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日星期三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党法还是宪法?

九月十七日,收到律师转来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延长审限通知书》,本人状告首都机场海关一案"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这是在律师意料之中的。看来这个案子确实是要在十月份共产党开过四中全会以后开庭了。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如何审理,的确不是三中院能够决定的,它的法官要等"上面"的指示,而"上面"的指示是跟四中全会召开的结果紧密相连的。因之,四中全会后共产党将如何实践,"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可以作为"观其行"的一桩典型实例,令人们拭目以待的。
我查看新华网的讯息,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的"四中全会"一般与"三中全会"相隔一年左右召开,会议内容通常全面落实、深化"三中全会"的决策部署。因而今年十月份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主要议程将会是:"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因为八个月前的三中全会提出了"建设法治中国,必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七月二十九日召开的会议上,如是决定了四中全会召开的基调:"会议认为,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事关人民幸福安康、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必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几乎不用等到四中全会以后,现在就可以断定其后推行的"依法治国"所依之"法",还将是中国共产党的党法而不是宪法。因为三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基本出发点不是遵从当今世界的普世价值,不是改变中国的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声音的"党—国"制度,它所努力的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党、党,还是党……。即便提到"国家",那也是在党之后,只有党"长治久安",国家才能"长治久安"。国家、人民、政党,党权为大。没有提到一句毛泽东在七十年前呼吁的"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
但是依据新华网的资讯,共产党第五代的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之后是提过宪法的。十八大闭幕不到一个月,他在二0一二年十二月四日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卅周年大会上说过:"新形势下,我们党要履行好执政兴国的重大职责,必须依据党章从严治党、依据宪法治国理政"。
这一言论似乎又让我有所期许。
二0 一三年二月廿三日,中央政治局就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行第四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强调:"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人民群众的诉求","每一个司法案件",这个许诺令人神往。本人在系列"跟进报道"之前的开篇文章"'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块试金石"中说过:"对'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如何处理,确是一块试金石。若关乎共产党元老权益的官司都无法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遑论百姓乎!所有高调,都可休矣。"我在等着关乎一位人民——李南央;一个案件——涉及中共元老李锐权益的状告海关案;之审理是否能令我这个原告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个官司若赢了,让我赢得理直气壮;若输了,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三个反腐大案,薄熙来是党法在先,法庭演戏在后;周永康和徐才厚让老百姓还只看到党法;迄今为止,不管是拍苍蝇还是打老虎,党法显然地大于宪法框架下的法律条款。我当然向往四中全会召开之后,中国共产党能够向宪政开张的方向迈步。我等待着开庭,我等待着看到法官独立的审判意志和担当审理结果的胆气,而不希望看到任何党的导演的痕迹,但是这个案件的宣判,注定是会由党法"指导"国法,是会由党官"号令"法官。尽管如此,只要法庭上程序公正,就是值得肯定的、向前艰难迈出的第一步。
我在上期《争鸣》上刊登的"跟进四"一文,得到了"跟进报道"系列最多的回馈。有一位朋友写给我:"我觉得你的目的是讨个说法把书要回来,同时对体制改革有些促进。可是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争取相当人数的认可。现在习政权改革国有企业薪酬,下一步的改革医疗、养老等举措,都是很能收买人心的,使不少人对习产生'改革体制的'幻想,所以我觉得(你文章中说)....掌门人习近平把毛泽东的'两杆子'当成'命根子',绝不改制。虽然'两杆子'习确实抓得很死,但是否改制,何时改制,能改多少,是很多目前人们在期望的,拭目以待的。"另一位朋友说:"对于当前的'习打虎',不管是出于清洗异派,还是杀鸡给猴看,其效果都对官员的腐败现象有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并借此填充了部分的国库亏空。"
我回复朋友说:"不动体制,不建立法律、法规、用机制反腐,改革医疗、教育、养老……都注定会以失败告终,并产生新一代更恶的贪官。" "凡事不能只看效果,打倒四人帮,全国人民多么欢欣鼓舞,但是程序错了,达到了一时的目的,留下了隐患。胡耀邦、赵紫阳的下台,都是沿袭了打倒四人帮的方式,使用了非程序手段。"
我坚信体制改革是等不来的,得有很多的人去努力,去撞开那个大门。我的爷爷李积芳、我的父亲李锐都是撞门人,我自觉自愿地跟进。就像美国黑人争取到跟白人一样的权力,是从蒙哥马利镇的一位普通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拒绝在公共汽车上为白人让坐而被送进监狱,撞开了争取平权的门缝儿,才会有以后的门户洞开,才会有今天的黑人总统。我不梦想着天上会掉馅儿饼,无论此案结果如何,我都会与大陆那些永不退缩的同路朋友们一起,为开启"宪政"那扇在中国依然紧闭的大门继续前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