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29日星期三

未普:从习近平的“2.17”讲话看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和未来的政治发展

中共文化大革命宣传画

最近几个月,中国大陆再次刮起了主张"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风潮。在这样的背景下,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了。

这里有几个问题不能不搞清楚。这股风潮的起源是什么?对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有什么影响?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有什么影响?

有不少海内外学者分析,这个风潮源于中共党内权斗激烈,有的甚至说,极左派杠上了习近平。然而笔者的研究显示,这股风潮的始作俑者可能是习近平本人。而习试图鼓动的思潮,对依法治国会有严重的负面影响,对未来的政治发展,预示著十分危险的大倒退趋势。

这要从习近平的"2.17"讲话说起。2014年2月17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的省部级领导干部研讨班开班式上有个讲话,主题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所有中共常委都出席了此会。从官方新华社公布的摘要看,习的讲话四平八稳,内容空泛。因此当时并未引起太大关注。

然而《文汇报》6月30日刊文《中国政治学研究新时代的到来》,披露了习近平的"2.17"讲话,实际上话中有话,话外有音。习说:"看待政治制度模式,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首先就是阶级立场,进行阶级分析"、"在政治制度模式上,我们就是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我们有我们的选举制度,需要不断完善,但不是说将来就要搞成西方那样的选举制度"、"我国人民民主与西方所谓的'宪政'本质上是不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习近平思想,那就是,以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立场,坚持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该文作者刘世军是上海社联副主席,东方青年学社副理事长。他说,习近平的讲话为当下政治学研究的主题转向找到了新的路标,政治学研究者已行动起来,一种思想上的豁然开朗使学术研究的空气又活跃了起来。

最先"豁然开朗",紧密呼应习近平的,当属社科院院长王伟光。作为中共理论重镇的掌门人,王自然会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否则他不可能坐在这个位子。就像前任院长陈奎元亦步亦趋紧跟胡锦涛一样,王伟光也亦步亦趋紧跟习近平。9月底王在《红旗文稿》上发表一篇8000字长文,文中11次提到"阶级斗争"。文章说:"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著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10月11日,一个叫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主办方是红色文化研究会及中国政治学学会。红会名誉会长、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作了"理直气壮地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演讲,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讲了"我们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汪亭友讲了"人民民主专政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马钟成作了"取消人民民主专政必然导致亡党亡国"的演讲。会议由红会会长刘润为主持。

10月12日,《红旗文稿》刊发刘润为题为"依法治国与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文章,强调"不能用法治来代替人民民主专政"、"依法治国,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必然要求"。10月1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第655期刊载卫鸿的文章"人民民主专政是法宝——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座谈会纪要"。

很显然,这些紧锣密鼓的文章,就是试图在四中全会前,为重提"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造势。
在重提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的背景下,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会有什么作为呢?其实了解了习近平"2.17"讲话的基本思想——以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立场,坚持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很难对习的依法治国再抱什么幻想了。

果不其然。四中全会公告显示,习近平的依法治国至少有以下三层意思。第一,中国的法治是"社会主义法治",和普天下的法治不一样。第二,党的领导就是法治。公报说,"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法治是一致的,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靠社会主义法治。"第三,党在上,法在下。公报要求法治工作队伍必须"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必须"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首位"。

第三点最是要害。在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字典里,党远远高于法律。法治工作者在党、国家、人民和法律之间,必须首先把党放在第一位,把法律放在最后一位。这哪里是依法治国,分明是依党治国!联系到习近平的"2.17"讲话,这个首先必须"忠于党"的依法治国,实际上传递了一个信号,法治队伍如果不能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立场,不能首先忠于党,就会被清理。习近平当局在这两年里,"不换立场就换人,"已经清理了不少大学教师、记者和律师。可以预料,新一轮清理律师队伍的动作,将会变本加厉。这和文革中的"清理阶级队伍"颇为相似。

习近平当局借四中全会,实际上在公开宣称,习式依法治国时代开始了。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是,依法治国不够用时,还有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保驾护航。而根本特征是党说了算,习近平说了算。

当局用依法治国+阶级斗争作为治国策略,是有很深的盘算的。盘算之一就是要对地方政府、各级官员和军队干部形成一种威慑力量,令地方政府的胡乱作为有所收敛,党内和军队的腐败也有所收敛。另一个盘算就是用依法治国+阶级斗争作为整肃知识界、思想界和舆论界的手段,让不同的声音消失,让异见者闭嘴。习近平的这个"两手硬"的治国策略,一方面会约束党内和军内的腐败力量,威胁政敌,另一方面扼杀中国进步的根本力量,中国的政治气候将会更为肃杀。

有人问,为何习的"2.17"讲话主流媒体不刊载,只靠小道消息传播?我们都知道,习近平2012年年底有个新南巡讲话,2013年有个九号文件,还有个"8.19"讲话,这些讲话和文件中的"尖端"思想,官方媒体都没有公开刊载。这并非是刘云山及其领导的官媒拒载,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和习近平作对,即使有,按照习的"不换立场就换人",他们也早就被换掉了。《南方周末》就是这样的例子。

习的几次讲话是前后一致,一脉相承的,他说这些话决不是为了讨好左派和极左派,而是反映了他的真实信念和真实想法。至于为什么他的那么多"精彩"的思想仅限于内部传达,可能是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这些说法难登文明世界之大雅之堂,这说明他表面非常自信,其实内心非常脆弱。也可能是因为他想保留一些中国最高权威的神秘感,让外界对他的"庐山真面目"云山雾罩的胡猜乱猜。

习近平的"2.17"讲话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有相当负面的影响。中国大陆的左派和极左派备受鼓舞,大呼痛快,称"2.17"讲话才是"黄钟大吕真马克思主义","天终于要亮了"。在极左派的大本营乌有之乡和红歌会网站,习近平获得了压倒性的喝彩声。

而自由派阵营则损失惨重。他们要么被噤声,要么被警告,他们当中的温和派学者律师记者被纷纷投入大狱,或以莫名其妙的罪名收押在监。

中国进一步向左转,在习近平执掌中国两年后,似成了不争的事实。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