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陈潇:垄断立法谈依法治国就是耍流氓


依法治國是個好東西,問題在於依誰的法。有錢人立法說個人資產不得侵犯,窮人可能會立法說錢到了一定數量必須捐出來。男人可能立法說一夫多妻,女人卻可能要一妻多夫。總之,人群、階級、社團,各有各的立場。依法治國的前提,是政治制度足以表達超人群、階級、社團的意見,能滿足其中的流動性與變化,這個法依起來才能理順社會關係、協調利益糾紛。倘若拿出一部壟斷立法的法律,要求所有人來依,不依就不行,那本質上不是依法治國,而是依槍治國。
中共帶頭撰寫了現在的憲法。由於立法壟斷,更改憲法幾乎取決於一黨意志,所以憲法一定會呈現出自說自話、閉眼說瞎話的情況。例如,憲法最開頭就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這便是頭一號不可依的法。中國的領導階級早已不是工人階級,工農也不存在什麼聯盟,最多是農民工身兼二職,社會的領導階級早就變成了官僚、富商、中小企業主、白領,社會基本制度早就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混合,而不是社會主義。憲法所規定的這套國家性質,最多是立法者一廂情願的囈語,與事實脫節,導致憲法從總綱第一句就錯了,還怎麼依呢?這樣的光怪陸離的法條,翻遍憲法俯拾皆是,不堪一駁。
中共號召實行憲政,並沒有什麼新鮮。國民黨在歷史上也曾經講憲政,以「五五憲草」為藍本,開了N次「國大」,搞出個非常完備的中華民國憲法。但是,這一套立法,總是既逃不出一黨獨大的野心,又躲不開裝點門面的虛榮。任你表演得再漂亮,一黨獨大的關繞不過,便總是露了馬腳。習總書記此次高調展開憲政,其制度自信、理論自信不可謂不強,但習總書記絕無那種氣度和空間,來讓中國實現跨人群、階級、社團的選舉與立法。不信,讓他在憲法裏寫個「只要是擁護社會主義制度,任何政黨可以公平競爭執政權」,他可敢、可願意?
那麼今日中國掌握立法權的究竟為何人呢?說到具體人物,自然是人民代表大會的那些代表。但說到人代會的「意見領袖」,則實質又是黨的高層領導。所以說,實行依法治國,最後的結果,是依「黨的高層領導所需要的法」來治國,它是假的,是不徹底的,它是一黨獨大的另一種形式,是耍流氓。這面旗鋪得越大,上面的漏洞就越多。
那麼,是不是筆者就背上了「反對依法治國」的帽子呢?也不然,筆者對這點還是非常支持的。爛船還有三斤釘,法治阻礙不了黨的高層,卻能震懾小老虎、狐狸和蒼蠅。往日在地方上為所欲為的魑魅魍魎,顧及著「依法治國」的大本本,總要收斂些的。好比諸葛亮斬馬謖,倘若諸葛亮沒有天天講法度、明刑罰,旁人也就無法以此監督他,他也自可違背軍紀、饒了馬謖一命,最終漢軍的人心也必然渙散了。可見,依法治國的旗子雖破,卻好過不舉。依法治國的口號雖假,卻好過不喊。依法依法,先依了再說。治不了國,治幾個貪官污吏解解恨,倒也罷了。歡迎依法治國!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