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魏京生:夺权错了吗?

香港雨伞运动(网络漫画)



中共给香港人民制造的新罪名,叫做夺权。说香港人民占领中环丶要求真普选的运动,是想夺权。这个理由听起来特别耳熟,凡是经过了文革,或者对文革有所了解的人都太熟悉这个名词了。好大的罪名呀,就像老干部解放了之后,对那些揭发了他们罪行或者丑行的老百姓咬牙切齿一样。 超过了八九年对北京学生们的仇恨度。

于是香港民主派的老爷子们吓坏了。赶紧让不谙世事的小学生们出来辟谣,说是我们不想夺权,我们只不过要真普选。遗憾的是,这次共产党说对了,老爷子们说错了。真普选就是要夺权,夺回本来就属于老百姓的选举权。夺回被共产党连偷带抢拿走的,本应该属于老百姓的主权。

共产党为什么对香港人民的仇恨度这么高,短短的十几天就超过了对八九年学生们的仇恨呢。这是因为贼总是怕人揭发,说那个东西不是你的,是你偷来的。八九年的学生们只不过说请求你们把那个东西还给我们,就使共产党觉得丢了面子,遭致了血腥的镇压。如今竟然有人说他是贼,是罪犯,要求他必须停止偷东西。他们当然会咬牙切齿。

但是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迟迟没敢动手。只是不断升高大声恫吓的级别。希望吓到胆小的香港人。为什么呢?除了国内外的形势不同于八九年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做贼心虚。就像那个故事里讲的那样,大家都习惯了皇帝的淫威,只有那个认真的小孩子说出了真相。原来皇帝真丢人,光着屁股没穿衣服。于是皇帝就羞愧难当以至于愤怒,可能会干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比光着屁股没穿衣服更丢人的事,就是偷了东西被人当街指认,然后再被扒光了衣服示众。更丢人的是这个贼平日里假装绅士,满口仁义道德,现在居然被当作贼当街示众。确实让脸皮很厚的匪类也羞愧难当。

共产党这个贼偷了什么宝贝呢?这就是人们最重要的主权之一,选择各级领导人的权利。自从皇帝被推翻,中国人民似乎当家作主以来。人民选择领导人的权利就被写在了宪法之中,主权已经回到了人民手中。

军阀和后来的国民党政府没有尊重人民的主权,所以相继被夺了权。这些夺权和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一样合理合法。所以不能说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夺权是非法的,到此为止,还不能说他们是匪类。

但是他们夺权之后没有把权力还给主人,而是自己享有了属于别人的东西。这就变质了,变成了黑吃黑匪斗匪。当然就不合理合法了,所以就变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匪类。是不是原来就动机不纯趁人之危,这个历史学家们可以继续讨论,也可以见仁见智。但结果是明确的,匪类就是匪类。好汉做事好汉当,别搞得连土匪都不如。

怒火中烧咬牙切齿的那帮共产党其实很傻。他们现在还认为香港的小孩子们在害他们,而没有看到香港人民在救他们。你们没有按照你们自己的宪法,把香港人民的选举权偷走。这是正在做案的犯罪行为。小偷做案都比你们聪明,至少不要被人看见。你们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全世界的面作案。还以为别人看不见,傻不傻呀。

上一次你们撕开面具当众做案,世界上胆小的观众们假装没看见你们光着屁股。可现在观众们已经不胆小了,全世界的政客们对过去因为胆怯所犯下的错误,已经总结了二十五年之久。现在还会继续假装看不见皇帝的新衣吗?好好想想吧。

而香港人民制止你们正在进行中的犯罪,这是在帮你们减轻罪行,挽回名声和避免崩溃。是在推动你们走上正确的道路,像台湾的国民党一样最终还权于民,成为名正言顺的合法政党。

现在没有人说台湾的国民党是非法的政党了;也没有说中华民国是非法政权了。为什么呢?古人早就说过: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何况是没完成的犯罪,中途停止,当然也是善莫大焉。很容易得到世人的谅解。否则继续做恶,也熬不了几天了,何必非要鱼死网破呢。见好就收,识时务者为俊杰,正是中共现在就坡下驴的最好时机。

中共里有些傻瓜对香港人民的反抗和夺权怒不可遏;遗憾的是香港有些老头子们也认为年轻人不该和中共对抗。这是大错特错了。民主政治就是有不同意见就反抗,然后按照民主的规则和平的解决问题。不反抗就是在纵容专制独裁,也是在犯法,而且是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

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意见完全统一。怎么解决呢?专制社会就是丛林法则,谁拳头硬就把别人打趴下。这只能暂时解决问题,矛盾依然存在,时不时还要爆发。所以专制最不稳定也最不安全,不用问老百姓,问问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就知道了。甚至不用问,看看他们把人生三宝,老婆丶孩子和钱包都放在民主国家就清楚了。

民主为什么好呢?就在于大家可以按规则和平的解决问题,不流血也没仇恨,既稳定也安全。即便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也喜欢民主嘛,人同此心。何乐而不为呢?阻力太大,利益集团想不通。现在香港人民比较聪明,帮你们开了这个头。不跟进就只好等着死无葬身之地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