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4日星期五

王丹:香港人站出来的九个原因

网络漫画:香港雨伞运动
香港雨伞革命发展至今,已经坚持了三周。每次当局试图强行驱散示威者,晚上必有十万以上民众站出来声援。有这样的後盾,其实当局手里的牌是不多的。这就是运动能坚持到今天,很重要的原因。那麽,为甚麽这一次港人如此坚定地站出来呢?从历史脉络上进行梳理,至少有九个原因:

1.从清朝被抛弃到英国百年殖民的影响,从"文革"移民到"六四"情结,港人对中国的认同感始终没有建立起来;2014年6月的民调,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只有31%,而认为自己是香港人的占40%,就可以证明。

2.这几年香港发生的暴力事件(明报总编辑被砍),媒体的自律,在在令港人有压迫感,认为这些事情都对自由构成了威胁;

3.国际金融都市和自由港的地位,曾经给港人带来光荣感,香港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但又不是中国",这个独特的地位也没有了;如今,过往的光荣感已经不再。

4.民生问题也是症结之一:地产霸权导致的住房问题,世代不公问题,物价问题,生活品质等问题,导致经济增长的好处,只集中在少数既得利益者身上,而中小企业发展不起来。

香港的贫富差距21.15倍(家户可支配所得最高的前20%家庭与最低的20%家庭的所得比),相对来说,台湾6倍多,韩国5倍多。香港700多万人口,有130万在贫困线下,其中一半还有工作,是所谓的"在职贫户"。联合国点名香港是亚洲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地方,也是贫困线下人口比率最高的地方。

5.真普选无法实现,是导致一国两制破产的最後一根稻草,港人的失望变成绝望: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原本依据的,是基本法附件一。而附件一的第七条规定:2007年以後,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果需要修改,需要经过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这就是所谓"三步走"。

但是到了200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撕毁承诺,做出补充解释,增加了两道程序:是否需要修改,行政长官要向全国人大常委提出报告;人大常委会有权依据基本法,按照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确定。这就是"五步走",这时候,一国两制已经破产了。现在8月30日的常委会决定,更是增加了"爱国爱港"和提名委员会要过半的规定,进一步鸟笼民主;至此,港人的失望已经变成绝望。因为,这是筛选,不是普选。

6.年轻一代的出现与成长:他们不再那麽看重稳定和秩序,也不再那麽经济思考,更不能忍受没有民主。老一辈可以忍受,因为毕竟是从无到有;对於年轻人来说,是从有到无,他们的愤怒老一辈不理解;

7.对梁振英的不满:过去有陈方安生,曾荫权等英国时代遗留的行政官员,港人还有一定的信任和寄托,而梁振英被认为是中共党员,他的声望不如唐英年,但是中共霸王硬上弓,逼退唐;港人对梁振英因此充满了不信任感。同时,民主派四分五裂,也令人失望。他们在立法会也达不到有效制衡的席次。人民找不到寄托的对象,只好自己站出来。

8.最近几年以来,从陆客自由行衍生的不文明行为到双非孕妇,从中国客抢买奶粉到国民教育,香港人与中国内地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积累到临界点就会迸发出来;

9.对中共强硬立场的反弹:也就是大陆内部变化的反映。一国两制白皮书中"中共给你多少权利,你才有多少权利"这样的论述,具有刺激性。而中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的决定,比起过去的规定更严格。这样的强硬路线,使得港人更加绝望,从而走上反抗之路。

总之,今天香港的局面,绝对不是单单的普选问题引发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因此,要想短期内解决问题,也是不可能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