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王思想:「人口紅利」是一個無恥的詞彙


中國經濟的衰退已經非常明顯,這使得某些「經濟增長至上」的人,和另一些「人權至上」的人合流,不斷呼籲要放開生育政策。
衰退是因為人口紅利消失,這個論斷很是莫名其妙。中國經濟衰退的原因,非常明顯,次要原因是世界經濟部景氣,對中國出口需求下降;主要原因則是中國經濟結構及其不合理,依靠低價出賣資源、低價出賣勞動力、忽視環保這三大法寶,進行低水平生產,遲早走不下去。
有人說,目前市場上出現的民工荒可以證明人口紅利的消失。這幾年廣東等低確實出現了民工荒,但這不意味著勞動力缺失。廣東依靠承接香港來料加工等行業發展加工經濟,吃的是勞動力差價,一旦工資成本上升,企業無利可圖,所以企業主不願意增加工資。在其他地區凸顯勞動力相對優勢的情況下,廣東這種生活高成本的地區失去對勞動力的吸引力是自然的。就像某些產業從香港、台灣、日本轉移到廣東一樣,廣東現有的一些產業必然轉移到中國內地。這是產業梯度轉移的必然趨勢,與人口紅利無關。
可以舉一個反例。儘管很多人妖魔化富士康公司,但各地政府對引進富士康仍然非常急迫,為什麼?因為富士康解決了大量人口的就業問題,減少了社會矛盾,使得地方政府維穩的壓力大幅度降低。如果勞動力真的短缺了,各地的富士康就無法生存。富士康這樣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吸納了大量的勞動力,應該被我們感謝,而不是妖魔化。
「人口紅利」是指一個國家的勞動適齡人口佔比較大,撫養率比較低,可以促進經濟發展。這個詞彙,來源於西方經濟學家,卻被中國某些學者大量引用。是因為那些學者無法解釋中國這種體制為何能造成經濟持續增長,於是就把原因歸結為人口紅利。他們的這種解釋,抹殺了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成績,也掩蓋了中國經濟的深層次問題、體制問題。
《紅利消失或意味著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時代終結》之類的文章,將改革的思路引向歧途。
「人口紅利」一詞引入中國後,迅速成為一個非常不道德的概念。這個詞,將人視為工具,彷彿人是為了給國家創造GDP而存在。那麼,人們的生活呢,重要嗎?
中國號稱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實際上多數地方都是荒山、沙漠,適合人類居住生活的,也就那麼一點點土地。在狹小的平原地帶,擁擠著接近10億人,彼此搶奪資源,人人生活艱難,在這種惡劣的局面下,竟然哀嘆人口紅利的消失。難道要讓中國繼續增加3億人、5億人才罷休?
今天,我們可以增加1億勞動力,來繼續維持低層次的所謂「增長」、「繁榮」,那麼,以後呢,在這1億勞動力年長之後,再繼續用2億人口去維持所謂人口紅利?……如此反復下去,100年後中國會有30億人嗎?這不是成了「龐氏騙局」嗎?
我一直堅持認為,中國應當限制人口增長。一些自由派朋友攻擊我,說我為計劃生育政策鼓吹。我想說的是,我認為中國這塊貧瘠的土地、稀缺的水資源無法承納10億以上的人口,為了國民的幸福,必須減少人們對資源的搶奪。當前計劃生育政策中的強制、暴力現象,我從未支持。生育權確實是政府不可侵犯的人權,但是我們是否可以通過某種柔和的方式限制人口增長呢?這是另外一個重大話題了。
人口或許不應被視為負擔,而首先,人口絕不能被稱作「紅利」。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