土耳其的新生与涅槃,值得中国借鉴。中国文化需完成文化大革新,走向现代文明,才是出路。
  
(本文来源:搜狐财经,作者系智石经济研究院中国城市战略中心执行主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