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9日星期四

暗度陈仓:瑞典对华出售军事技术——电视曝光丑闻协议中止(茉莉)

在经过长达一两年的艰难调查之后,瑞典公共电视台《审查任务》终于于今年九月三日推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节目。该节目揭露瑞典国家国防研究中心( FOI)违背欧盟的对华军售禁令,以暗渡陈仓的方式,借由皇家理工学院(KTH)作为中转手,向中国航空研究院(CAE)出售一款名为"Edge"的军事技术软件。该软件可被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电视曝光后,瑞典舆论大哗,这个事件被视为近年来最大的丑闻之一。议会立即开展调查追究责任。两天后,在社会的谴责与压力之下,皇家理工学院被迫撤消与中国已进入谈判高级阶段的Edge协议。

◎ 森林神秘爆料人和英国军工厂

电视节目一开始,银幕上出现的场景是位于斯德哥尔摩郊区森林的一个荒废工业区。和记者约好见面的"深喉"——一位神秘的知情爆料人就隐藏在那里。调查记者斯文·伯格曼嘱咐摄影师说,只拍摄森林的环境,不要拍这位爆料者本人的影像。
"深喉"对记者说,他担心FOI会寻找泄露秘密的人,但是这件事必须公开。"他们( FOI)会说和中国只是普通的科研合作,不是用于军事的,一切正常。他们将要欺骗你们,继续掩盖真相。"记者斯文说:如果这位泄密人的证词是真实的,那将意味着,瑞典当局使用替身的方式,和独裁者合作,做出了一个极具争议的决定。
然后镜头转到上个世纪上半叶,伦敦西部的一片旧工厂。解说词说,要理解现在瑞典发生的故事,必须了解当年的历史,在反对纳粹德国的空中战役中,这个研究空气动力学的英国工厂发挥了重要作用。英国军事航空专家威尔逊向瑞典记者解释,他们怎样测量空气的力度和速度,就像鸟的翅膀中的羽毛,每一根羽毛都起有意义的作用,这就需要数学家做空气动力学计算。这是非常非常复杂的技术。
在2014年英国范堡罗航展上,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航空航天专家、军事和武器制造商。瑞典"审查任务"的记者趁机请教了一些军事分析家。 来自美国Breaking Defense杂志的防务新闻主编科林·克拉克说:"自五十年代起,中国人开始非常积极地建立高度现代化的空军,他们已经推出了第五代战机。这是一个世界纪录,是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
瑞典人认为,中国正在追赶美国的领先优势?2⑼度氪罅孔式稹F渲幸桓瞿勘瓯蝗衔牵?2020年之前挑战美国,其重点是台湾岛,那是美国承诺保卫的地方。另外有专家认为,中国发展空军,不仅着眼于亚洲,而且是要具有全球性的力量。
也有来自他国的军事专家提出疑问:为什么中国对瑞典的一个软件有兴趣?在庞大的世界防御系统中,这只是一个很小的飞机。有专家回答说:瑞典地方很小,没错,但在军事上非常强大,特别是航空工业,瑞典花了50年时间,建造了世界最先进的的军事航空业。
                     
                       (瑞典鹰狮双机编排起飞)

◎ 八人保密会议,众人集体失忆

这是一场在全球范围内的军事技术竞争。瑞典萨博公司(SAAB)所开发的第四代战斗机——鹰狮,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之一。Edge就是用于该战斗机的一个软件,瑞典国家国防研究中心用了15年时间研究开发出该软件。对华出售这个软件就是这个故事的开始。
早在2009年,瑞典国防研究中心(FOI)的研究人员访问北京,中瑞军事交流就拉开了序幕。中国方面向来访的瑞典科研人员表示,希望获得中国所缺乏的东西——瑞典很特殊的密码:Edge软件。
同年,在布鲁塞尔召开了一次有关空气动力学的会议。几天后,一个中国代表团前往斯德哥尔摩。关于向中国出售Edge的谈判自此开始。在中瑞双方你情我愿之外,存在着一个比较麻烦的障碍,那就是二十多年前签订的欧盟对华军售禁令至今仍然有效。
对FOI来说,要把Edge出售给一个很有争议的买家——世界上最大的独裁政权,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他们必须想办法暗渡陈仓。2011年2月的一个上午, 在FOI的一个办公室,围着长方桌坐着八个人,他们大多是该机构的科学家和中层管理人员,其中有两位负责人。他们被告知FOI高层所作出的决定。
根据记者所了解的,那个八人会议讨论的内容是,为了绕过欧盟对华军售禁令,向中国出售Edge,瑞典国防研究中心考虑吸引皇家理工学院参与,向其转让Edge的许可权。
与皇家理工学院进行名义上的科研合作的,是中国航空研究院(CAE)。CAE属于中国航空工业,一个巨大的企业集团,拥有超过十万名的员工,生产中国所有的军用飞机。西方专家认为,CAE绝对不是一个纯粹的研究机构,它的主要目的是开发用于军用飞机的技术。 
            
                         (瑞典国家国防研究中心(FOI)

     《审查任务》的记者一次又一次地在银幕上展示那个会议室的模拟图,八个与会者所在的位置。当记者联络那些参与者,请他们说说当时会议的内容,大部分人都患上了紧急失忆症。有人回答说:"我没有这个记忆!"有人说:"我不记得了。"还有人干脆说:"我不想谈这件事。"

 ◎ 为何皇家理工学院会被选为中转手?

毫无疑问,皇家理工学院被FOI选为中转手,是由于这个大学的民间学术机构身份,可以做一个美丽的门面。作为瑞典国防军事研究机构的FOI不能公然违背欧盟对华军售禁令,但民间学术机构却可以用"学术合作"的名义,绕过禁令,去和中国进行军事技术交易。
皇家理工学院当然很愿意利用这个机会赚钱。据内部信息显示,皇家理工学院在获得 FOI转让的部分Edge程序之后,就和中国航空研究院(CAE)签署了Edge程序转让协议。
这个软件转让的事件还有更复杂的背景,那就是很著名的"沙特事件"。2012年的春天,瑞典广播揭露了一个很大的秘密,即FOI违背本国法令,计划帮助沙特阿拉伯建立一个反坦克导弹的武器工厂。当时 FOI利用了一个虚拟的冒牌公司去和沙特人做买卖,没有按照政府机构信息公开的原则公布这个项目。
两年前发生的"沙特事件"被揭露,被视为无冕之王的瑞典记者迫使国防大臣托尔格福什辞职。之后,瑞典政府被迫宣布终止和沙特之间的违禁买卖业务。正是在沙特丑闻曝光后,FOI寄望于与世界上最大的独裁国家作交易,他们急于寻找替身,加速与中共军事技术合作的速度。
令人痛心的是,尽管沙特事件给瑞典人敲响了警钟,当时就提出了应避免与可疑合作伙伴结盟的问题,但是,瑞典国防研究中心FOI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再次犯下相同的错误。据说是因为政府削减军事经费,FOI只能从政府那里获得部分预算资金,其他经费必须自行筹措,所以 FOI除了向国内和欧美国家推销自己的产品之外,也转向那些盼望获得先进军事技术的专制国家,这被视为是解决经费问题的一个办法。
因此,选择皇家理工学院做中转手,是瑞典国防研究中心(FOI)的如意算盘。根据瑞典记者掌握的一份内部文件, FOI向皇家理工学院转让部分Edge,也可能不仅仅是为了与中国做这桩买卖,还可能计划把这个技术出售给其他敏感国家,即一些由于某种原因不容许出口军事技术的国家。
               
                FOL的负责人被国会传讯,要求说明转让Edge的真相。)
◎ 各党派表态和国防大臣的尴尬

《审查任务》的节目主持人在调查期间采访了瑞典各党派议员,就欧盟对华军售禁令一事询问他们的态度,所有议员都一致表示支持欧盟的禁令。
基督教民主党的议员西瑞说:"欧盟对华军售禁令对瑞典仍然有效。议会曾经对有关武器出口的问题展开辩论,朝野双方都同意:瑞典支持欧盟对中国长期的武器禁运。""与军事有关的任何产品,我们都不应该出口到中国。 "
温和党的尼尔森说:"欧盟对华军售禁令是否应被取消,取决于中国在人权、尊重法治和民主方面能否迈出一大步。"人民党的克里斯特说:"由于中国的情况没有改变,我们支持继续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
左派党的汉斯·林德说:"我们认为没有理由放弃这一武器禁运。我认为,我们必须看到,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强大的专制国家,这是重要的。那么我们既不应该出口武器给中国,也不应和中国进行军事装备研发方面的任何合作。"社会民主党的乌尔班说:"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出售任何物质或军民两用的任何产品给中国,也不应与中国进行任何类型的国防科研合作。"
      九月三日,丑闻一曝光,就如扔了一颗炸弹,瑞典舆论立即喧哗起来。绿党立即向国会宪法委员会投诉国防部长卡琳·恩斯特和教育部长扬·比约克隆,其理由是,根据"审查任务"电视报道的信息,FOI利用皇家理工学院去和中国进行秘密合作,使中国获得能够发展核武器的软件。这个事件需要国会有关部门做一个彻底的调查。即将成为首相的社会民主党主席斯特凡·罗文也呼应说:"政府应该接受调查,把所有的底牌摊在桌子上。"
国防大臣卡琳·恩斯特出现在电视上。尽管这位大臣有过长期的政治生涯,是经验丰富的政治家,但她这次在电视上显得紧张而尴尬。无论主持人提出什么问题,她一次一次地重复她的回答,说她已经询问过FOI的负责人,说媒体的揭露是"没有根据的指控"。这样的内容居然重复了十一次。
卡琳·恩斯特的表现被嘲笑为"经典的鹦鹉"和"机器人"。由于这位国防大臣没有诚实回答问题,她的表现被视为是一次"政治自杀"。虽然瑞典外交大臣矢口否认政府知情,但右派联盟的执政党因此遭遇信任危机。十一天后正值瑞典大选,这一届政府被选民选下台来。
    
                  (被嘲笑为"经典鹦鹉"的瑞典国防大臣卡琳。)
尽管朝野各方都重申瑞典绝不向中共出售武器的既定政策,但是,人们不能不考虑FOI一再违法向专制国家出售技术的原因,即国防研究中心缺少经费的问题。即将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和即将离任的温和党都表示,他们将要增加国防研究经费,以避免再发生类似事件。

◎ 中国大使馆发声,呼吁欧洲包容专制

在斯德哥尔摩人声鼎沸之时,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和中国航空研究院(CAE)对"审查任务"的揭露发表了评论。这两个回应都登载在"审查任务"的网页上,但几乎没有瑞典媒体在意中国人的评论,因为他们忙着找本国政府的麻烦。而笔者作为接受这个节目采访的中国人,饶有兴趣地重温中国式的官样文章。
代表中国大使馆用英文发言的是政务参赞李俊峰。这位先生一开始就强调,中国不能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因为它不适合中国,甚至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他引用了"橘越淮而为枳"的典故,说明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社会主义才适应中国。然后,李先生开始回顾自1911年以来中国推翻几千年君主专制的漫长历史,到今天中国经济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的成就。
在给瑞典人上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光荣历史一课之后,李先生又大力赞美本国政府"正在更加积极地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他例举中国政府在柬埔寨、马里、索马里等地的维和行动,以及在叙利亚、朝鲜和伊朗核问题等地区所扮演的角色。
针对欧洲人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出售武器给中国是否会影响亚洲地区的和平?李先生也做出了解释。他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与一些邻近国家在领土和海洋权益方面存在争议。然而,这些问题是中国整体外交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全部。它们只是支流,不是主流。" 李先生并代表中国政府保证,他们会通过谈判和协商,和平解决与邻近国家的冲突问题。
在其回应的最后,大使馆政务参赞模仿了李克强2012年5月欧盟之行的发言《中国对中欧关系充满期待》,引用了一句中国俗语,"隔道不下雨,百里不同风",借此呼吁一个包容的欧洲"求同存异"。
此外,中国航空研究院(CAE)的白文先生也发表了评论,表达他对"审查任务"节目的不满。白文先生被瑞典人认为是代表CAE与KTH合作的人,但他拒绝回答"审查任务"的问题。此时,他声称他本人不能代表CAE??

◎ 流亡者发表异议,瑞典方撤消协议

     尽管中国大使馆呼吁欧洲对他们专制政权要"求同存异",但他们决不允许中国公民对本国政治持有异议,也闭口不提欧盟制订对华售武禁令的背景——血腥的六四大屠杀。因此,"审查任务"电视记者采访了两个中国人——长期流亡瑞典的陈世忠先生和笔者本人。我们在接受采访时回忆六四,谈我们对欧盟对华军售禁令的看法。在六四25周年那一天,两位记者追随我们一行四人前往驻瑞典大使馆,拍摄我们在大使馆门前的抗议活动。
              
               (我们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门前抗议。右一为陈世忠,左一傅正明,左二张裕)
当我们回忆1989年春夏之交的时候,电视上再次出现当年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的镜头,长安街上王维林挡坦克,军人滥杀无辜,枪声、鲜血,被坼除的民主女神像,关于死伤者的证词。然后主持人说:"今天在同一个地方——天安门广场。二十五年后,中国仍然是共产党和军队保持铁腕的国家。在大屠杀后欧盟实施的武器禁运,一直持续到今天。 瑞典国防机构与中国的独裁政权协作,明显地违反了瑞典的底线。"
从2006年起,陈世忠先生就关注欧盟对华军售禁令,他发现欧盟国家里有人主张出售武器给中国,因此一再向瑞典政府呼吁:不要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陈世忠先生曾在一个会议上做了八分钟的发言,有理有据地阐述为什么不能向中国出售武器和军事技术,当时瑞典的国防大臣列妮·比约克隆很亲切地拥抱了他,表示同意他的观点。
"审查任务"的报道也引起了美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关注,瑞典人担心这个事件会引起西方伙伴的抗议。尽管皇家理工学院坚称,说他们与中国的Edge软件合作谈判只涉及非军事的商业用途,例如加强汽车的空气动力学性能,但瑞典不扩散和出口控制局认为,Edge软件可能具有民用和军用双重用途。
在电视曝光两天之后,皇家理工学院的院长彼得·库德穆勒松宣布,该学院中止与中国CAE的所有的协作,即时生效。此外,瑞典议会已经传讯国防研究中心( FOI)的负责人扬奥洛夫·林德,要求他如实说明真相。
---------------------——————
原载香港《争鸣》杂志2014年十月号, 发表时有删节
万维读者网-瑞典茉莉博客:http://blog.creaders.net/Swemol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