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鲍彤:“破”字當頭的“新”社會——我有個問題想問毛主席

图:矗立在重庆一个建筑工地上的毛泽东塑像



人類社會是全體成員在長期的相互作用中自然形成的?還是由某政党某领袖,根据某理論某规律某夢想某語錄,在脑袋之中設計出來的?

好像在九十年前,好像就是你,在一條河邊踯躅徘回,眼看鱼在水底游,鹰在空中飞,萬物競自由,雜然无人作主,豈不太無序了!你向蒼天發問,這大地"谁主沉浮?"

你大概認爲應該歸你擔當沉浮,你於是立下宏愿,"改造中国与世界"。雖然全世界没有来得及邀请你去改造,中国首先在你的槍桿子下就范。在"獨立寒秋"的你,或者你的某一位接班人的設計之下,中國幾千年來自然形成的社會,被宣佈為"舊",傳統的所有制被"打碎",觀念被"決裂",結構被"改造","破"字當頭,統統被砸爛了。你拍拍腦袋,念念語錄,搖搖筆桿子,統籌兼顧,規劃設計,造出了一個你即使不太滿意,尚待改革,但也足以自信的"新"社會。

這個"新"社會就在眼前,人人看得見。天變了,地變了,水變了,連空氣也變了。至於人文,這裡是腐敗分子狂歡作樂的天上人間,絕對權力縱橫馳騁的主戰場,主旋律曼唱入雲的魔法戯臺。

谁能告诉我——這是因爲你和你的接班人尚未完全达到改造中国的目的,还是中国尚未完全實現被你和你的接班人徹底改造的夢想?

若問領導的設計權來自何方,有現成的標準答案在:這是全中國人民歷史性的選擇。

若問領導者需要向誰負責任,現實的答案也許是:請到毛主席紀念堂的水晶棺裏去查詢。

若問你有沒有把社會設計出來的技能,我認爲你肯定沒有。因爲人所共知,連你本人也不會不清楚:你無非是這個社會的產物,無非是你父母的兒子,老师的学生,鄰人的鄰人,朋友的朋友,不是你自己所能随心所欲製造得出來的產品。然而,改造別人是你的愛好和使命,你非設計不可。你的目的一定要達到,你的目的一定能夠達到。命運已經決定,中國非你領導不可。

柏拉圖寫过《理想囯》。馬克思寫过《共產黨宣言》。理想囯和共產主義的位置,都在這些思想者的腦細胞的化石之中,不在人間。

斯大林設計的天堂果然已經回到寥廓的天上去了。你設計的天堂能夠長遠留在人間嗎?它能夠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設計和再设计,化腐臭为神奇吗?

能,还是不能,如果你自己不開口,人們只好各說各的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