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南桥:想像不用移民就生活在朝鮮有多幸福

图:朝鲜举行《阿里郎》大型表演


當年在東北插隊的時候,一起插隊的當地青年中有兄弟倆是朝鮮族人。後來在美國,遇見過很多韓國人,一開始我習慣上稱他們為韓國人。在紐約等大城市,韓國人的飯店、商舖、教會、社區活動搞得有聲有色,不亞於華人的唐人街。他們和我插隊時相處過的兄弟倆一樣,都是朝鮮族人,不過誰都明白,他們都是韓國人,幾乎可以說沒有一個是朝鮮人。
幾年前我遇見過一個有親戚在朝鮮的韓國人,談起了各自的青年時代,也談起如今在故國家園的親人,於是引發了一陣共同的感慨:當掌握國家權力的政治家們把自己的治國方略都說得振振有詞的時候,百姓們是多麼無奈地接受各自的命運。韓國和朝鮮,一樣的人,截然不同的命運。那位年已花甲的韓國人在美國開著一家小商店,感慨說,要是生而為北邊的人,還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餓死在飢荒中,或者還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對於我這樣年齡的中國人,說起朝鮮似乎就是在說我們的青年時代,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那麼似曾相識。那個年代,中國就是擴大版的朝鮮,朝鮮就是簡裝版的中國。我們是在1976年文革結束後,搭上了改革開放的末班車。而在1966年文革開始的時候,到處都在傳說,毛主席至少可以活到120歲,這是中國人民的特大喜訊,特大幸福。如果真的是這樣,120歲的毛主席就要活到2013年,文革的政治將持續到去年。想像一下,我們這輩子會多麼幸福。
如今,中國不是朝鮮,就像韓國不是朝鮮一樣。對於普通百姓來說,什麼是好的國家、政府、領導人,什麼是不好的國家、政府、領導人,好壞再也沒有比韓國和朝鮮的比較更有說服力的了。而對於中國來說,好壞還可以拿中國和韓國比,再拿中國和朝鮮比。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對於百姓來說,好壞其實是非常簡單非常清楚的。
毛主席不幸沒有活到2013年,於是有了今天的中國,今天的中國和朝鮮是不一樣的。中國人可以在朝鮮人面前感到一點安慰,我們有幸不是生活在今天的朝鮮。要知道,其實我們只是相差那麼一點點,弄不好就有可能生活在擴大版的朝鮮。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中國人特別高興特別驕傲的是,咱奧運會這氣派、這豪華,令一眾西方國家領導人艷羨。電視機前我就在想,西方國家領導人真的艷羨嗎?拿奧運開幕式和朝鮮聞名世界的表演比一比就知道了。從美學上說,朝鮮體育場表演和北京奧運的開幕式,精神氣質是一模一樣的,都在重複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西方國家領導人不會艷羨北京奧運開幕式,只有北京和平壤會互相艷羨。
中國人和朝鮮人,似乎漸行漸遠,可是深入看看,其實只相差了一點點。
最近,中國政府下令禁了余英時等一些學者作家的作品,環球時報專文出來解釋,活脫脫就是文革發動時候人民日報和紅旗雜誌評論員的邏輯,只不過如今文筆更無賴更猥瑣。與此幾乎同時,最高領導人拷貝了72年來的又一次延安文藝工作座談會,還特地褒揚了兩位網絡作家,樹樣板作動員的意味非常明顯。
想當年,文革就是從「佔領意識形態領域」開始的。這是如假包換的開倒車。這車用不著倒很多就離朝鮮不遠了。前三十年和後三十年相一致的理論,已經把倒車的軌道鋪好。中國的領導人確實懷念留戀喜歡毛澤東時代,他們自有他們的道理。中國的百姓呢?想像一下,不用移民就生活在朝鮮,該有多麼幸福。
我不得不為生活在中國的一代年輕人感到哀傷,就像我為我們這一代人的青春感到哀傷一樣。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