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慕容雪村:中国五毛党的网络抹黑运动

五毛(网络图片)
北京——中国异议人士常常会遇到各种奇怪的麻烦,艾未未不能出国参加自己的作品展,人权活动家胡佳常常被软禁在家,就在最近,81岁的老作家铁流因"寻衅滋事罪"被警方拘留。
被视为国家敌人的我,最近则不幸地出了一次名。
8月21日,自称是海外最大中文门户的文学城网站上出现了一系列关于我的文章,叫作《慕容雪村的前世今生》,作者非止一人,包括墨言、子非、森林等,还有半数文章没有署名。
这些"前世今生"文章的语言和编排风格有许多相似之处,都喜欢捏造事实,擅长无根据的指控,有强烈的国家主义倾向和道德洁癖,传播方式也基本一致,其行径看上去很像是亲政府的"爱国之士",但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受了中国政府的指使。在最近几个月,许多异议人士都被以这样的方式抹黑,其中包括媒体人《温云超的前世今生》、人权活动家《胡佳的前世今生》和记者《盛雪的前世今生》,这些标题、内容和风格都极为相似的文章看上去像是出自同一个团队之手。
文章从我的幼年谈起,说我从小顽劣,多次被学校开除,还猥亵小女孩,成年之后放荡淫乱,经常嫖娼,跟多位女性偷情,多次被捉奸在床,还因此而毒打妻子,2013年还策划了北京机场的爆炸案。
很快,这一系列文章被转上Twitter,在极短时间内被转了上千次,两家著名的境外新闻网站多维网和明镜网也不失时机地推出了专题。
开始我只觉得这一切荒谬可笑,但随着谣言越传越广,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在中国,令名往往难敌谣诼,许多年中,无数清白的声誉毁于流言。作为一个珍惜名誉的人,我很难对这一切心平气和。这些造谣者深知"三人成虎"和"千人所指,无疾而死"的道理,只要人足够多、谈论的次数足够多,传播的范围足够大、足够远,那么谎言就会成真。
这些文章另有一个致命之处:在大量的谎言中,还掺杂了一些真事,有些还是外人很难了解的事实,比如我初中和高中就读的学校。我怀疑这些作者看过我的秘密档案。当他们对我的籍贯和就读学校等基本事实都了如指掌,读者又怎么会怀疑他们提到的嫖娼、猥亵等事件?
"你怎么证明你没做过?拿出证据来!"有本事出来跟我们对质!"一位评论者在我的Twitter上这样写道。我确实想过为自己声明申辩,却发现一切都无济于事,我不知道这些作者是谁,也不知该跟谁对质。还有,你怎么证明自己没做过的事?
要把一个人搞臭,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说他淫乱放荡。2009年冬天,得罪了薄熙来的著名律师李庄在重庆被捕,几乎同一时间,网上开始大量流传一张他赤身裸体、被警察押上警车的照片,照片介绍说他嫖娼被抓。后来证明那张照片纯属伪造,但造成的影响极为深远,至今依然有人在网上称李庄为"老嫖客"。(数年之后,重庆市的主官薄熙来同样沦为阶下囚,网上又开始流传他和多位女明星滥交的故事。)
近年来,这些针对异议人士的网络抹黑行动不仅对个人造成极大困扰,更应被视为在全球范围内操纵网络舆论的一部分。
最近几年,中国政府空前重视互联网舆论,甚至把它提到"亡党亡国"的高度,在此认识之下,他们对互联网采取了一系列控制措施,包括用防火长城屏蔽了大量网站,以及极为强硬地禁言、销号。此外,这个政府还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招募了大量的网络评论员,即人们常说的五毛。以前这些人主要在中国境内网活动,他们伪装成独立的言论者,却只按照上级的指示发言,并且收受报酬。
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赞美政府、为政府辩护,随时随地发出噪音以干扰正常的信息传播和交流。一年多前,在Twitter等被屏蔽的网站上有一些类似网评员的声音,但数量并不惊人,一年多之后的今天,这样的言论明显多了起来,说明那些骁勇善战的言论雇佣军正在翻越防火长城,涌入自由的网络世界。
去年9月2日《北京日报》的一篇文章可以解释何以如此,这篇题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要敢于亮剑》的文章称"互联网已经成为今天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西方反华势力妄图以这个"最大变量"来"扳倒中国"。"……这个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
在以前,类似的话语常被当成笑话,但在中国强大之后,这些笑话已经不怎么可笑。这是一场战争,而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开战。如果他们真的占领了这个阵地,未来的世界又会是什么样子?

慕容雪村是中国小说家和博客作者,出版有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本文英文版发表于《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