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李江琳:中間道路方針是漢藏的共同點

图:第二次"尋找共同點"藏漢會議有关与会者合影


漢族人士爭取的民主化,和藏族人士爭取的自由事業,實際上是一個整體的不同側重,是緊緊捆綁在一起的。在未來民主化和解決西藏問題的過程中是否能做到和平、理性、有序、非暴力,需要漢藏有識之士的協同努力。

八月下旬,達賴喇嘛在德國漢堡給佛教徒講經,聽經的近萬佛教徒大多是西方人,他們中有些人跟隨達賴喇嘛學經已經三十多年,他們也是最早支持西藏事業的歐洲人。與此同時,8月26日至28日,幾十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漢藏人士在漢堡舉行了第二次"尋找共同點"藏漢會議。第一次"尋找共同點"藏漢會議是2009年在日內瓦舉行的。我應邀出席了這兩次會議。
為什麼要尋找共同點?
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正式名稱)非常重視這次對話,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外交和新闻部长德吉曲央女士、达赖喇嘛驻欧洲代表格桑坚赞先生出席了會議,並發表講話。達賴喇嘛尊者在漢堡的最後一個活動就是接見這次藏漢會議的參加者。與會漢族代表都是非常關心國內政治狀況變化的人士,對未來民主化轉型的可能性和路徑有不同深度的研究。德吉曲央女士則在讲话中指出,西藏问题是藏民族存亡继绝、保持本身文化和民族认同的问题。 過去半個世紀,漢藏民族的遭遇雖有很多重合,但是也有一些截然不同的經歷。漢族有識之士更關心的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政治演變,而藏族精英關注的是本民族文化的生存。表面看來關注焦點並無交集,那麼,為什麼要通過對話來尋找共同點呢?
達賴喇嘛說過,藏民族爭取自身权利的事業,只有得到廣大漢族民眾的支持才能成功。這是從現實出發的智慧之見。達賴喇嘛從1974年開始思考漢藏民族的和解,在八十年代提出放棄獨立訴求,只要求藏民族名副其實的自治,這就是中間道路的方針。最近幾年,由於中國政府一直堅持強硬態度,歪曲污衊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部分藏人認為中間道路沒有效果,轉而更傾向於訴求獨立。但是達賴喇嘛一再表示反對獨立訴求,堅持對中間道路持樂觀態度。我的理解是,達賴喇嘛的這一立場,和他對佛教中道觀的認識有關。達賴喇嘛特別推崇古印度佛教那爛陀學派的理性傳統,用變化的眼光來看待世間萬物。中國政府對西藏問題的立場,早晚有一天要變的,因為中國政府和中國的政治制度是早晚有一天會變的。中國不會永遠是今天這個樣子,民主乃世界潮流,中國不可能永遠處在這個潮流之外。
另一方面,對於正在尋求政治改革和民主轉型的漢族人士來說,西藏問題和其他邊疆地區民族問題終於成為無法忽視的問題。一百三十多藏人的自焚,使得任何一個有良知的漢人無法漠視藏民族的痛苦處境。藏區和新疆非漢民族地區的人權、環境和文化毀滅問題,是當今中國境內同類問題中最野蠻、最血腥、也是封鎖最嚴的部分。這種狀態一方面是來源於中共長期的錯誤民族政策。另一方面,最近十幾年,特别是2008年以来的嚴重和尖銳狀態,是中共內部周永康等維穩、宣傳、民族統戰部門黑道化,以非漢民族為敵的種種野蠻政策製造出來的。在对非汉民族施行严酷"维稳"的同時,他們大肆宣傳"政府對少數民族的優惠政策",封鎖藏區歷史和現狀的真實情況,以此誤導內地民眾,製造漢族民眾對非漢民族的不滿,試圖把非漢民族和漢民族尖銳對立起來,不僅使藏人的抗爭在漢民族中難以得到理解和支持,也使中國的民主轉型更加困難。這種故意製造出來的民族對立是非常危險的。中國的民主轉型一旦啟動,邊疆民族地區的訴求將成為民主化過程中不可迴避的重大議題。在中共統治下,不僅有西藏問題,還有維、回、彝、蒙等等民族問題。這些問題很可能會成為民主轉型時期的"火藥桶",暴力和流血极有可能一觸即發。民族問題的激化甚至可能夭折民主轉型,導致更強硬的政府,甚至軍人政府上台。一旦出現這樣的轉型失敗,對各民族爭取自由的事業無疑將是重大挫敗。。
所以,漢族人士爭取的民主化,和藏族人士爭取的自由事業,實際上是一個整體的不同側重,是緊緊捆綁在一起的。民主化轉型必定會以完全不同的態勢啟動西藏問題的解決;同樣,西藏問題的任何進展,也會觸動中國的整體政治體制。另一方面,民主化和西藏問題還將面臨同樣的危機。在未來民主化和解決西藏問題的過程中是否能做到和平、理性、有序、非暴力,需要漢藏有識之士的協同努力。為此,雙方需要早做準備,這就是"尋找共同點"的意義。
向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方針靠攏
2014年漢堡"尋找共同點"會議與會漢族代表的背景很不相同,他們通過交流在會議期間達成了五點共識:
1.達賴喇嘛尊者創導的"中間道路"有助於漢藏民族和解,有助於藏民族和平非暴力地爭取自由。
2."中間道路"是漢藏兩族互利共贏的途徑。
3"中間道路"原則有助於和平、有序、理性、非暴力地實現中國民主轉型。
4.中國的民主化有助於和平解決西藏問題。
5.讓中國同胞了解西藏問題的真相和"中間道路"原則非常重要,與會漢人代表願意為此作出不懈的努力。
達賴喇嘛倡導的中間道路方針,成為會議所要尋找的共同點的基礎。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不僅僅是幾條簡單的政治主張,更不是如中國政府妖魔化的變相獨立,而是有深刻哲理的一種政治哲學。漢族代表們認識到,"中間道路體現了達賴喇嘛尊者的大慈悲和大智慧。這項政策不僅是藏民族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爭取自由的途徑,是全人類解決各種衝突的新方法,也是尊者對人類政治文明的重大貢獻。"以中間道路方針為基礎,未來民主轉型和西藏問題解決過程中的問題,就有了理性、和平與非暴力處置的方向與契機。
漢堡會議開幕前一天,中國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吳英傑通過印度媒體發出信息,透露達賴喇嘛的私人特使和中國政府的談判"持續進行且向來順利",不過中國政府"只討論他個人的未來,並非西藏的未來"。這一透露其實並不新鮮,卻有可能是針對漢堡的"尋求共同點"會議,意思無非是表示,你們的共同點沒用,沒有意義。
然而在我看來,吳英傑的透露最明確不過地表明,第一,中國政府明白當今西藏局勢的嚴重性,而且明白解決西藏問題非達賴喇嘛不可,所以它才會繼續保持和達賴喇嘛私人特使的談判。而且,中國政府也明白,達賴喇嘛的未來就是西藏的未來。中共是一個連國家主席和總書記都會被自己人置於死地的黨,它可曾真正關心過任何人的"個人未來"?吳英傑的說法是要刻意表現強硬態度,實質不過是鴕鳥政策而已。
2014年漢堡會議最後明確表示,與會者支持藏人行政中央與中國政府的和談努力。今天,也許大家仍然看得出,中國政府並無解決西藏問題的談判誠意,但是中間道路必將得到越來越多漢人的了解、理解和支持,这对推动民族和解、促进西藏问题的解决无疑具有正面、积极的意义。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