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梁京:习近平的文革能走多远?

图:刘仲敬


9月15日习近平主持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令所有关心中国时局的人都大吃一惊。这究竟是习近平心血来潮之举,还是背后大有玄机?已成为所有中国问题分析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我的理解是,习近平这个令人意外的举措并非像毛泽东发动文革那样蓄谋已久,但背后有相通的政治逻辑。第一个相通的逻辑,就是习近平像毛泽东那样感到自己的权力受到威胁,因此要主动出击,确保自己不容挑战的最高权力地位;第二个相通的逻辑,就是习也像毛那样,认为党内各级官僚的既得利益不支持自己的路线,而自己通过反腐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民望资本",有机会通过操控群众,培植一代新生力量作为今后执政的政治基础。周小平、花千芳的出场之所以一下子让许多人极为敏感,就是因为习让这两位"小人物"一夜成名,向底层社会中想出人头地者,发出了明确的召唤。

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习近平的文革能走远吗?我相信许多人不假思索就会认为,不可能走远,因为习近平毕竟不是毛泽东,而经历了改革开放的中国也绝非当年那样 封闭无知。我当然希望这个判断成真,因为习近平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反映了一种非常危险的政治倾向,就是毛泽东文革的反智倾向和痞子政治倾向。只要这种倾向成了大气候,一定是社会的大灾难。

我同意这样一个判断,周小平们之走红,标志著自由主义者的寒冬已经到来。那么,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冬天,还是短暂的冬天呢?我认为不能排除是漫长寒冬的可能。 根本的原因是我们的文化带来的认知障碍,而许多中国自由主义者在过去的春天和夏天里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缺乏对中国反自治、反政治的文化传统的自觉。 由于缺乏这种自觉,他们不能超越这种传统,这反映在他们对自由和民主的宣扬经常是武断和过于简单化的,他们对论敌的批评经常是轻率和轻蔑的,而周小平赢得习近平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恰恰就在于他看到了不少自由主义者们的傲慢,抓住了他们的致命弱点。

当然,把中国今天的危机和困境归咎于自由主义者的弱点和错误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不过,对所有真诚信仰自由和平等的人来说,这个挑战的时刻也是考验的时刻。 习近平显然不懂也不信自由,但是他提出的问题,即如何解读我们的历史,如何解读我们的文化,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必须认真对待的挑战。

论敌的错误不能证明自己正确,政敌的失败也不能保证自己成功。习近平的文革完全有可能搞不下去,但并不意味著中国一定能避免一种长期的奴役状态。这是因为,对于多数中国人来说,有些奴役状态是比天下大乱要好的,自由主义者很难把不自由毋宁死的价值强加给他们。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不能仅仅指望自由的历史大潮"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更不能指望当权者会投降和缴枪。即便当权者犯下自伐和自杀的大错,自由的秩序也不可能自动实现。这是许多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不愿懂得的真理。

自由是一种价值,更是一种能力。自由主义主张社会给每个人尽可能多、也尽可能公平的选择机会,这同时也意味著多数人有能力做出对自己、对社会都负责任的选择,意味著社会有能力约束和制裁少数人不负责任的个人选择。中国的史学新秀刘仲敬一再强调,对中国人的自由梦来说,一个巨大的不利因素就是"有机共同体"不复存在。换句话说,缺乏"有机性"的社会,或者说缺乏互信和互惠精神的社会,是没有自由能力的社会。

习近平的文革冲动或重燃阶级斗争的冲动只可能让这个问题变得更严重,让未来的危机爆发更不可收拾。因此,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不仅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习近平不负责任、不顾后果的文革倾向,也要认真思考张仲敬提出的如何在中国重建"有机共同体"这个重大问题。事实上,我认为这个问题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左右之争,超越了东西文明之争。因为我相信,如果中国精英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将面对的不仅是一个漫长的寒冬,还有可能让整个人类遭遇一个冰川时代。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