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1日星期六

林保华:香港學生政改先鋒,中共輿論抹黑圍剿(附:比較太陽花與雨傘革命)

图:林保华、杨月清(左)
  

 政治改革,涉及香港未來的前途,固然與目前香港民眾的福祉有關,與時下年輕人的關係更為密切,因為他們是未來社會的主體;因此他們對政改的急切心理,他們要求掌握自己命運的心情,我們完全可以理解。加上年輕人的朝氣、敏感、單純與正義感,因此他們成為香港政改的先鋒,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因此在831中國人大常委會關上香港真普選的大門後,學生的反應最快速也最激烈,在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到香港傳達聖旨時,他們不但在政府總部集會,還去包圍李飛住宿的君悅酒店,這在香港是破天荒第一次,顯示學生們的憤怒。

在泛民何時占領與如何占領中環表達抗議還未作出決定時,大專學生組織的專上學聯率先在93決定22日開始罷課一周,接著中學生組織的學民思潮宣佈在926罷課一天。在專上學聯決定發動罷課後,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匯報》、《大公報》,以及遠在北京的《環球時報》終於忍不住對這些青年學生發動猛烈攻擊。

中共是靠學生運動起家的。1919年的"五四運動"為中共建黨做了思想上、組織上的準備。1935年的"一二九學生運動"推動了1936年的"西安事變"與第二次國共合作,大批學生奔赴延安,加強了中共利用抗戰擴大勢力的幹部隊伍。而1945年以後國民黨統治區的學生運動,開闢了武裝鬥爭以外的"第二戰場",讓國民黨內外受敵,導致眾叛親離,流亡台灣。

中共的"太祖"毛澤東為學生運動寫了許多歌頌文章,最著名的就是195711月在蘇聯對中國留學蘇聯的學生說的:"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

可是中共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海外版95以《青春懵懂有熱血被當槍使不自知 被街頭政治裹挾的香港學生》為題報導,指有香港學生連政改是怎麼回事都未搞清就抗議,認為"學生的熱血容易被反對派『真普選』、『國際標準』的鬼話點燃""糊里糊塗被人當槍使"很悲哀,又指不認同學聯觀點的學生怕被孤立才被迫罷課。文章竟說發起罷課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和學民思潮"有錢、有後台",其中學聯在香港八大院"隻手遮天",連大學校長都"怕它三分"

應該是中共當年利用與欺騙學生奪取政權,所以現在才把學生反對中共的一黨專政的正義感當作被人利用了。不過中共太謙虛了,居然說學生"有錢、有後台",香港哪個人、哪個機構比中共有錢?黎智英捐了那麼一點點錢,就成為泛民的最大金主而被追殺。而哪一個後台可以比中共更大?那是代表13億人的大後台呀!北京是在說反話來警告學生嗎?不過說校長怕學生三分,是在表達對校長沒有鎮壓學生的不滿。校長是出於正義感,還是怕共產黨,未來可以檢驗出來。

香港的土共與"忽然愛國"人士自然也不甘落後。95,香港《文匯報》發表"調查報道:學聯反對派關係大起底"的文章。標題嚇死人,"聯反對派"有何不可告人的黑幕被中共挖掘出來呢?原來是"骨幹在校充『爛頭卒』 畢業受薪接棒亂港"。也就是說,在學校時的學運骨幹,畢業後"受薪接棒",例子是"當年的陶君行、蔡耀昌,或近年的李耀基、黃永志;部分人更成為反對派的受薪職員,不虞因為抗爭而影響就業,令他們可以在無後顧之憂之下全力為反對派服務"

台灣不少大學或研究所的畢業生都會給政治人物當助理,或出任政黨黨工,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在香港,為反對黨工作的,居然被共產黨叫做"旋轉門"關係;那麼為政府與親共人士工作的,而且數量更多,待遇更優厚的,又叫做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這就是共產黨的邏輯。

97,《文匯報》用全版向學生開火,頭條就是"學聯頭號搞手 周永康實為『港獨』分子"。《文匯報》無聊到說周永康常穿印有英國旗的衣服,代表他懷念港英時期。周永康則於"一錘定音"節目表示那是美國運動品牌Adidas的產品。《文匯報》指周永康與"台獨"勢力勾結,其實那是91由華人民主書院在台灣舉辦的一場記者招待會,他只是參與視像會議,討論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情況。他認為無法再信任中共了,香港應該"命運自決"。當然,他與林飛帆、陳為廷認識也都是罪名。

99,《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也發表社評,把泛民與學生的

關係比作"以往戰爭年代""押著婦女和老幼"作擋子彈人盾的"壞人"。且不說,這種骯髒勾當就是中共以"人民戰爭"為招牌進行的,1948年共軍包圍長春5個月,不准老人婦幼出來,導致餓死二、三十萬人,不就是用這種手段"兵不血刃""解放"長春嗎?而由此透露出來更可怕的訊息,共軍真要對泛民動武,學生就成為"婦女和老幼"嗎?

一些香港親共人士還污衊學生是紅衛兵、是黑社會,更是非常荒唐。紅衛兵是毛澤東鼓吹的,鄧小平也說黑社會有愛國的。他們如此對太祖與太宗抹黑,簡直就是數典忘祖。

紅衛兵是黨主席毛澤東進行權力鬥爭扳倒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工具,香港如果有紅衛兵,是否意味著特首梁振英要扳倒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還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要扳倒梁振英?如果說學生是黑社會,難道不正是中共要統戰和依靠的"社團"嗎?

總之,共產黨就是要用政治大帽子把香港泛民,尤其是學生一棍子打死。

聯合國人權憲章規定了住民自決,因此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何罪之有?倒是中共作為聯合國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定公民自決權,才應該把他們開除出聯合國。看看英國對蘇格蘭自決的態度,怎能不讓香港人懷念當年的宗主國;如今可是強盜進來,換了人間。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看》雜誌  148期(201410月號)


【附】
林保華:比較太陽花與雨傘革命

自由時報2014-10-08

香港雨傘革命聲勢浩大。與過去香港、台灣五十萬人上街在素質上有所超越:第一,不是準時上下班,而是幾天幾夜;第二,造成部分交通與商業活動癱瘓,對政府構成壓力;第三,在胡椒水與催淚彈攻擊下,採取散開再回來的游擊戰術。

台灣不論多少人遊行,準時散場,對「聽到了」的流氓政權形不成壓力。今年四月廿七日那場,下午幾萬人,晚上只剩幾百人,輕易被警察抬走。忠孝西路癱瘓幾小時,媒體、市民就哇哇叫。如果爭取民主、捍衛主權都不願付出這點代價,台灣還有希望嗎?

台灣的太陽花超越了當時還在口頭階段的「佔領中環」,羨煞香港年輕人,但是這次的雨傘革命,香港又超越了台灣。學生否認這是「命」,因為太敏感,但這的確是一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革命。小圈子的特首選舉改為公民提名的普選,就是一場制度革命。英國有光榮革命,台灣有寧靜革命,革命並非就是暴力流血,端看當政者的態度。

中共與梁振英依照慣常思維,認為必然有「長鬍子」的人在背後教唆。但是實際上鬍子被邊緣化了。這次在香港,民主派元老抱怨學生佔領公民廣場事先沒有打招呼。其後「佔中三子」緊急啟動「佔中」作為聲援,還被一些學生誤會為「騎劫」,立法會議員長毛下跪要求學生不要離開,以維護運動的團結。但是學生也並沒有因此自以為是。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被捕獲釋後,有人表示「香港就靠你」,他認為這比粗口還難聽。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強調香港的命運自主,實際上也是各個人的命運自主警察包圍金鐘,堵截市民援助時,其他學生與市民便自發佔領銅鑼灣、旺角,形成反包圍。旺角黑道勢力強大,衝擊、毆打集會的學生、市民,學聯有意要他們撤走以保安全,但是他們堅持下來,並向旁觀的警察施壓。最後學聯尊重當地民眾自己留守的決定。

計程車要繞路,還塞車,但是司機表示這是爭取民主所必須付出的代價,要學會忍耐。一些商舖生意受影響,亦該做如是觀。至於賺得盆滿缽滿的大財團,更沒資格抱怨。

年輕人爭取的是他們的未來,這也是他們願意付出犧牲的原因。當年我住在銅鑼灣,九七前夕離開時,我的房子賣了三百三十萬港元,其後跌到十年前的一百五十萬,這次看到廣告是七百萬以上。房價再帶動物價飛漲,吃飯比去年又貴了。但是薪資成長有限,叫年輕人如何過日子?中國房價已跌,但是全中國的黑錢來香港洗錢,什麼「辣招」都擋不住畸形的房價。台灣如果再向中國開放,也是同樣命運.

對前途的絕望,對官商勾結的失望,就是革命的最大動力!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