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8日星期三

未普:中共软实力扩张在海外受挫

加拿大民众抗议孔子学院……


9月25日,全球孔子学院成立10周年。这一天,习近平发表了一番很高调、很豪迈的讲话。他说,孔子学院属于中国,属于全球;中国政府和人民将一如既往支持孔子学院的发展。

几乎在同一时间,太平洋彼岸传出美国王牌学校芝加哥大学停办孔子学院的消息。几天之后,美国另一所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加拿大教育局,也不约而同地做出决定,停办孔子学院。其主要理由是,孔子学院审查政治讨论,限制学术自由,美加学校不能接受。

海外孔子学院如此不配合,中国政府非常不爽。外交部对此专门有个回应,好像这是一桩严重的外交事件。而官方喉舌《环球时报》则刊登了一篇评论员刘仰的骂架似的文章。该文说,美国如此风声鹤唳地对待孔子学院,正应了一句中国老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显出美国文化已外强中干,失去自信力。

刘文中的"君子之腹"无非指的是,你们美国一些学校较严重"差钱",我们孔子学院出钱、出教师、出教材,你们只出个地盘,出学生,为何得了便宜还卖乖?至于孔子学院的"小人之心",刘文当然不便提及。那便是,凡是质疑中共的学者,都不能到孔子学院讲课;凡是敏感的议题,譬如西藏、台湾、法轮功等问题,都不能涉及。这些紧箍咒对中国大学不是问题,中国大学无不唯命是从,但对绝大多数美国和加拿大的大学来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生命线,没有这条生命线,大学也就没有生命了。

中国方面对美加几所学校停办孔子学院之所以愤怒,实在是因为中国政府对孔子学院寄予太多厚望。他们要孔子学院代表中国文化、代表中国软实力、代表大国崛起。

他们以为,以党为主导,由政府出钱,以行政为手段,就可以使孔子学院越建越多;孔子学院建得越多,中国的国家形象就越改善,中国的影响力就越大,中国的软实力就越提升。这个逻辑其实是非常错误的。

第一个错误,孔子学院不惜血本,投资扩张,却收效甚微。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年孔子学院的投入早已超过5亿美元。花费这么多钱来提升软实力,成效却十分有限。有民意调查显示,对中国的影响力持积极态度的,大多分布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但在美国、欧洲以及印度、日本和韩国,对中国持负面态度的居多。

第二个错误,中国执政者根本没有搞懂什么是软实力。软实力(soft power)是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Nye)发明的概念,指的是一个国家的制度、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吸引力与向心力。2007年,胡锦涛当政时曾指示,要增加中国的软实力,奈批评胡锦涛说,他并不知道如何实现这个目标,以为通过自上而下的官方主导就可以提升。

第三个错误,软实力不可能通过自上而下的官方主导方式实现。奈于2013年4月29日,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刊文专门提到,由官方主导提高软实力,一定会失败得很惨。他强调说,美国软实力主要由个人、私营部门和公民社会产生,诸如大学、好莱坞、基金会、流行文化等,而不是产生于政府主导。

按照奈的定义,中国的软实力实在乏善可陈。中国的大学受党的控制;中国的电影、文学、艺术、出版、印刷,受党的审查;中国的公民社会和异议人士被党和政府打压;私营部门受"国进民退"的排挤。这样的软实力对西方有什么吸引力?强行推广如此乏善可陈的软实力,焉能不受挫?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那么在乎提升软实力,那就应善待自己的公民社会和异议人士。因为,中共当局每镇压一个异议人士,它的提升软实力的成效就会削弱一分。

有趣的是,习近平执政刚两年,也要赶"尊孔"这个时髦。钱理群的文章"孔夫子在当下中国的命运"对此一语破的。他说,"孔夫子的某些理念是当今的中国执政者面临合法性危机,为保持其执政地位,而更愿意接受的"。余英时在谈到孔子学院的影响时也说,中国政府借用孔子之名,统治老百姓,不许老百姓犯上作乱。这应当就是为何本届政府再次叨扰2000多年前的孔夫子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为何孔子学院在美加学校遭受"滑铁卢"的一个原因。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