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2日星期三

曾伯炎:撕下“中国特色”这画皮

图:(左)斯诺与毛泽东在一起



马克思这旗帜包不住他们的污浊,又添一靣中国特色来遮蔽,所谓"中国特色"包藏的只是中南海当政者死不愿放弃的专制权力。


我写过"爱国主义这狗皮膏药"后,感到以民族主义化装的"中国特色"更应说穿,当今,这言必称中囯特色,实是用话语筑一道长城,去抵御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认为马恩列斯毛主义洗脑失效,这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这麻药还可迷魂救急,便不再天天念马经毛经,改舞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之旗了。

用其昨天的言论打其今天的耳光

10多年前,笑蜀就用毛共在延安长篇累牍的民主之言,去揭穿他们进北京的专制独裁之政,他编辑的那本《民主的先声》全是用共党昨日说的,揭穿他们今天做的,令毛共们十分尴尬与狼狈。现在有必要用他们祖宗和他们自已讲的国际主义,曾批判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来刮他们的耳光了。
请看列宁说的:
 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腐朽的臭味来。——列宁(我党宪法规定的领导思想创造者,苏维埃的缔造者)而两百多年前英国的塞缪尔,约翰逊说得更到位,他的名言是:爱囯主义是流氓的最后避难所。就这两位前人的两句老话。就把今天共党御用刀笔美化"中囯特色"的千篇万篇著述,全批成垃圾了。

最早讲中国特色的是乾隆爷哩

其实,百多年前中国的皇帝,早就在讲"中国特色"了。乾隆皇帝讲中国特色,就是坚持英国通商大使马戞尼晋见他,必须行跪拜礼。慈禧讲的就是:鼓励义和团灭洋教杀洋人,以她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去卫皇权,抵御洋教洋风。这百多年前讲"中国特色"的两皇帝,即今天共朝皇帝的一靣镜子,一照,就现原形吗?不过,清朝皇帝只讲中国特色的民族主义,不是共朝皇帝,流行国际主义,就讲世界革命。国际崩裂,就讲中国特色了,老皇帝颟顸,新皇帝狡诈矣。
还有区别是:过去皇帝关着国门,不敢通商在讲,现在,是大开囯门大通商地讲。但是,只"师夷技以制夷"仍未变,现在,不是只欢迎进口高科技的技术,坚决抗拒现代民主自由的制度吗?甚至大清皇帝后来愿立宪了,今天北京的红色翰林还在积极反宪政哩,比政治,现代共朝皇帝,还不如女皇开明,慈禧在逃亡西安返京,不也颁布了立宪圣旨吗?

怎么中国特色里尽是腐臭的破烂

在世界民族之林里,中国,却有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特色,是自然的。但特色,有好的,也有坏的,例如中国的女人裹小脚,就是坏的,应抛弃。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几十年,在毛共破旧立新与兴无灭资革命运动中,尽灭好的,只留坏的,撕开 "中国特色"这张皮,一看,便是:
1,垂帘听政,毛泽东的话,叫退居二线,却要掌控一线,去听一线刘少奇的政。邓小平学老毛,也据军委主席,去听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的政。这种由汉朝窦太后闹的垂帘听政,到清朝亡于慈禧太后的垂帘听政,可是,打倒四人帮后,中共的十二大与十三大期间,在中共中央委员会头上,弄出一个顾问委员会,来集体与制度化垂帘听政,有百多个慈禧女皇做太上皇。这不是继承发展坏的中国特色,引出的内斗内乱,文革与六四,都与共党这坏中国特色相关吗?直到今天,江泽民垂帘听胡温的政留下一摊烂事烂帐,仍牵制新主手足哩。
2,皇族世袭,已演化为红族世袭。因为清朝只爱新觉罗一家世袭权力,红朝的红族,是数十家。而且,这世袭还是一层一层从省市延伸到基层,省市级官职,多由省市级官僚子弟把持,县乡级亦然。中国千余年科举制给平民百姓做官的平等竞争渠道,也被堵塞,又回到汉魏的门阀制度,成了诗人左思写的"世胄慑高位/英俊沉下僚"了。进一步堵塞人才的脱出挣出,能竟争于世界乎?能不将优胜劣汰机制颠倒为劣胜优汰乎?
3,官吏家臣太监化,因共党的制度,就由自上而下的任命制,代替自下而上的选举制,自然形成只对任命他的上司(主子)负责,就难如民主制,从总统到州长市长到议员,都要向他选民负责。因此,毛泽东的路线斗争相当于过去的清君侧。他从淸王明、博古,到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都要用他的亲信家臣家奴(太监式臣僚)代替。以致周永康在四川省委书记一任,也网络市委书记李春城及省部级的李崇禧、郭永祥等家臣。把太监奴性,变成党性通行官场还流行于文场,成为媚权棒官的文风。而毎一届上台新主,都要去为组织家臣家丁太监队伍费尽心机与计谋,完成自己统治系统建设,任期已到,又要去为自己权力系统不失权图谋,以便不遭异己者清算,这不很愚顽,很坏的那绅中国特色乎?
4,国库即皇库,这是帝制。今天国库即党库,且发展为国产即党产,而且把皇帝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变成莫非党土,更极端化。因为皇朝还尊重私有制下臣民的产权。共朝则在公有制下,假公济私,肆意攫取豪夺,那被失地失房的千万访民,在重复过去地主资本家被扫地出门的悲剧,岂非仍是中国特色乎?
在中囯特色这张皮里,包藏的是他们永远的权力与利益。当年在江西闹根据地,中共用的皮叫苏维埃。偏安陕北时,包的是联合抗日这张皮。都是披着羊皮,尽做狼事。他们还披过边区三三制民主选举的皮,新民主主义的皮,共同纲领的联合政府的皮,当然,马克思主义这皮披得最久,50多年前,南斯拉夫铁托的接班人吉拉斯就发现世界打马克思旗帜的,几乎尽不信马主义。美国左派记者斯诺就证实过毛泽东:说他没有马列主义,只有三国演义(说他玩国共日三国计谋)而今天中共的党徒到党魁,岂非大部信仰拜金主义乎?
马克思这旗帜包不住他们的污浊,又添一靣中国特色来遮蔽,但是,再怎么把革命的那些主义,换成民族主义的中囯特色,受骗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人,还看不出今天中国特色包藏的只是他们死不愿放弃的专制权力吗?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