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政局演变:占中、香港与中国(王军涛)

图:(上)2014年9月29日,北京居民举牌声援香港占中运动,部份人被拘留及传唤。(下)网友小飙剃头声援香港占中



香港并不孤立。台湾的太阳花、新疆的激烈反抗和西藏的僧侣自焚,都是同一个专制政权周边地区的同一代人的反抗。最终,这些反抗会与大陆青年人的反抗一道结束腐败暴政。
927日,香港政治风云突变!酝酿一年半之久的占中运动提前爆发。几经波折,现已成势。多数观察者同情运动诉求,但是担心政府暴力镇压后占中者命运和占中博弈持续进行对香港未来的影响。笔者在此文中探讨香港占中运动可能的演变格局和对香港乃至大陆政局演进的影响。
不论是关心占中人士安全和香港未来发展,还是反对占中,都问一个问题:什么时候以及怎样才能结束占中?他们的忧虑随着占中发起人及香港各界对占中失去控制力而加深。问这样的问题的人不知道:像占中这样的大规模政治风潮一旦启动,就很难和平地无果收场。要么政府承诺和平变革,要么政府强硬镇压导致与风潮对决,其结果无非是政府被推翻或风潮被镇压。由于港府无权解决问题,香港占中运动势必导致街头对决冲突;中央态度成为关键,但中央政权内部派系斗争会因为如何应对香港挑战而趋激化,其结果不仅影响大陆政局走势,而且最终决定香港政局演变。
占中风潮激进化是必然
尽管占中风潮酝酿1年半以上,但占中风潮还是以突兀的格局横空出世。根据占中发起人戴耀庭说法,发起占中本来是为对人大制定2017选举办法施加压力,以求实现真正的特首普选。然而,831日人大通过的方案虽然给予香港人民一人一票的选举权,但对候选人产生机制的规定使得真普选愿望落空。人大法案刚通过时,民众走上街头反抗的情绪并不强烈,以至于戴耀庭一度悲观地认为,不会有原定的一万人实施占中,他动议的占中逼出真普选的策略可能失败。香港学生发起罢课运动和街头和平抗争,参与人数也并不多,影响有限。927日,当部分香港学生冲入政府封锁区域并引发政府使用准暴力镇压、逮捕学生领袖时,街头运动勃然爆发,占中领袖宣布原定101日开始的占中运动提前启动。但这个占中运动已不再是占中三子设想的文明君子式的公民抗命行动,而是一场激烈对抗的博弈。
香港运动的这种失控发展与世界各地政体变革机制类似,都是少数人以果断行动突破僵局。1989年民主运动被镇压后,许多人事后批评学生,认为学生不妥协逼得邓小平镇压应当为惨烈后果承担重要责任。然而,比较世界各地政治和平转型的启动事件会发现,街头政治风潮一旦发动,就是不死不休;要么执政者改革,没有执政者承诺改革,风潮不会自动平息;要么执政者镇压,结局都是制度或运动者一方失败告终。当变革成为主流诉求时,少数参与者采取激进方式挑战当局,会得到社会的宽容。如果当局容忍,就有更激进的方式出现。如果镇压,多数原本不赞成激进方式的人会出于对镇压的反感卷入风潮。因此,当社会普遍不满或要求变革时,街头风潮有必然愈演愈烈的动力机制。其间,运动的领导要么跟进形势甚至主动发起更激进冲击,要么在运动中失去控制力被边缘化。
香港全局动荡不可避免
面对占中风潮,港府处境很尴尬。因为运动的诉求是他们很难满足的。运动所反对的假普选选举规则是中央政府人大的决议,而运动所要求的真正普选权,只有中央政府才能给予。面对不妥协的街头风潮,港府没有其他转型国家以改革回应风潮化解危机的可能,只能以弹压维持或恢复秩序。尤其在香港这样的法治社会,如果政府不能维持秩序,不仅是社会治安,而且香港作为自由港的其他优势都会失去。但是,在民意强烈对立的情况下,镇压几乎是刺激更大规模的抗议,导致局势进一步失控。香港甚至陷入全民起义的局面。当港府无力以法治社会的方式控制局势时,中央政权以大陆专制政权暴力维稳方式恢复秩序就成为必然。
当然,梁振英也不是没有选择余地。如果梁振英愿意代表香港民意向大陆请愿,请求给予真正普选权,并以他的政府总辞请愿大陆。他可以让抗命公民在他的努力有结果前恢复秩序。现在看来,这一点可能性很小。但这确实是人类政治史上一些地区政治风潮和平结束的方式;特别在当年大英帝国范围内一些殖民地获得独立的方式。
大陆政局面临一个的变局契机
香港风潮解决的关键是中央政权。但大陆不会因为香港局势而修改选举规则;出于自身政治利益需要,他们不会在和平情况下给予香港真普选。有人以为大陆可以拖,让港人自己消化苦果,产生内部分化和冲突后,大陆再出手。香港不是北京,即使发生乱局,也不会影响大陆政局,只会向大陆人证明民主运动如何影响民生利益。但这样的人没有料到的是,运动会不断突破僵局挑战权威,最终逼执政者要么改革,要么镇压。更重要的是,大陆高层内部权力斗争使得各派都会借危机生事,维护或谋取自己的利益。
习近平执政是以反腐败势如破竹地清洗政治上掣肘的势力,力争在19大建立人事上的绝对优势。香港危机的出现给他的政敌机会。现在我们可以看到香港局势确实影响到习近平的执政地位。在北戴河初步阻止习近平的江泽民,又以香港稳定为名,试图干预核心决策。江在国庆活动中的排名又从第十几位上升到第二位。
中共权争使得香港局势和大陆局势都有变化的机遇。人类政治史上的和平开放转型大都是政治风潮撕裂高层核心,在以变革回应民意还是镇压维持统治的问题上,高层会分化。顺应民意者未必都是改革者,是殊死政争将其逼到打开体制动员支持的地步。良性互动很少是风调雨顺情况下执政阵营中的开明派与反对派阵营中的温和派理性善意互动,而是政治风潮逼迫执政阵营中分化出一个反对镇压的改革派,承诺进行政治变革,从而得到反对派阵营中的正面回应,变革启动,危机结束。就中国目前局势看,还没有这类变局的征兆,但这类变局从来都是戏剧性突然出现。
香港普选只能在持续抗争中实现
只有大陆执政核心被改革派主导时,香港才会有真正的普选。这样的改革派现在还不存在,但可能在政治风潮的持续发展对大陆高层派系斗争持续挑战中形成。就此而言,香港人民要求普选只能通过持续对镇压的抗争而实现。即使镇压暂时得手,也只会为更大的风潮创造条件。因为如果香港立法局不能通过人大的规则而中央又不退让,香港将会回到2012年的方案。由于大陆无法在香港采取1989年后在大陆使用断绝生路的清洗方式,香港反对派退出街头也不会被消灭。2017年时会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抗争。
在这场斗争中,香港并不孤立。台湾的太阳花、新疆的激烈反抗和西藏的僧侣自焚,都是同一个专制政权周边地区的同一代人的反抗。最终,这些反抗会与大陆青年人的反抗一道结束腐败暴政。
(作者为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