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5日星期三

吳志森:《蘋果》被圍 唇亡齒寒

图:《苹果》员工無懼打壓,堅守崗位

壹傳媒集團被大媽圍困,《蘋果日報》的出版發行皆受影響,在香港引起的反應,與事件的嚴重性不成比例。
香港的主流傳媒,有一種極壞的傳統,因為競爭,對手出事,很少會在版面上大幅報道,遑論聲援。傳媒心存僥倖,完全沒有唇亡齒寒的危機感。壹傳媒被圍,《蘋果》發行受到阻礙,員工安全受到影響,新聞自由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主流傳媒只是輕描淡寫,不看《蘋果》的香港人,可能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即使看到其他傳媒簡短零碎的報道,也無法知道全景,不能掌握問題的嚴重性。
這是香港傳媒的悲哀。傳媒之間激烈競爭,各有各做,為求獨家各出奇謀,是自由社會的傳媒常態,完全無可厚非。但外地大媽有組織有計劃有指揮有報酬地圍壹傳媒,擺明是要阻礙報紙的發行,讓《蘋果》無法準時到達讀者的手中。這就不單單是《蘋果》的事了,而是整個香港傳媒的大事,包括記者協會在內的五個前線記者工會發表聯合聲明,譴責圍堵壹傳媒的大媽暴徒,做了他們的份內事,但由新聞機構高層組成的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去了哪裏?雖然眾所周知,報業公會是親建制的組織,但對香港僅有的報業聯合組織發聲譴責暴徒劣行,也應有所期待吧!
香港的核心價值,是社會多元,不同媒體觀點立場各異,也可百花齊放,和平共處。港英時代,有親國民黨的,有共產黨出錢辦的,有親英的,也有香港本位的報紙,時有激烈言論,甚至大打筆戰,也只限於口誅筆伐,鮮有肢體動作。唯一的例外,就是六七暴動左派組織「鋤奸隊」列出暗殺名單,被點名的報人受港英保護。商業電台的林彬先生因言惹禍,被左派暴徒活活燒死,至今仍然沉冤未雪。
言論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除了是因為不同觀點可以自由表達外,更重要是資訊流通的自由,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基石。所有重大決策,都要基於準確無誤的資訊。肆無忌憚阻礙報紙發行,等於阻礙資訊流通,等於妨害讀者知情的權利,對香港的國際形象帶來重大傷害。
你不滿報紙的言論取態和立場,最簡單直接做法就是不買不看。如果不滿《蘋果》,就發動大媽圍《蘋果》,阻止發行。對《文匯》《大公》等極左立場不滿的香港人可能更多,是否又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發動群眾圍左報?出錢發動不明來歷的群眾圍報館的做法,在香港報業史上前所未有,連六七左派暴動也未曾出現,當年猛烈批評左派暴行的報紙,也可如常印刷,照樣發行。人們不禁要問,難道今天推行的極左路線,比六七暴動時還左?有誰應該為此負責?
佔領運動受黑社會衝擊,警方袖手旁觀,甚至互相配合,警黑勾結受到強烈譴責。壹傳媒被圍,警方雖不至完全置諸不理,但卻毫不積極,當自己是分隔佔中與反佔中「和事老」。一個私人產業被圍帶來經濟損失,一家報館被圍影響新聞自由,警察歸邊,毫不着緊,沒有為市民利益忠實地履行職務,實在使人心寒。
今天圍《蘋果》,不關我事,因為我嫌《蘋果》煽情。明天圍《明報》,不關我事,因為我不看報紙,只看電視。後天圍有線,不關我事,因為我沒錢訂收費電視,只看CCTVB……到大後天,所有講真話的傳媒都被圍,不能運作,只剩下左報和極左報,香港,死期已到了。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