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4日星期二

梁京:香港与中国政治文化的改造

香港青年一代在这场"雨伞革命"中的表现,赢得了越来越多大陆人的尊重,这对未来中国的政治发展会产生深远的积极意义。
香港青年一代在这场"雨伞革命"中的表现,赢得了越来越多大陆人的尊重,这对未来中国的政治发展会产生深远的积极意义。

早就有人认识到,台湾人和大陆人的文化差异,要小于香港人和大陆人的文化差异。理由不难理解,因为台湾和大陆都经历了党国时代,而大陆人迄今仍生活在党天下的阴霾中。

国共两党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崛起,既是重要的政治发展,也是重要的文化嬗变。这个演变说明,中国自秦末以来的痞子造反文化,并没有因拥抱共和理想而死亡,而是获得了一种现代的政治形式——列宁主义的党军。如果说苏俄红军,乃至蒋介石的国军还多少保留了一点精英主义的文化,毛泽东的红军则再造了中国的痞子文化。他让千百万穷人从"翻身解放"的理想中得到了一种虚幻的集体尊严感,因而不惜牺牲自己,也不怕杀戮无辜。

如今,穷人翻身解放的梦想早已破灭,但中共血腥的杀戮文化和反文明的痞子政治文化,从未得到认真清算。在中共无数"党史"、"军史"影片中,没有一部敢把党内如何"整人",如何"无情斗争"的真实场面告之后人。这说明他们自己也知道那些真相太见不得人。问题是,这种反文明、反人类的文化基因不仅还活著,而且依然支配著中国政治游戏的思维和行为,只不过物质和技术条件的变化,带来了不同于当年的约束。

很多人因此认为,随著中国经济的进步,中共的政治文化也会"与时俱进"。我们也确实看到,中共不像过去那样轻易杀戮了。但是,这种受制于外部压力的行为改变带来的文化演变是缓慢和有限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国依然生活在旧的政治秩序中,不得不玩旧的权力游戏。这种游戏每天都在维护旧的理念和思维方式,维护野蛮的政治文化。我们都注意到,不少海归甚至华侨,都依然坚持反西方、反文明的价值,因为他们从来就没能融入到现代的民主政治游戏中,那些游戏和他们没有切身关系。

港人为争自己的民主自治权利展开的斗争,给大陆的知识人,尤其是给大陆青年一代一个展示他们政治文化的机会。由于网络交往,特别是社交媒体的活跃,这一次香港占中运动在大陆精英和知识阶层引发的思考和交流的规模和深度,是前所未有的。尽管大陆当局百般封锁,但在现代条件下,那些想了解真相的人,还是有机会获得相当的信息。

没有必要美化香港的政治文化,但在一个习惯了法治的社会,在一个个人权利普遍得到尊重和保护的社会,其政治文化与大陆的政治文化确实存在很大差异。而港人争普选权的斗争,正在加剧这两种政治文化的冲突。从此次占中运动对大陆的影响来看,这种文化冲突对大陆的政治转型,有重要的认知价值。

具体来说,大陆有不少人,并不理解自治和法治对于民主政治的重要。他们或者对民主政治有过于简单化和理想化的认同,或者走向另一极端,以大陆没有自治和法治的经验为根据,不相信民主政治是可行的。香港人为实现民主政治与中共当局的抗争,促使大陆人不得不对比和反思大陆的体制和政治文化。随著大陆政治危机的深化,这种效应会迅速扩大。正因如此,一些人主张习近平顺势而为,让香港人先民主起来,让港人的民主政治实践为大陆的明天探路。

问题是,习近平有没有可能把握这样的机会?我的判断是,不经历一场灾难,习不会选这条路。从郭玉闪等人最近被捕来看,当局显然没有放弃对港人争民主的"敌对"思维,更让人忧虑的是一种"红卫兵"的思维有可能对习近平发生的灾难性影响。

代表这种思维的是习近平非常喜欢的军旅作家金一南就香港问题的议论。金一南认为,香港的问题是中共没有搞"非殖民化",没有强行改街名、改教育、改语言、改制度。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qqgc/20141011114528.html 

金一南的疯话表明,在一个反文明、反人类的政治生态中,中共血腥的党文化,就像伊波拉病毒一样,不仅存在,而且还有爆发的可能。我们现在还无法判断,大陆社会对文革瘟疫的免疫力究竟有多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台湾和香港两个政治共同体的存在,是阻止中国文明自我毁灭最重要的文化资源的来源地。文革疯狂后,是香港和台湾帮助了大陆经济崛起。不难想像,对未来中国政治文化的改造,港台两地将再次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