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

黎学文:新極權下無人能倖免

最近,大陸當局展開新一輪抓捕,繼北京宋莊拘捕舉辦支持香港的詩歌活動的藝術家後,積極為被捕藝術家開展救援活動的宋莊四君子呂上、追魂、鄺老五和張海鷹也相繼被抓。截止到目前,北京宋莊藝術區被捕人數已達13人,創下了當局在同一區域內進行人權迫害的新紀錄,宋莊藝術區活躍的良心藝術家群體幾乎被一網打盡。與此同時,10月9日,維權學者、知名NGO組織傳知行經濟社會研究所創始人郭玉閃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刑拘。與其同時被拘的還有紀錄片獨立製片人、民間公益行動者寇延丁,立人大學總幹事、青年學者陳堃,傳知行負責人黃凱平,北大美術編輯詩霖等人。
據《紐約時報》統計,本月已有超過50名異見人士、溫和改良派學者被抓。有媒體則報道說,「在香港雨傘革命期間,已知的被捕知識分子人數已超過『茉莉花革命』時期」。目前雖然不清楚郭玉閃等被抓的真實原因,但從當下的大規模整肅來看,顯示當局有借抓捕支持香港的公民群體之機來掃蕩民間活躍分子的態勢。對宋莊四君子的抓捕是如此,對郭等的抓捕亦可作如此推想。
郭玉閃和寇延丁的被抓在大陸社交媒體上引起較大反響,微信圈裏充滿了悲情之聲,有學者更是發文為其鳴不平:你怎麼捨得迫害這麼好的一個人?事實上,這麼多年,當局對民間的打壓,無論是維權人士,異議群體,還是街頭行動者,那些被抓捕的人無一個不是好人。在維穩當局眼中,你所持的立場已經不重要,只要你越過了他們圈定的紅線,早晚必將你收入獄中,當局的紅線會因各種事件和趨勢的變化而有所波動,但整體的高壓幾十年未有根本性的變化,這是極權體制的本性使然,只不過,新極權對民間的文攻武衛在這兩年間更顯狠辣而已。
民間對郭玉閃的熱烈聲援自然有因,首先與郭多年來的堅守與作為密不可分, 2012年,郭玉閃曾協助陳光誠成功逃脫,獲得「閃電俠」美譽,後被軟禁達幾月。在圈內,郭玉閃以多年奔走在行動線上善於與維穩人員周旋而著稱。其主持的著名NGO傳知行長期開展學術研究和民間維權,推動社會建設,口碑甚好。另一方面,郭玉閃的被捕之所以引起很多人尤其是以溫和漸進理念自居的人群的悲嘆,還有著「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的心理原因。在他們看來,郭這麼多年踐行的「中間道路」符合他們的公民社會轉型路徑想像,寄託著他們一直鼓吹的社會改良的理想圖式,郭一度被認為是改良漸進轉型論的標杆性符號,儘管郭本人未必完全認同這種附會其身的理念投射。郭玉閃自成功解救陳光誠事件後就成為當局眼中釘,他自己也很清楚早晚會遭到當局的報復,去年秋天他接受採訪時曾戲言道:「我的朋友們開玩笑說,共產黨欠我一次監禁。」儘管郭玉閃近年來已經刻意低調,然而一語成讖,他仍然無法逃脫新極權的魔爪。
而此番被拘捕的寇延丁女士更是多年來行走在公益之路上的傑出人士,她秉持「行動改變生存」的信念,像苦行僧一樣默默的參與社會建設,沉潛底層,心系弱者,翟明磊在《我所認識的寇延丁》中描述道:「行動者是悄無聲息的,行動者是能隨遇而安的。我們睡在板凳上,我們曾冷得發抖,但從未讓心中的火熄滅過。」寇延丁女士行事低調,平時幾乎不談政治,卻依然遭到拘捕,如同她在文中的自白:「在這個世界上,總會有這樣一些人,他們對自由的渴望超過了對安全的期待,會在迷惘、探索、徬徨之後走上一條真正屬於自己的路。」寇延丁女士一直走在屬於自己的路上,然而那條路的盡頭卻是當局的迫害。
民間公益和各類NGO組織在大陸勃興以來,曾被寄予很大希望,認為這是一條建設公民社會承擔社會轉型重任的康莊大道,然而隨著鄧飛的免費午餐被收編,一些更具有獨立性和理想主義色彩的公益組織如立人圖書館相繼被取締,移情投射於民間公益的不可承受之重的理想化藍圖隨之灰飛煙滅。寇延丁女士的被捕不過是最新的一個殘酷的案例,如此殘酷的現實語境應該足以可以提醒人們:在新極權的維穩系統面前,民間公益的天花板穹頂始終高懸著專政的利劍,任何建設公民社會的社會行動都遲早會被打壓。
對此,評論家莫之許有過清晰的論述:「市場新極權條件下,體制同樣需要如此,一方面,從專政的延續而來,對於體制劃分出來的敵人,以反顛覆的名義,打擊從未停止;另一方面,體制既需要市場提供活力和養分,但市場化不斷創造出來的新社會階層,又在侵蝕著體制的一致性,新社會階層及其偏好給體制一致性帶來的衝擊,是體制所無法容忍的。在所謂顏色革命的恐懼下,越來越需要在體制與社會之間建立一道防火牆或者隔離溝,以強化體制的一致性和凝聚力,在這種情況下,那些一度不被認為是體制敵人的中間地帶,也就進入了體制打擊的範圍。這就是市場新極權的打擊邏輯,以反顛覆的名義,不容忍那些公開的反對;同時,為了體制的一致性和凝聚力,為了一條船主義(竟無一人是男兒),既要對內部人員加以整風,也要杜絕新社會階層及其偏好(普世價值對體制人員的侵蝕)。當前反腐運動和針對民間智庫、維權律師、家庭教會進行升級打壓,分別展現了這兩個企圖。」
專政無例外,新極權下無人能倖免,在專政者眼中,民間行動者是必須始終予以高壓,非除之而後快的敵人,只要你關懷社會,踐行理念,你或早或晚會成為當局的打擊對象。認清這一點,可使我們對新極權的面目有更清晰的判斷,不再迷惑於虛假希望,不再心存曖昧幻想,而是立足自身,廣結同道,構建自主性的抗爭主體,迎接未來可能更加殘酷的挑戰。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