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丁一夫:從”金瓶掣籤”作假說起

图:四川省向政府新批准的五位转世活佛颁证


共產黨管宗教,說到底是要和宗教作鬥爭,是要在眼下讓宗教為黨和國家服務,並且促使宗教早日消亡。中共強行要對活佛頒發"活佛證",對喇嘛頒發"喇嘛證",無證則為非法。在實施"金瓶掣籤"的時候,弄虛作假不以為恥辱,反視為光榮。

叶小文披露作假"胜利"
青海省塔爾寺住持阿嘉仁波切曾經擔任過全國政協常委、青海省政協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還擔任過十一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尋訪小組秘書長,他在回憶錄《逆風順水》一書中披露了一個史實細節:1995年底月,由中共統戰部一手籌劃掌控,在拉薩大昭寺舉行"金瓶掣籤"選定了中國政府認可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後,在返回內地的飛機上,大功告成的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向阿嘉仁波切透露了一個秘密,他們在金瓶掣籤的籤子上做了手腳,使得他們想要的候選靈童的籤子明顯突出,於是順利地"掣"出了預定的靈童,取得了"反對達賴集團先期宣布班禪轉世靈童的鬥爭"的一大勝利。
這一秘密的透露,在全世界佛教徒和藏人中引起的震驚,對中國政府本來就不佳的聲譽的打擊是毀滅性的。對於佛教徒和藏人來說,遴選班禪喇嘛轉世靈童是何其神聖的事情,中國政府的宗教管理部門連這樣的事情都會作假,那還有什麼是可以信任的?
正因為這件事情關係太大了,它的確切與否會從根本上決定中國政府宗教管理部門和宗教政策的可信性,所以,海外關心西藏問題的中外人士在得知阿嘉仁波切書中描述的情況後的第一反應是: 這是真的嗎?
我同海外友人談論這一事件的時候,普遍的反應是,此舉事關重大,需要確定到底是不是有這麼回事。在海外生活,遇到此類新聞,習慣上的要求是,孤證不可確信,需要獨立來源的旁證。雖然說,阿嘉仁波切是海內外知名的佛教高僧,在各方人士中都口碑極佳,佛家不打誑言,他的回憶錄記錄的是他的親身經歷,大昭寺的金瓶掣籤他在場,他和葉小文同機返回內地也有記錄可查,他的話是可信的。但是孤證仍然是孤證。對於在海外生活的人來說,要確定此事,仍然需要獨立來源的旁證。
何以认为作假並無嚴重的不妥
最近我從一位內地幹部那裡得到了旁證。這位幹部說,金瓶掣籤事件後,他在一次大會上聽過葉小文的報告,葉小文講述了他們怎麼和"達賴分裂集團作鬥爭"的種種情況,其中就有阿嘉仁波切回憶錄中披露的在金瓶掣籤中做手腳的情節。這位幹部說,那是一次相當規模的大會,並不是關起門來的小範圍機密會議。葉小文在講述金瓶掣籤作假的時候,也並沒有絲毫掩飾和不安,相反,他是相當高興而自傲地講述這次"勝利"。內地來的朋友告訴我們,其實在內地一定層次的幹部中,聽過葉小文或其他人講述這次金瓶掣籤"鬥爭"的人並不少,這不算什麼不得了的秘密,聽的人也並不覺得這是什麼了不起的帶有陰謀色彩的褻瀆神聖。
這是獨立來源對"金瓶掣籤作假事件"的旁證,阿嘉仁波切所披露的金瓶掣籤遴選十一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的內情得到了證明。更深地思考這一事件,我們不得不想到,為什麼內地幹部群體對這樣的作假事件會普遍覺得並無嚴重的不妥,從中我們可以對建立在這樣普遍認知上的中國政府現行宗教政策,得出怎樣的結論?
中共是以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為指導的政黨,唯物主義是這個政黨認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唯一真理。這個哲學根本思想,和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經濟學及社會發展理論緊密結合,成為一種能夠解釋一切社會現象、能夠貫穿共產黨的革命綱領與目標、能夠為黨的方針、政策和策略服務的體系。全世界共產黨的一套理論和話語,能夠為各國共產黨所做下的任何殘酷的、血腥的、反人類的事情做出辯護。在那個體系中,即使是最違反事實與常識,最不道德的事情,也可以解釋得合情合理。
根據這個黨的意識形態,宗教是人類社會進步過程中,還處於落後社會階段的產物。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任何宗教信仰都是唯心主義的,所以是一種錯誤的不科學的世界觀。宗教作為一種對世界的唯心的錯誤認知,是一種落後的社會意識形態,隨著社會進步,必然會消亡。而共產黨的革命本身,是要和這種錯誤的落後的東西作鬥爭。
中共以宗教為敵的强硬政策
這一套理論,在中國大陸的中學大學裡是所有人的必修課程,已經教了半個多世紀。可以說,如今中國大陸上所有受過中學教育的成年人,都受到過這一套說辭的熏陶。而黨員和黨的幹部,則必須至少在表面上以這一理論為信仰。
中共的宗教事務管理局和宗教政策,離不開這一套理論的原則和指導。於是,信奉唯物主義而視宗教為落後與錯誤的共產黨人如葉小文者,掌握著這個世界上最大人口國家的宗教,這樣顯然荒誕不經的關係,對中共來說就不僅是合理的,而且是必須的,它沒有明說的理由就是,共產黨管宗教,說到底是要和宗教作鬥爭,是要在眼下讓宗教為黨和國家服務,並且促使宗教早日消亡。
所以,中國各級宗教事務管理機構和宗教法規與政策最大的特點,是它完全把宗教當作一種"異己"的對象,在內心裡是敵視一切宗教的。在對待藏民族的藏傳佛教時,中共一方面聲稱"反對宗教政治化",其實目的是貶低和削弱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則堅稱只有他們才有資格決定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轉世,堅持金瓶掣籤的權威性,全然不提乾隆時代提出金瓶掣籤的時候,整個清朝皇室都是佛教信徒的事實。中共以一個唯物主義者的身份來干涉他人的宗教,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還強行要對活佛頒發"活佛證",對喇嘛頒發"喇嘛證",無證則為非法。而在實施"金瓶掣籤"的時候,弄虛作假也就不以為恥辱,反視為光榮了。
如今,中共對待宗教的態度,正在向改革開放前的強硬政策倒退。迫害法輪功,打壓家庭教會,強拆十字架,強行干預穆斯林的宗教生活,都是出自於中共以宗教為敵的觀念。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