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7日星期日

杨彼得:朝鮮牌鏡子裏的中國

不知道自哪一年起,朝鮮和朝鮮人成了中國人的笑料。提起朝鮮,很多人直搖頭;印象中的朝鮮人,見到領袖就幸福地流淚不止。到過朝鮮的人,免不了要數落這個國家的荒唐:不讓旅遊者亂動,不讓旅遊者隨便拍照,朝鮮人不敢隨便和外國人搭話。說到這裏,很多人不免要慶幸自己幸而生在「自由」而「相對正常」的中國。
在慶幸的同時,也有幾分不自信。很多人感慨:僅僅二三十年前的中國,不正是今日之朝鮮麼?上世紀80年代,收聽台灣「自由中國之聲」、美國之音廣播還屬非法收聽「敵台」,鄧麗君的歌還被定義為「靡靡之音」,政府的人可以在街頭巷尾剪年輕人的長髮與喇叭褲。大學裏、機關裏、企業裏,每週都要搞半天的政治學習,還要上交一份思想匯報。政治上、經濟上的不自由,更不待言。
中國與朝鮮比,只是正常那麼一點點。有時候,有些方面,雙方其實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的關係。
幾天前央視報道說,朝鮮允許外國遊客在其境內使用手機了,據說這是朝鮮的一個「進步」,因為以前朝鮮當局禁止外國人使用手機。任何外國人在入境朝鮮時,都必須將手機寄存在機場,等到離境時才能取回。現在允許用手機,也是有條件的,比如必須購買朝鮮的SIM卡,不允許撥打朝鮮、韓國的電話和手機號碼,而且費用畸貴。
全人類幾乎都可以自由地使用手機、網絡、收音機之類的電子產品,以便獲得各種資訊,其中獨有一個國家朝鮮,禁止人們使用這些產品,或者限制人們的使用範圍。在朝鮮,人們不能隨意使用手機,不能隨便上網,連收音機都只能收聽官方指定的電台,否則就是違法犯罪行為。這樣做,朝鮮官方自然編造了一套說辭,貌似有理,彷彿真理在握。其實,在全世界看來,那肯定是騙人的鬼話。
這個朝鮮,是怎樣一個神奇國度!全中國都在笑話它。
可是別嘲笑朝鮮太早。上個月,我所在的某城市有線電視突然停播鳳凰衞視,開始大家都以為是信號故障,但好多日子過去,信號並沒有恢復。網絡上開始出現相關討論,據說是政府有關部門指令停播的,原因是香港事務進入敏感期。不僅我所在的城市停播了,全國好多城市都停播了。但香港事務敏感,跟內地的電視觀眾有何相干?
事實上,鳳凰衞視在內地號稱「香港央視」,說穿了不過是中國共產黨統戰部門在香港操縱的一個「喉舌」。官方允許它在內地拉廣告,其觀眾大概也主要在內地。它一向替黨和政府說話,宣傳黨的政策不遺餘力,內地黨宣部門為何要將它一禁了之?這不算不算自己禁止自己?
害怕乃至刻意阻止自己的國民獲得資訊,這在朝鮮與中國何其相似乃爾!在這方面,朝鮮是從源頭禁起,不建網絡,不賣手機,只生產限定頻道的收音機。相比之下,中國「進步」一些,移定通信網絡、互聯網、有線電視網絡都算得上發達,但發達的網絡暗藏禁止:香港、台灣地區的網絡不讓上,連黨辦的鳳凰衞視也說停播就停播!
電視觀眾按年向有線電視網絡付費,等於雙方訂立內容與服務合同,按理有線電視網絡中途不得隨意更改服務內容。但官方隨便一個電話通知,就可以將一套電視節目停播,這是怎樣一種蠻橫的專制權力?隨意停播一套電視節目,面對全國上億電視觀眾,官方也不作任何解釋,一副我行我素的作派。
剛剛有報道說,中共中央組織部是一個不掛牌的機構,它撥出的電話不顯示號碼。也就是說,中共完全把自己當成一個地下組織,其存在及其權力行使仍然跟它在中華民國時代一樣,處於一種地下狀態。這種地下狀態,實質是一種暴力狀態,它出台政策有時候就是突然扔出一顆炸彈,然後跑得無影無踪,讓老百姓自己面對其政策後果。
可是中國人還在盡情嘲笑朝鮮人,自覺比他們幸運,有一種命運優越感。其實不用想像二三十年前的中國,今日之中國離開朝鮮未遠,其實朝鮮就是中國的一面鏡子,看朝鮮就是觀察中國自己的形象。據說中國共產黨下個月就要開會部署建設「法治國家」,但我們真的搞不明白這「法治國家」到底是什麼,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中國永遠是它的「法外之地」。「法治國家」,一切注定是黑色幽默。
中國人笑朝鮮,亦復為世界笑!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