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廖偉棠:鐵凝想起了什麼?

習近平辦文藝座談會,倣效的是誰?大家都含笑不語,誰料作協主席鐵凝一語道破:這讓她想起了72年前的延安文藝座談會。鐵大姐快人快語,內心固然是喜悅的,但比她眼睛更雪亮的人則有更多想像,比如說《人民日報》在發表她的發言摘編時,就去掉了這段話,因為那裡面透露的訊息太多了。
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的講話,已經被中國寫作界私下共認為是黨干涉創作的樣本,赤裸裸把文藝定性為為政治服務的工具;同時也是「百花齊放、引蛇出洞」的前奏,有良心的作家都盡可能選擇避而不談的態度。偏偏有的諂媚者唯恐大家忘記了這個,比如說前年講話70週年,某出版社特意授意一百個作家抄寫這篇講話,一百個作家有的誠惶誠恐,有的受寵若驚,有的半推半就,有的無奈從了——之後後悔莫及,然而已經在恥辱柱上留名,莫言就是一例。
也許真的是為了紀念72週年,這次邀請了72位文藝界代表參加座談會。其中作家、文藝理論評論界代表有:鐵凝、王蒙、莫言、馮其庸、王安憶、葉辛、賈平凹、馮驥才、張抗抗、麥家、徐貴祥、阿來、梁曉聲、熊召政、周小平、花千芳、高洪波、瑪拉沁夫、王樹增、曹文軒。照片中可以看到幾個真正的作家如莫言、賈平凹、王安憶都表情凝重,與鐵凝的表情恰成反差——鐵凝一點都不凝,笑得開了花,和演藝界代表一樣。
習近平的發言沒有毛澤東當年那麼聲色俱厲,除了一些套話,比較可取的是表示「文藝不能成為市場的奴隸」——既然這樣,文藝也不能成為別的東西的奴隸,這個簡明的邏輯有的人是故意看不到。不成為奴隸,就是自由民,這點,習慣為奴的人自然也是不可能理解的,比如說被接見人士中的周小平,就曾經成為色情市場的奴隸,辦過色情網站,如今成為網絡作家代表,只能說「市場」的定義太寬泛了。
講到「文藝不能成為市場的奴隸」時習近平舉了電影《黃金時代》為例子,不知道他是否看到了《黃金時代》的宣傳語——「一切都是自由的」?《黃金時代》裡最珍貴的自由不是蕭軍的戀愛自由,不是魯迅的罵人自由,而是蕭紅選擇不去延安,不以文藝為革命宣傳服務的自由。這一點,熱衷於革命的垂青、惦記著主席的接見的那位丁玲同志也是不可能理解的,「革命吞噬它的兒女」,更可怕的是這兒女以被吞噬為榮。
鐵凝同志又一次讓人想起了丁玲,她們都那麼天真爛漫,難道她們真的不知道座談會的目的嗎?然而她們像電影造型一樣不愛紅妝愛武裝,文學的神奇對於她們來說,就是為了今天的高潮。只可惜,主席寵愛的「作家」,最後只有姚文元和王洪文,今天被習近平期許「希望你們創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的,也是不入流的周小平和花千芳,並沒有文學家鐵同志什麼事了。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