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

管见:习近平昧于现实之变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习近平,这位痴迷于梦境的总书记,内学毛邓,外效普京;口中怒斥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内心里对生产力及生产关系的实际状况与变化根本不在乎。他随心所欲地倒行逆施,尤其是,对本性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竟然以"安全"的名义,变本加厉地压制、封锁。
甲午年大势清晰可见

今年是共产中国的六十五周年,农历为甲午年。上一个"甲"年,是十年前的甲申年,在它的最后一个月里,赵紫阳逝世,而再前面的那个甲申年,郭沫若写了《甲申三百年祭》,讥讽地暗批国民党,毛泽东则拿它来告诫共产党人,不要象李自成那样被胜利冲昏头脑。

中共没有像李自成那样被打垮,它以它的专政理论与实践,如今已成为一个庞然大物,把持着党国,控制着党军。这时候,胜利是否冲昏它的头脑,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不过,它倒是很需要经常地、不断地颂扬它的那些胜利,同时,尽量回避它遭到的挫折、失败,尽量回避它造的罪孽,以证明或者避免伤害它的"伟大光荣正确"。

中共的第一位总书记陈独秀,奉共产国际斯大林之命而行事,遭到失败后承担责任而下台。他对共产专制的黑暗有切身体验,对托洛茨基之批判斯大林专制在思想上有共鸣,于是成为所谓"托陈反对派"的领袖,实则开了中共领导人反思共产专制之先河。

此后,经历了数十年,直到毛泽东逝世,华国锋与中共元老联手,击败失去了毛泽东的文革派,带领中共走向改革开放。之后的两任总书记胡耀邦与赵紫阳,在相当程度上再现批判思维,不仅为改革开放在经济中打开了局面,在政治上,则以平反右派、推动思想解放,突破"左"的束缚,终于在中共十三大上,展现了政治改革的强劲势头。

邓小平真正的"设计"手笔

邓小平支持了多项重大改革,特别是农村中再度兴起的自下而上的土地承包浪潮,赢得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声誉。然而,他真正的"设计"手笔,一是为改革开放设下"四项基本原则"的束缚框架,二是当自下而上的公民社会抗议浪潮出现之际,他毫不犹豫地站到中共保守派一边,动用军队镇压民众。不过,邓小平比毛泽东幸运的是,他对自己的最后的罪孽,争取到了他的补救的机会──尽管他重申中共十三大精神已于事无补,但是他力挺市场化改革,为避免"有计划的市场经济"退回到"有市场的计划经济",总算尽了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矛盾,是国有体制与现实生产力的性质及其发展的矛盾,而市场经济在中国进入了它的长期发展阶段,这时,情况有了新的变化。

国有体制的支配地位,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支撑下仍维持着,并且在市场化进程中逐渐变形,衍生出一个更贪婪、更善于隐蔽和伪装的权贵资本集团,党政要员家族在其中纵横交错,同时,党政官僚集团上行下效,贪腐恶性发展,并向全社会蔓延。

与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社会的生产力,因为市场化改革开放,因为市场经济全球化进展,即使仍在国有体制束缚之下,也呈现出勃勃生机。

农村土地承包,农业家庭经营,一小步的自由,释放出农民的生产热情,农民进城逐渐形成规模,土地承包经营也随之逐渐改变其规模。以此为基础,即使对农业经营的行政干预又有死灰复燃之势,特别是强征土地成为"三农"顽症,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到目前为止,尚未能改变农业发展的基本态势。

民营农业再度复兴,为中国发展奠定了基础,与之相伴的是民营制造业复兴,号称"中国制造"以及"中国创造",全球瞩目。消费品市场活跃,要素市场随之而起,特别是其间的房产市场搅动消费与投资,市场在发展中的决定性作用已无可置疑。更有意义的是,中国市场复兴之际,恰逢高科技革命的浪潮涌来,特别是互联网迅速发展,对越来越多的经济领域显现其深刻的影响,甚至逐渐地改变经济的格局。

"自古忠臣多逆子"

党政官僚竭力抑制"看不见的手"对资源配置的作用,加之权贵集团在市场上兴风作浪,这意味着,市场经济在中国已有所发展,但其自由化之路还很长,曲折与起伏在所难免。"民进国退"大势业已形成,而"国进民退"不时地借助经济繁荣而还魂,一旦出现则政治意味浓厚。可以说,国有制目前对农业难有作为,对制造业有心而力不足,而在服务业,特别是位居中枢的金融业,则政府垄断,且权贵盘踞,依然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因而,尽管国有企业一再地证实其不合理性,其阻碍发展的性质世人有目共睹,却还在充满自信地顽固生存。

在这个新的甲午年里,大势清晰可见,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据说对昔日甲午之败刻骨铭心。他内学毛邓,外效普京,以强硬示西方,对子民则力求恩威并重,顺者昌逆者亡。这位痴迷于梦境的总书记,口中怒斥所谓"历史虚无主义",不时地颂扬创新,内心里,其实对生产力及生产关系的实际状况与变化根本不在乎。他随心所欲地倒行逆施,尤其是,对本性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竟然以"安全"的名义,变本加厉地压制、封锁。

人们感念其父,对习近平曾抱以厚望,岂知"自古忠臣多逆子"。其实,开明的习仲勋老人,或许能有个集毛邓之暴虐于一身的儿子,甚至成为共产"千古一帝",那才叫有意思呢。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