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2日星期二

郑义:中国经济奇迹的秘密

shanghai.jpg
资料图片:上海市景。(维基百科)
yuanjian.jpg
图片:社会学者袁剑。(网络资料)

我也许是最早力倡计算中国经济资源与环境总成本的人,谦虚一点,至少是之一吧。或者可以说,我是首次全面系统描述中国生态崩溃并估算宏观资源与环境成本的人。我的孤独的努力是大声疾呼整个中国经济是一个得不偿失的亏本买卖。为什么说孤独?因为这是所谓唱衰"改革开放",使生活在"千年盛世"中的人们不高兴。除了屈指可数的少数有识之士,无论官民,中国人都不高兴,同情者也报以怀疑的目光。甚至当政者最激烈反对派,在表达他们的异议时,也要首先肯定近二三十年的经济发展成果。确实如此,我成了绝对的孤独者,一只诅咒葡萄酸的可悲的狐狸。我写文学,多少还有一点点赞扬之声,写生态环境,则是空谷足音,没有半点回响。人们轻蔑到如此程度,甚至不屑於调转眼睛。近年来,情况多少有一点改变,至少有头脑清醒者开始谈及成本问题。

近来,终于看到一篇《时代周报》对社会学者袁剑先生的访谈,题目是《中国奇迹的秘密在于增长成本的社会化》。袁剑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专着《大拐点》,试图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为何在扭曲的改革中,中国可以出现持续的高速经济增长?他的回答是:经济增长成本的社会化。他认为,这个模式大致可以解释中国经济增长中一系列疑问。他还是太谦虚了,其实这个模式揭穿了中国高速增长的核心秘密。

袁剑写道:"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秘密在于它通过其独有的政治禀赋压低并转移了各种成本。比如环境成本丶劳动力成本丶土地成本,并将本应该由政府提供的医疗丶教育等公共品的巨大成本推给了沈默和匿名的社会。这样,政府与强势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就变得靓丽无比了。看中国问题,不能仅仅只看政府与企业这两张资产负债表,还必须看中国社会的资产负债表,看看这张负债表上我们巨大的环境负债丶社会信任负债丶道德上的负债以及种种无法被统计的负债。我们就能够理解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本是怎样被转移的,被隐匿的。中国经济增长以及'中国模式'的秘密,可以在这三张资产负债表的对照及关系中找到。有必要强调的是,这些巨大的环境负债,社会信任负债,制度负债,公共品负债,都将成为在未来某一天重创中国奇迹的杀手。"

我高度认同袁剑的观点。判断一个买卖是赚是赔,是发了大财还是血本无归,必须要比较收益与成本。哪怕是一个不识字的家庭主妇都懂得这个常识。那末,让我们具体来盘点一下数字。据统计,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除了大量投入资金和人力资源,更重要的是消耗了大量的资源。以2010年为例,中国耗费的资源占世界总消耗的比重:水泥是53%,铁矿石是48%,煤炭47%,钢和铅45%,锌和铝41%,铜39%,镍35%。换言之,中国投入了世界资源的一半或将近一半,创造出来的GDP却仅仅占全世界的9.3%。有人将之归结为效率不高,实质是成本太高,投入占世界的50%左右,GDP却只占不足10%。用不着细算,这肯定是一个血本无归的生意!以上数字仅罗列了各种矿产资源,还没有计入另一个大头,即环境污染与破坏。如果把环境毁灭货币化,肯定要大大超过矿产资源的投入。十多年前我就做过一次中国环境污染货币化的尝试,所以我敢说环境破坏大大超过矿产资源消耗,甚至不是一个数量级。遗憾的是,在一个被深度麻醉的国度里,说这些没用。人们是厌恶事实与真理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