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鲍彤:从食肉到食草的飞跃 ——评中共四中全会

鲍彤
中共四中全会以"依法治国"为议题,难能可贵。后果应该能够起死回生,难度则相当於脱胎换骨,六十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个以无法无天为特征的社会。
说到无法无天,人们常常把它和文化大革命联在一起。这是理所当然的,但也很容易一叶障目,使人产生文革以後业已改邪归正的错觉。
是的,中共在文革后,的确对《党章·总纲》作出了共产党有史以来最本质最具创造性的修改:明文铁定了"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这一合法性条款。是的,八十年代的两任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的确尽其所能,推行着维护着党章规定的这一原则。可惜不出十年,先后都成了历史的悲剧。
接下去,就是所谓"第二次改革"的邓小平《南巡讲话》了。这虽然被某些人神化为中共在"建国"后独一无二的高峰,其实只是又一次无法无天的拆烂污。 50年代,毛泽东以"社会主义改造"之名把中国人的全部生产资料无法无天地充公成为"国有";年代,这笔天大的资产又被邓小平化"国有"为"官有",落进 了大大小小权贵的私囊。毛泽东在"革命"的旗帜下,以"武装夺取政权"为前导,无法无天摧毁了私有制。邓小平呢,他在"改革"的旗帜下,以天安门镇压为前导,无法无天建立了权贵所有制。所谓《南巡讲话》,抽象地说,似乎无可非议。问题在於它和无法无天的天安门屠城配上了套——在鸦雀无声的红色恐怖下重新分配国有财富,除了按照权力大小分赃,还能谱写出什么新篇章来?
事情还没有完。进入六十多年历史说明,无法无天是中国共产党的常态。它不仅在政权到手之前蔑视法律,掌握政权以后继续无视法律。法,是用来对付党的对手的,不是用来束缚党的!这是毛泽东从共产国际娘胎里带来的基因。列斯如此,毛邓如此,一贯如此。
如果把守法比喻为食草,乱法比喻为食肉,我们可以很确切地把过去的共产党比喻为食肉动物。共产党作出决议要依法治国,大致相当於由食肉动物突变为食草动物,难度相当於脱胎换骨。惟其大难,才足以称为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无双的创举!
有人认为也许这只是一种手法的改变。我想恐怕不能言之过早,不妨继续观察,继续分析。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