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9日星期二

杨彼得:习近平封杀习近平

近一段時間,很多人熱烈地討論習近平「依憲治國」、「依憲執政」講話被黨宣部門封殺的話題,以為黨內有一股保守勢力,刻意排斥、封殺、湮滅習總「與現代文明接軌」的思想、理念與命題,並且感嘆習近平被身邊的太監、侫臣和近侍給挾持、擺佈、操控、愚弄了。對此我深不以為然,我認為,這是地道的鄉愿。
習近平是一個堅定的改革派,有魄力有決心全面深化中國的改革事業,但他顯然不是一個很多人以為的那種「與現代文明接軌」的領袖。鄧小平是公認的中共黨內改革派,但1989年「六四」之後,鄧小平坦言,他所推動的改革不是資產階級自由化人士所要的那種改革。當有人稱讚習近平是一個「與現代文明接軌」的政治家的時候,恐怕習近平也會說:我們接軌的現代文明不是他們所說的那種現代文明。
習近平成為胡錦濤的接班人,據說是因江派力荐,顯然也是黨內各派勢力都能接受的。黨內大佬們最欣賞的,乃習近平既是「紅二代」,可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又是自基層一步一個腳印地上升,對中國國情有深刻了解。中國共產黨口中的所謂「國情」,就是國內發展嚴重不平衡,經濟上不平衡,政治、文化、教育上的不平衡更甚,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並走社會主義道路。習近平固然是黨內「開明大佬」習仲勛的兒子,但想要他提出激進的政治主張,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習近平所有的雄心壯志,一言以蔽之,就是帶領中國超越美國,做世界老大。習近平擔任中共總書記後,念茲在茲的政治口號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經常體驗的是國際關係的冷暖,這不能不深刻地影響到他的政治理念。所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主要是一個民族主義主張,習近平要爭的,是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國內問題尚在其次。
擔任中共總書記不到兩年,習近平已經號稱與毛鄧同樣強勢的中國最高領導人,甚至有人認為,習近平比毛鄧還要強勢,原因是三人掌握的國家資源大不相同。我們不能說中共黨內不存在保守勢力,我們也不能說,習近平的強勢權力因七常委分工而的確受到了制衡,但如果真的有人膽敢封殺、歪曲乃至篡改其政治思想的基本面,而這種做法又違背其本人意志,他是有權威予以糾正甚至反擊的。
有些人拿出胡耀邦、趙紫陽、溫家寶講話被封殺的先例,來證明習近平的重要政治主張被封殺與雪葬,而沒有注意到習近平與前輩們歷史境遇的不同。
胡耀邦、趙紫陽擔任總書記時代,他們每遇大事都得向鄧小平、陳雲、李先念等人請示,胡趙其實只是老人們的提線木偶,他們擅作主張是不算數的。鄧小平後來說過,他要搞的改革不是胡趙的路數,主管宣傳的中央政治局委員胡喬木作為鄧小平意識形態上的知己,深膺鄧的信任。胡喬木敢於並且能夠封殺胡趙講話,不過是代鄧、陳、李進行政治把關,並不意味一名政治局委員就能廢掉總書記的武功。至於溫家寶講話被封殺,可以肯定,完全符合胡錦濤的意思。
現在習近平擔任中共總書記,既沒有高高在上的老資格常委、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央顧問委員會,也沒有黨內文件明文規定,某幾位「老同志」負責把握政治大方向,江澤民等人對中國政局演進固然仍有很大影響,但習近平畢竟是當家人。既然胡錦濤溫家寶可以廢掉陳良宇這種江澤民的左膀右臂,而習近平可以拿下周永康、徐才厚,如果中宣部主管真的被視為跟自己唱對台戲,習近平想要廢掉他的前程,應該一點不難。
黨內保守派,與其說他們有一種堅定的政治信仰,不如說他們在維護自己的特殊利益,他們注定是一群見風使舵者。既然中共黨內沒有了鄧小平,也就不可能再有敢於封殺總書記講話的胡喬木。政治上有所謂「西瓜偎大邊」效應,在中國,這種政治效應只會更強烈。
今年春節後,習近平有一個針對省部級幹部的重要講話,作為中共黨內文件傳達到廳局級,我碰巧「被傳達」。在講話中,習近平明確否定西方「三權分立」式民主,否定一人一票式選舉,對李源潮擔任中組部長時代推行的「公推公選」、民主測評提出強烈批評。其中專門談到當時社會上熱議的「憲政」問題,明確否定知識界、輿論界的「憲政」主張。習認為,被某些人熱炒的「憲政」,其本質是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企圖在中國推行多黨輪流執政。
去年6月,《紅旗文稿》拋出一組文章,指憲政是資產階級專政制度的法治化,明確否定在中國搞憲政的主張。其時,離習近平「在首都各界紀念現行憲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發表不久,很多人猜測是黨內保守勢力向改革進步派發動的猖狂進攻。當時我也是這麼認為。但聽到內部傳達的習近平講話,我才意識到,否定「憲政」不是黨內保守派的問題。
很難想像,黨中央編寫《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會不經習近平本人定奪,而書中不提「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竟然會是保守派搞的陰謀詭計。如果習近平非常看重「依憲治國」、「依憲執政」,指示要往書中加入相關內容,讀本編寫機關敢不從命?而劉奇葆、劉云山真吃了豹子膽,敢忤逆上意?
事實上,「依憲治國」、「依憲執政」之說根本就無法深入展開言說,在「現代文明」的意義上,其本身就是兩句口號、兩個毫無內容的空殼。《中國人民共和國憲法》不過是對中國政治現實的描述,所謂「依憲治國」與「依憲執政」,說穿了就是承認現實、維持現狀。反過來,維持政治現狀,就是「依憲治國」、「依憲執政」。
「依憲治國」,「依憲執政」,與中國的政治現實是同義反覆,毫無新意,甚至毫無意義,多說無益。
提「依憲治國」、「依憲執政」,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看來,不過是在什麼山唱什麼歌,在特定政治情境下表個態而已。就算是強調「沒有任何人、任何組織能夠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也是空話套話。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各階級、各政黨和各族人民,本身就是「依憲治國」、「依憲執政」。既然憲法並沒有界定中國共產黨「領導」權的邊界,也就根本不存在凌不凌於憲法之上的問題。所謂「依憲治國」、「依憲執政」,說穿了就是,大家要全方位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在習近平看來,對一個簡單的事情進行熱烈複雜的討論,其實就是別有用心!在他自己,當然不會主張多提「依憲治國」、「依憲執政」。
習近平封殺習近平。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