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

【专访】鲍彤:評所謂〝非法占中〞(附:鮑彤批人大常委會的政改框架畸形)

鲍彤
2014年10月13日

香港占中运动还在继续,随着事情的不断发展,大陆的一些公民、维权人士、知识分子都公开表示支持香港人为了能够真普选而发起的占中行为和雨伞运动。但是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中共当局愿意看到的。自占中运动开始以来,已经有超过一百人因为声援占中被拘捕。

面对中共当局的疯狂打压,本台记者采访了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他表示对于当局的做法非常愤怒。以下是采访内容:


记者:我不知道您最近是否有关注香港占中的事情呢?

答:哦,最近有什么新情况呢?

记者:香港占中这个事情发生以来呢,在大陆这边,当局一直在不断的抓人。


答:对。

记者:前几天宋庄的十几位艺术家被抓了,这两天报导说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毕业,传知行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之一的郭玉闪,还有一些比较温和的知识份子也被抓了,想听您的看法。为什么当局会这么大规模的抓人呢?
答:对,你提出来的问题,我也听到一些类似的消息,就像你刚才所说的,我觉得这个事情值得关注。香港公民要求真普选,要求在真普选当中有权提出自己的候选人,这是正当的、合法的。说他们非法,本身就是无视中国的法律,也无视一国两制庄严的承诺。
香港居民特别是香港学生为这个事情奔走、呼唤这是正义的,理应得到一切维护正义人的声援,那么何况在大陆呢?大陆的人、大陆的公民为香港的义举发声,这是理所应该,这也是大陆人的义务,也是大陆人的责任。香港人能不能得到自己的公民权利,跟大陆人能不能得到自己的公民权利是息息相关的。不可能设想,在一个党的领导下,香港得不到公民权,大陆的人能够有充分的公民权,这是不可能的。
当香港人提出来要普选的时候,这同样也是大陆人的希望。大陆的名字叫做人民共和国,已经60多年了,这个人民共和国哪一次进行真正的、像样的选举呢?一次也没有。枉费人民共和国,颠覆了人民共和国,这是非常不应该的。

过去人们往往以这样的借口说〝中国很年轻〞,年轻吗?
60岁还年轻呀。这个话说给小孩子听,小孩子都奇怪,60岁的人还是个小孩子?过去总是说中国(人)文化程度低,现在是崛起了,文化程度不低了,特别是香港,教育的普及率已经达到了这么一个程度,如果香港这么一个地方不能进行普选,请问全世界什么地方可以进行普选?这是荒唐的。由此可见,所有问题提出来都只不过是借口而已。

借口什么?就是剥夺你们的选举权,选举权剥夺不了,就剥夺你们的提名权,剥夺你们候选人的提名权,这个事情非常荒唐,跟文明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它理应得到抵制。所以香港港人的抵制是正当的、正义的、合法的。

港人要求自己有充分的普选权,预选人的提名权,这是合法的。更何况这是中央政府有承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请问港人治港连候选人都不能提名还叫什么港人治港?这不是欺世盗名吗?所以这件事情做得出来已经是脸皮厚到什么啦。现在既然把这些主张正义的人加以压制,电台上、报纸上天天说是人家是〝非法的〞。我看他们就不知道什么叫法律。

我很高兴,中共中央四中全会要开会了,要讨论什么叫依法治国了,我很想知道他们所说的依法治国是什么法?依法治国难道就是依法剥夺人民的选举权吗?依法剥夺人民提名候选人的权利吗?难道可以剥夺港人治港,港人要求自己选举的权利和呼声吗?这个事情非常荒唐。

现在大陆屏蔽这个新闻,只是说香港有人〝非法游行〞,根本不说香港人提出来的问题什么,根本就没有提出来人大常委的荒唐的决定,人大常委剥夺香港人提名候选人这样荒唐的行为,这个根源就不说,一天到晚在那胡编乱造,每天晚上都说〝非法占中〞、〝非法占中〞,我不知道这些广播员一边说这个话的时候,良心在说什么话?

现在问题是这样,北京有一些知识份子很偶然的知道了香港的事情,他们支持香港人要求真普选的正义要求就被抓起来了,其中有艺术家、有社会活动家、有编辑像他们这些人是极少数能够知道真相,又非常勇敢的能提出自己的见解,维护香港人普选的权利,实际上也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利,维护全大陆的权利,包括我们被剥夺了60多年的权利。

一个名为共和国的国家,不准人们维护选举权,这样一个国家是什么样国家,我非常愤怒。如果这些人都被逮捕,那么把我鲍彤也逮捕起来吧。我请你把这个话说出来,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吗?一个共和国的国民,维护共和国公民的选举权,维护公民在选举当中提出候选人的提名权,居然是非法的,那么请问,这个国家是什么国家,这个国家还是共和国吗?还是民主制度吗?还叫人民吗?我看不如叫独裁国。非常不像话,我希望做这样事情的人马上、立即忏悔、改过,如果不改正的话,还用这种方式进行下去,要记载在历史上的。他以为抓人就可以压住人,那么中国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大监狱,可以把13亿要求自己有真正普选权的人都抓起来。我希望这件事情是他们认识做错了,那很好,那就改正,我不希望他们坚持错误,我希望看到他么看到自己错误而脸红,我希望做这种事情的人还有良知。

马上中共就要开会了,他们开会的名称叫做中共中央四中全会,他们讨论的题目叫"依法治国",我想请他们能考虑一下,什么叫法?法应该是保护人民的,法如果是侵犯人民的权利的,就不叫法。只有保护人民的才叫法。依法治国就是依法保护人民应有的权利。包括他们政治上的权利,经济上的权利,人身权,言论权,示威游行权,发表意见的权。(剥夺民众权利)这种事情做了几十年还没做够?

我请你原原本本把我所说的话,用文字放在网上。

(新唐人记者田净10月13日报导,原載中國觀察)

【附录】
鮑彤批人大常委會的政改框架畸形

(記者楊倩報道)趙紫陽前秘書鮑彤日前接受《蘋果》電話專訪時狠批香港普選方案畸形,不認為中央有意向民意妥協,港人必須創新突圍,預備長久戰。「香港的普選辦法我看不懂!我六七十年前參加學生運動,當時知道普選就是普遍的、平等的、直接的、不記名的。我們向國民黨要求普選,就是這四點」。

對於人大常委會的政改框架,這位人在北京的81歲前中共頂層智囊說:「奇怪至極!香港哪些人適合當公僕,居然香港人不知道只有中央知道?那到底是港人治港還是中央治港呢?中央治港有沒有法律有沒有憲政根據?不討論憲法基礎,我們先搞清楚選舉是甚麼!中共認為最理想的依我看是:沒有選擇的選舉叫選舉、中央操縱底下的兩制一黨最好吧?」

「中央要港人讓步妥協」

鮑指中共從來不容真選舉,「至今我看不出中央有讓步的意思,它是要港人讓步妥協。我寫了三篇佔中,政府說這個題目不能再寫。現在港人正在寫這篇大文章,不是用筆,而是用腦子和行動在寫,我相信會寫好的」。問到鮑有何建議給港人?他自嘲:「慚愧我一事無成,你怎能問道於盲呢?」

「1989年以來我沒有看過一次政府在大問題上讓過步。」鮑提醒港人認清對手:「一般意義上公僕和政黨是民意導向的,但中國的黨是不怕丟選票的。我們不能暴力起義,毛澤東的造反有理是野蠻、不文明;但文明國家的東西對這個國家又不起作用。所以要創新,港人面對一個很艱難的事。」

對於佔領行動,鮑認為:「不一定非要統一行動、統一意志、統一領導。又不是共產黨。抗爭可有別的方式?每人自行判斷,選擇自己認為有效的。」

鮑又認為經此一役香港從此多事:「這『多事』是積極的意思,從此活躍起來,推動每個人思考問題。矛盾不是掩蓋起來能解決的。歷史就是全社會每個人發揮自己能動的作用,不一定朝同一方向,而是在互相制約又互相合力的情況下一點點進步。」


記者問:「會出軍鎮壓?」

鮑答:「當然現在和25年前不同,信息更暢通;香港和大陸也有不同。但任何一種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記者問:「中央挺梁?」

鮑答:「我不知道梁,但我知道中央是任何人都可以放棄的。放棄劉少奇的時候林彪拿出來用;打完劉少奇後,林彪又放棄了。」

(原載蘋果日報  要聞港聞  2014101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