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2日星期三

《动向》长短论:争民主才能享有自由

《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封面
中共十八大之后,大陆政局的确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许多民间的"谣言"、传奇的段子、诡异的人事居然都被一一证实;就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悄悄地向普世价值靠近一步,"公有制"、"计划经济"已不在价值表之内,二十四字核心价值却写上了"民主"、"自由"。民主与自由,居然成了中共治理社会的目标之一,成了"中国梦"的实现内容。这当然不是坏事。
加之中共反腐直指虎巢,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迫使新生的权贵知难而退,纷纷收敛自保躲避风头。从社会层面的反"四风"到治理层面的"依法治国",从民主自由的核心价值到复兴大业的"中国梦",使得不少国人兴奋不已了:难道终于雨过天晴,盼来了难得的"清明盛世"?
相比过去维稳的恶政,有些国人的兴奋可以理解;虽然能反映出人们希望社会步入正轨的良好愿望,但同时也反映出人们在社会治理上的被动心态。一国之下的两制,香港地区已经有望普选特首,还因提名问题要"占中",而大陆这厢却在为满地清理腐败垃圾而点赞,为"中国梦"而兴奋。过去如此,现在亦然,因此中国政治的进步十分艰难。大陆的人们一有好兆头就兴奋异常,或被单位组织游行欢呼拥戴,或自发雀跃书写"小平你好";这一次的"打虎运动",人们照例将邓大人换作习大大,似乎高度集权以毒攻毒的新威权可改变积重难返的现状,这便是香港与内地的不同。内地人对社会变革少有自己的担当,而是把希望寄托在当政者身上,其臣民心态暴露无遗,其结果可想而知。
古代西哲有言,"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中国的政治逻辑不然,善良的人们偏偏会数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六十多年来,人们每一次为新政欢呼为改革唱和为新权威鼓掌,都不知背后权力的交锋与政治利用的权宜,到头来梦里回首,却发现社会和自己还呆在原来的同一个旋流中。六十年代的"四清运动",未必就没有转嫁大跃进、大饥荒的罪责,并在全国各地基层干部中寻找替罪羊的祸心;文革初期揪斗"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人民群众无不欢欣鼓舞拍手称快,结果是毛刘相互掐架、权力争斗的生死劫。每一次运动过后,人们都会发现,积极参与的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的残酷游戏,老百姓除了成为殉葬品外,与自己的期望和幸福并没有多少关系。
何故如此?政治环境所致。两千年的皇权专制,使中国的历史和社会至今没有翻过中世纪农耕文明这一页。统治者心中至今游荡着帝王们的幽灵,崇尚的还是霸道和诡道;而老百姓也就只能是臣民意识,盼望皇上圣明、青天明镜。这种典型的农耕意识、臣民心态,和现代的公民意识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中国大陆的民主政治道路还很长,除了新政制度的设计安排,观念的转型以及政治文明,还真是一个大问题。
现代国家不可能建立在皇权政治的逻辑上,中华民族的复兴也不可能是"秦政治"的复兴。现代国家的建立是以限制王权、"人的解放"为前提,而"民主自由"则是现代社会最重要的基石,更是皇权政治的天敌。当我们还在乞灵于皇上圣明、青天明镜之时,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几乎等于零。还是胡适先生说得好:"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