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

林忌:遮打革命改變了香港政治

网络漫画

9月28日凌晨,「佔領中環」在包圍政府總部的集會宣佈啟動,特區政府在梁振英的高壓政策之後,打算以最快速度清場,卻激起了成千上萬香港市民的反抗,反包圍的人群竟令警察反陷重圍,而市民則湧出馬路,面對數萬市民佔領金鐘的路面,梁振英等鷹派發放超過87枚催淚彈強硬震壓,甚至出動警告要開槍使用橡膠子彈;的確,面對血流成河的威脅,發起佔領運動的組織呼籲撤走,但當晚的香港市民卻堅決不走,甚至反過來佔領銅鑼灣以及旺角,於是「佔中」與學界的運動,變成了遮打革命 (Umbrella Revolution),市民自發的佔領,取代了組織的佔領,特區政府面臨的,是用正常方式不能清場,而一旦清場就會變成血洗香港,令中國出現自八九六四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

中國出現六四以來最大政治危機

然而是次行動的最大影響,在於香港市民首次發現了集體對抗極權,是可以成功的;以往每次警方威脅要拘捕或清場,市民大多四散,只餘下積極公民抗命的少數社運份子,令政府認為只要忍一忍,最終市民必然「和平散去」,而根本不需要作任何讓步;因此每年香港六四七一幾十萬人上街,特區政府都已「習已為常」,認為市民抗議完,一切都不用理會,一而再、再而三,今次大規模公民抗命的種子終於成長了。

香港人靈活的一面,成功以游擊的方式,和警察的武器對抗;市民靠閱讀社交網站,得知前線的最新情況,以守護相助以及互相提醒的方式,長期佔領以對抗警方的清場;梁振英政府見警力做不到,竟有人鼓動黑社會勢力,把旺角佔領的市民打得頭破血流,在場警察竟視而不見,或幫黑道解圍,事件反激起多數市民的義憤,又再一次湧上街頭撐學生;而香港警察的形象則面臨破產,甚至比起上世紀六十年代還要差。
加速香港民主運動的世代交替

然而籌備了超過年半的「佔領中環」的主流民主派,卻先由於學界的主導,再發生928的清場事件,之後又一再呼籲市民撤走,而自動喪失了運動的主導權;佔領至今幾次清場、威脅與黑社會到場破壞,民主派不但沒有發起市民到現場保護學生,卻竟比北京政府更怕事件升溫,而一再呼籲在場市民及學生撤走,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年輕人在前線吃過催淚彈,也守過多晚夜之後,不會再聽一些老一輩的權威勸退;從正面來說,加速了民主運動的世代交替,但亦出現另一種影響──即退場的時機難以掌握,政府如果不讓步,多數市民則不會收貨,亦不會退讓,佔領由短暫變成長期,則對民生的影響會越長期,對運動造成越來越大的壓力,令運動難以繼續持續下去。

然而無論短期如何,對特區政府以至北京來說,梁政權濫用催淚彈的結果,已開啟了一個新的年代──從來被笑為「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抗爭,已改為真正不怕犧牲的全民民主運動,梁振英竟促成了香港人的民族覺醒,北京的強硬政策已無法再走下去──除非打算面對香港人玉石俱焚,以至西方沒收中國貪官家族財產的經濟制裁。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