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东方无忌:大小喇叭、科学废话及其它——插嘴时文八则

图:吴其轺(1918年-2010年,福建闽清人)说:"我在空中对日作战飞行超过800小时,我击落过5架日本战斗机、运输飞机。奇袭日军汉口机场,我开轰炸机超低空飞行,一次炸毁停在机场跑道上来不及转移的十几架日机。我的军衔,在美国援华空军的中国军人中是比较高的。我的飞机三次被日军飞机重创,三次,我都是鼓励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在飞越驼峰航线的时候,我同样这样鼓励自己。" 抗战胜利后,参加了88次空中作战的吴其轺获得盟军总部授予的"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另外还获颁"航空勋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1949年自台湾经由香港回国后,他被劳教20年,后以蹬三轮车维生。吴其轺老人曾经是杭州一带英语最好的三轮车夫,但他从来不告诉家人自己曾经参加过飞虎队。


作者对大陆时政的点评,在幽默诙谐中启发读者新的视角。
——编者

不得侵犯"小喇叭"

时文:与微博开放式的信息共享不同,微信群和朋友圈构成了熟人社交网络,"躲进小楼成一统",更为私密,信任度也更高。正如传播学者指出的,"谣言利用了朋友圈"。特殊的信息生态,既使谣言更易被相信,又使辟谣更为不易。面对相对封闭又有门槛的圈子,"大喇叭"的声音,很难覆盖那些自吹自唱的"小喇叭"。 …… 最近,国信办发布了"微信十条",用文明法治为微信等即时通信工具立规矩,可谓驱散谣言雾霾的"及时雨"。
——《别让谣言污染朋友圈》,2014年8月11日《人民日报》
插嘴:"微信"是什么?是朋友们之间的通信,其权利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的保护。朋友之间即使用"小喇叭"传递了什么"谣言",只要不涉及该条所称"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国家的"大喇叭"是无权干涉的。今天可以出台"微信十条"管理朋友间的"小喇叭",明天未尝不可颁布管理"更为私密"的"夫妻私语"若干条,把"大喇叭"和"大录音"放到公民的床上去。——自然,这就应当彻底废除宪法第四十条了。
顺便说,把朋友之间的"微信"说成"小喇叭",令人想起当年在延安的老革命中反对"小广播"运动。那可是革命时期,并且尚无无比尊严的"宪法"呀。

科学出废话
时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不是"自由撰稿人"的松散联盟,而是党领导的宣传思想的重要战线、学术理论的重要机构、意识形态的重要阵地。……所谓"自由撰稿人",就是不受任何政党领导、不受任何组织纪律限制、不受任何道德规范约束的"自由文人"或"文化个体户"。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和思想倾向的所谓"自由撰稿人"。……我院学者绝不能为了个人名利或其他什么政治目的而从事理论学术研究,而要为党和人民做学问,为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服务。我院的研究人员不仅仅是普通学者,而是党的思想理论文化工作者,更是党的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战士,决不能把自己降低到一个"自由撰稿人"的地位上,"自拉自唱"、"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如社会大V、网络公知那样。党和国家不需要这样的学者,这一点全院同志必须明白。
     ——王伟光:《在中国社科院2014年"三项纪律"建设专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4年7月29日
插嘴:讲话人是所谓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殿堂"的堂主即院长,其人又是学哲学出身。在上述短短四百字的讲话里,居然一再自打嘴巴,连起码的形式逻辑都不要了。才说他的殿堂不是"自由撰稿人"的联盟,接着就说这样的撰稿人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废掉了前一句话;接着又指出"如社会大V、网络公知"正在"自由撰稿人的地位"上,废掉第二句话。还说那些"V"们"知"们,只是因为是"自由文人",就一定为"党和国家不需要",——又是一句小小院长根本无权胡说的废话。科学也能出废话啊!

动辄滋事

时文:新华社报道:7人报社门口喝药自杀案有"更多内情,有关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已以"寻衅滋事"罪名将7人刑拘。"更多内情"据说就是此事有人给7农民支招!也就是说,7人是"以死威胁政府",看来,有关方面的意思是,你要自杀就必须真正把自己杀死才行。
——何三畏《新浪微博》,2014年7月19日
插嘴:在家里聊天,寻衅滋事;在家外自杀,寻死滋事。在社会主义祖国晴朗的天空下,何处不滋事,何动不滋事啊?!


"独立自由勋章"和"国民党抗战老战士"

时文1:习近平神情庄重,迈步走上台阶,来到"独立自由勋章"雕塑前。一名中国共产党抗战老战士和一名中国国民党抗战老战士,在两名少年儿童陪伴下也走到雕塑前。习近平按下启动按钮,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
——《首都各界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新华社2014年7月7日电
插嘴1:请注意,参加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的有共国(共在前国在后)两党的"抗日老战士"。可是——

时文2:1955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议,将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分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工农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战争的有功人员。
——《习近平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新华社2014年7月7日电
插嘴2:那枚"独立自由勋章"自设立以来五十九年至今,根本没有"中国国民党抗战老战士"的份呀!


向外交部学习

时文:军国主义侵略是日本的一笔负资产,日方的正确态度应是正视历史,正确妥善处理有关历史问题,而不是企图否认甚至美化历史,否则这个负资产只会越背越沉重。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答记者问。2014年6月12日外交部官网

插嘴:华女士讲得太好了,不仅日本人和其他老外该领教,我们中国人自己也该领教。
试把上文改几个字,成为:
"文化大革命运动(或"反右派"运动,"三面红旗"运动,天安门"平暴"运动等等)是我们的一笔负资产,我们的正确态度应是正视历史,正确妥善处理有关历史问题,而不是企图否认甚至美化历史,否则这个负资产只会越背越沉重。"
是个好建议吧?我们做到了吗?我们做得到吗?我们愿意做吗?我们敢去做吗?

幸好不是标准答案
时文:海淀区民族小学的校长马万成说,孩子们特别实在,当习近平问大家"我第一批没入少先队还哭鼻子,是不是没出息呀?"一些孩子说:"是。"听到童真的回答,大家都笑了。
——《习近平看望民族小学儿童》,2014年6月1日《新京报》

插嘴:"习爷爷"给孩子出题,孩子答题,惹得"大家都笑了",说明答案出人意料,只是"童真的回答",不是标准答案。那么标准答案是什么?
是"不是——习爷爷怎么会没出息呀"吗?
如果这样回答,答案则标准了,"童真"却没有了。
可是连"童"都不真,"大家"的将来还有希望吗?


谁"撞了法律的红线"?

   时文:问题最终出在少数"死磕派"律师故意撞了法律红线。据浦志强的亲友透露,他在被刑拘前参加了一个上世纪"八九政治风波"的所谓"纪念聚会",我们不知道那件事的细节和它与浦被刑拘之间的联系,但明眼人一看就清楚,那样的活动在中国是被禁止的,它显然就压在法律的红线上。
——单仁平:《"死磕派"律师不可政治上自我高抬》,2014年5月9日《环球时报》
  插嘴:试问"明眼人":中国有哪条法律规定禁止在家里纪念上世纪或上十个世纪的任何"风波"(例如九百七十二年前西湖侧畔绞杀岳飞的"风波亭事件")?倒是对"那样的活动"横加禁止,却"显然就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的红线上了。一张报纸,即使取名为"环球",也没有资格"政治上自我高估"到任意冲撞中国宪法红线的地步吧。




2014年5-8月陆续撰写,8月25日定稿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9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