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4日星期四

鲍彤:占中已经载入史册

大纪元图:8月31日晚,5000香港市民冒雨在添马公园举行“公民发声集会”,“占中”运动发起人戴耀廷表示,“香港从今天起会进入公民抗命时代”
占中不是决战。占中是灵活的前哨战。到底是运动还是游击,速决还是持久,没有先验的决定。尽管尚未实施,已经载入史册。

它已经出色地完成了两个历史性的任务:第一,不屈不挠地表达了香港选民要求真普选的神圣要求和坚强意志;第二,迫使人大常委自行露出了真相和本质。

人大常委自己是从"等额选举"中产生出来的,它不可能懂得真选举。它辞典中的普选本来是假普选。人大常委没有信用和记忆,它悍然违背2004年订立的香港政改"五步曲",不按本子办事。人大常委派出的高官善於吓唬老百姓,不善于遵守宪法,居然把宪法明文保障的公民示威游行权宣布为"非法"。

自行演出的不限于人大常委。当外交部声称英国议会调查联合声明的执行情况是"干涉中国内政"时,这个外交部证明自己是一个不懂外交部门的职责和礼仪丶不懂议会和政府关系丶不懂履行国际条约和遵守国际关系准则的不合格的外交部。

因人大常委和外交部而直接被受伤的,是全体被侵犯了选举权的香港选民。一国两制被他们处死了。香港从此多事。特区政府将在选民无法同心同德的条件下施政。这是悲剧,尽管也许人大常委把它当作快乐的胜利。

同时直接受伤的,是全体中国人,是世界上一切本来希望诚心诚意和中国打交道的人们。

自愿受伤的,除了那个人大常委以及那个外交部,也许甚至包括着中国的新领导,以及遐想联翩的中国梦,以及内容丰富的全深改,还有正在捷报频传的反腐败运动,甚至不能不加上正在醖酿尚未出世的那个"依法治国"的决议……一切都被因此而蒙上了耻辱和阴影。

除了人大常委实行认真的自我批评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善后之道。

至于已经载入史册的占中,审时度势,收发自如,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效果,自当前途无量。这是可以预期的。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