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7日星期一

南桥:請迎接惡俗時代再次來臨

变态辣椒时政漫画


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新的文藝座談會上一番講話,講了什麼無關緊要,他言簡意賅地高調請出了兩位「網絡作家」,把一切都說明了。我上網看一下兩位樣板都寫過些什麼,不幸很不衞生地看到了其中一位的《我和習大大零距離》,說到他和習近平握過手了,他的朋友們興奮得「炸鍋」,要求他「一個月之內不准洗手,給大家留著,都沾點喜氣」。這位小時候沒有受過「飯前便後要洗手」的教育,情有可原,可作為「作家」總應該知道現在世界上有「依波拉」病毒在傳播,一個月不洗手還一個勁地跟人握手,你是傳播「依波拉」還是傳播「習」氣?
對於文革中度過青春的我們這一代人,這一切了無新意。文革都幹了些什麼?年輕人問起來,過來人都會介紹說,文革鬥老幹部,鬥知識分子,群眾互相鬥,鬥得昏天黑地,鬥得大家沒飯吃。如今,這殘害人性的「鬥爭」,正在悄悄地還魂,連「專政」這兩個血淋淋的字,也要回來了。習總書記執政後,抓人抓得更多,關人關得更狠。文革中還有什麼?過來人往往忘了給年輕人介紹的是,文革為了建立它特有的權力邏輯,有一種令全體人民的道德標準和美學標準往下走的特殊做法,它不僅讓人變惡,它還讓人變「俗」,一種諸俗中和「惡」連在一起的最壞的「俗」,不折不扣的「惡俗」。
這次文藝座談會以後,很多人詫異的是,習近平什麼榜樣不可推,為什麼推出兩個最不起眼、最經不起推的「小人物」呢?於是有人猜測,這是黨內的反習派在偷偷地出習近平的洋相,給習近平穿小鞋。這種「陰謀論」猜測有兩個推論,一是黨內反習派仍然有實力,特別是宣傳口,還不在習近平手裏。政治尚有惡鬥,同志還須耐心。二是習近平的水平其實並不是兩位「網絡作家」那麼低,那麼俗,他是一時疏忽,聽信讒言,推錯了人。
這一猜測,乃一廂情願。文革過來人應記得,惡俗是不顧一切的。文革發動起來的辦法,就是顛倒邏輯,把凡是有思想的,有水平的,有修養的,有教育的,無一例外地統統打下去,一個都不饒過;與此同時,把社會上最幼稚的、最貧乏的、最沒有教養的、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選其中最惡俗者,提上來飛黃騰達、雞犬升天。對這種反文明、反人倫的做法,凡是質疑者一律嚴懲,凡是歌頌者予以獎勵。林昭被槍斃了,張志新被割喉了,郭沫若及時歌頌紅太陽,在同道中成唯一安全者,交白卷者上了大學,芒果被供起來讓人鞠躬如儀,工宣隊在管理大學。文革就用這套簡單的邏輯,把全中國人民顛倒過來,常識消失,惡徒登堂,時間一長,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成為理所當然。最後,全國人民都到了物質和精神雙赤貧的地步,但是毛澤東不死就不會結束。絕對權力是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初衷,他得到了他要的效果,只是整個國家呈現了史無前例的惡俗。
現在,沒想到惡俗有了新篇章,眼看著有誓將惡俗進行到底的勁頭。兩位「網絡作家」被選中,習近平要的就是他們的低俗,低俗到不怕惡俗,勇於惡俗,奮不顧身地惡俗的地步。黨需要這樣的樣板,來帶領人民繼續俗下去,才能夠大家一道「惡」起來,達到文革後期惡俗的境界。
兩位「網絡作家」是用來做榜樣的,權力相信「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邏輯的力量不堪一擊。接下來將發生什麼?文革告訴我們,在榜樣的帶動下,文革後期的人物們流行悄悄地給江青同志寫效忠信。靠邊了的老幹部寫,打倒了的知識分子寫,顫顫巍巍的老學者寫,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寫,大字不識幾個的小青年也寫。效忠信成一時之風氣。效忠信寫得好只要一個條件,下筆一定要俗,越肉麻越好,一個月不洗手不如一年不洗手,不如永遠不洗手。
一個惡俗的時代將來臨。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