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

王思想:東歐回歸了 中國無法回頭

流经布拉格的伏尔塔瓦河


東歐之行,最大的感受是「回歸」。
信孚研究院和鳳凰網組織的東歐行,走到匈牙利,組織者請大家用一個詞描述此行的感受。有人說「自由」,有人說「平等」,有人說「人權」。我最大的感受是「回歸」。
倒柏林牆、東歐獲得解放之後,迅速完成私有化,體制轉軌。很快,幾乎每個國家都走上復興之路。為什麼如此順利?
因為他們有跡可循。
政治上,東歐各國迅速回到了歐洲原有的民主共和政體;經濟上,回到了自由經濟;文化上,回到了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之路;宗教更不用說,東正教、天主教、基督教新教都能成為精神的寄託。
接受我們訪問的捷克國家安全研究中心執行官Petr peiz將軍說:我們(捷克)回到了1918年。
歐洲的偉大歷史傳統,彷彿一條粗壯有力的軸線。即便在蘇聯集團的殘酷統治下,東歐人也沒有全面墮落,他們只是偏離了軸線,並未摧毀自己的文化。一旦有機會,他們會努力回到正確的軌道。
在徹底回歸之前,軌道已經表現出強大的力量。對蘇聯體制的抗爭,會不時地跳躍出來。從1956年的波匈事件,到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再到1989年的集體解放,東歐重新奔向自由的道路是逐漸鋪就的。面對東歐人民的反抗,蘇聯帝國步步退讓。 1956年的時候,蘇聯兩次出兵匈牙利,殺害了匈牙利部長會議主席納吉等2700人;1968年的時候,只殺害了80人,對布拉格之春的倡導者捷共總書記杜布切克也只是撤職;到1989年的時候,僅僅因為一個東德官員的新聞發布錯誤,就導致了柏林牆的倒塌。
在今天的東歐,人們仍然可以看到許多偉大的建築,古典式的,哥特式的,文藝復興式的……這說明,即便在蘇聯專制時期,即便蘇聯的法西斯美學侵入之際,這些偉大的建築也沒有被摧毀。歐洲人的精神寄寓其中,等待時機。
反觀中國,我們往何處回歸?燦爛的春秋文化太遙遠了,自從暴虐的秦朝以來,中央集權體制橫行2000年,這2000年的黑暗統治,沒有任何正面的、與民主有關的政治遺產可以繼承;經濟方面,以契約為規則內核的商業文明在宋明稍有萌芽,旋即被毀;文化方面,這些年不斷有人試圖復興那個跪在統治階級面前的儒學,號稱要建立信儒學,只能成為笑柄;宗教方面更不用說,原本深邃的佛教,被中國人給弄成了祈求升官發財生孩子的惡俗道具。
我們無家客歸,我們是孤魂野鬼。
鄧小平先生提出的摸石頭過河,其實有一定的道理。可惜,由於刻意迴避政治變革,導致摸石頭成了權貴們的盛宴。權貴們說者自己不相信、百姓不相信、權貴們也知道百姓不相信的謊言,大肆搶劫;百姓們也爭相加入搶劫行列。整個國家的文明徹底墮落。
現在,我們無法回頭,也絕不能一直摸石頭。我們只能將眼光轉向前方,去向當代人類文明的源頭——歐洲及基督教文化——去尋找道路。
我們要向古老而偉大的歐洲文明學習,向年輕而偉大的美國文明學習,向脫胎換骨的日本文明學習。唯有如此,中國才能面對明天。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