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李宇暉:空氣污染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現象


大概很少有人會料到,中國的霧霾成為了持續時間如此之長,覆蓋範圍如此之廣的災難性事件。成年人也就算了,本來在這個國家生活和混日子也差不多。可憐的是本來應該在戶外活動的孩子,現在只能在家打遊戲或者看《喜羊羊》這種慘不忍睹的電視節目。至於連電腦、網線都負擔不起的低收入家庭,我沒法想像孩子們怎麼打發他們的時間。在別的國家,空氣污染主要是種城市現象,而中國的污染由於規模太大,已經連農村都不能倖免。那些父母去打工的一無所有的留守兒童,現在連大自然這個他們唯一擁有的慰籍也被剝奪。
不管出了多麼天大的問題,這個國家總不乏出來為當局洗地之人。他們的觀點無非是:1)污染不是政治現象,民主國家也有污染;2)要發展就必須要有污染。讓他們舉例子,無非是:印度污染也很嚴重,英國也曾有污染。英國的例子不多說了,拿60年前的事和現在比,完全忽略了環境科學、醫學的不同發展程度,忽略了人類對污染危害性的認識程度,不值得一駁。何況正是因為英國有非常完善的政治制度,1952年最嚴重的一次倫敦霧事件之後不久,即通過了《潔淨空氣法案》,規範工廠的排放標準,而空氣質量也立即隨之改善。你總不能說50年代的英國已經完成了發展,所以可以安心治理。那時候可是剛剛從二戰的陰影中走出來,如果不是暢通的政治問責渠道,政府能有這麼自覺?即使通過了立法又如何執行?
至於印度,確實是出了名的污染大國,但是最近十餘年已明顯處在持續改善的軌道上。從這張耶魯學者製作的動態地圖(http://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4/06/the-air-we-breathe/372411/)
來看,印度2000年以來的pm2.5水平一直低於中國。單位溫室氣體的GDP(可以視作經濟發展的環境效率)也高於中國。更重要的是,印度只是孤證,大部分民主國家,包括很多中國人看不起的拉丁美洲國家,環保清潔程度都高出中國不止一個檔次,整個拉丁美洲的pm2.5(參考前面鏈接)比發達國家表現更出色。即使是菲律賓、印尼這樣的民主窮國,各項環保指標也是中國所不及。能夠在如此短時間內污染如此巨量的空氣、水源和土壤,中國的經濟模式可謂無人能及。
直接的原因已經有很多專門研究提到過,比如中國2013年燃煤的產量高達全世界的46%,儘管GDP只有大約11%。再比如污染嚴重的鋼鐵行業,中國2013年的粗鋼產量已達到全球的48.5%,而且都是以規模可憐的小鋼廠為主。最近紐約一家環保組織研究顯示,中國的港口也是大氣污染的重要原因。由於政府對集裝箱船的燃料缺少像汽車燃料那樣的環保標準,中國港口的一艘集裝箱船的排污量竟相當於「50萬量國產卡車」排污量(參考http://www.nrdc.org/international/china-controlling-port-air-emissions.asp)!煤炭、鋼鐵、港口,這些東西體現的正是中共的GDP導向的執政策略:粗放、低效、只顧增長不計其餘。
那麼,改變了政治體制就能改變這些麼?答案是肯定的。首先,專制國家的政府因為缺少授權,必須尋找一個硬指標作為執政合法性的基礎。如果僅僅是環境保護好,怎麼拿到國際上炫耀?讓5毛從哪個角度吹捧?GDP當然就成了除了選票之外,最有利於證明自己的一個剛性指標。第二,經濟實力可以轉化為一個政府與其他政府在政治上討價還價的條件。一個國家不可能因為環境好而收買別國不干涉本國人權,但是通過給錢就可以很容易做到這點。環境沒法用來交換,用來增加議價權,當然就要靠邊站。第三,GDP還可以直接帶來統治階層個人財產的增加。由於掌握了大量資源分配的權力,例如壟斷國企,政府採購等,中國產生的一切財富都會過度地流入政治權力的掌握者手裏。換句話說,統治者受益於GDP的程度遠遠高於被統治者收益的程度。與之相反,被統治者受害於環境污染的程度遠遠高於統治者受害的程度。後者的兒女大多身在國外,自己出入又有高檔的空氣淨化裝置,食物和飲用水全部特供,等等不一而足。因而一些看似純粹促增長性質的政策,實質上是分配性質的政策,把普通人擁有的環境資源轉化成了權貴擁有的物質資源。
其實專制政權在21世紀存活是很困難的,民主國家出現政變倒退回專制更困難,一是因為國際社會的通行標準,二是因為互聯網所形成的民眾的自組織能力。於是,專制政黨要想存活必須依賴一些得天獨厚的條件。目前大部分頑固的專制政權或名存實亡的假民主政權,如中東大部分國家,俄羅斯、中亞五國中最專制的三國(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南美唯一非民主國家委內瑞拉,都擁有非常雄厚的自然資源,因而不需要通過政策的有效性即可收買民心。但是中國的自然資源並不雄厚,靠的是什麼呢?當然就是靠過度的剝奪環境。只有對原本並不豐厚的資源過度開採,用原本效率很低的能源如煤炭大量發電,把土地、河流、空氣等基本生存條件迅速摧毀,才能創造出足以維持社會穩定的經濟基礎。也就是說,用提前支取環境生態資源來彌補效率的低下。
五毛們還有一種洗地方式,就是把環境問題歸結於個人和企業的不自覺。問題是,如果人是自覺的,還要政府來幹什麼?美國很多釣魚熱點場所都有專門的「漁警」四處巡邏,狠罰那些把尺寸不足的魚拿走的人。連釣個魚都要警察看著,可見人類生來就是一種不自覺的動物。博弈論中關於公共資源的著名悖論「公共池塘問題」,說的就是為什麼無政府狀態下共有的池塘最終會出現涸澤而漁。而政府最主要的作用(當然還有其他作用),恰恰就是為了解決公共資源的使用問題。當公共資源被大規模破壞,即使直接破壞者不是政府部門,也足以說明此政府已經完全喪失了執政者的資格。
有人說,「你這麼說難道是叫共產黨管得更多?你還嫌他們管得不夠多?」當然不是。當保安沒有保護好你的財產,還整天接受盜賊的賄賂,甚至監守自盜,更不用說經常對你棍棒相加……你譴責他顯然不是為了讓他管得更多,而是要請他捲鋪蓋走人。一個政黨也是一樣,中國人已經給了它機會,現在它無論做什麼都已經太晚。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