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2日星期五

章文:無違憲審查機制 依憲治國只是忽悠

陕西省西安市的西北政法大学"宪法顶个球"雕塑,后来被拆除了(网络图片)



最近海外媒體熱炒中共中央宣傳部「雪藏」習近平講話中重要詞眼,報道稱習近平震怒,中宣部長劉奇葆有可能因此去職。
「雪藏」事件至少發生兩起。第一次是2012年12月4日習近平在憲法公佈實施30周年上強調要「依憲治國」、「依法執政」的講話,未收進由中宣部編纂的《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第二次則是今年9月5日習近平在全國人大成立60周年上的講話,他再次強調的「依憲治國」、「依憲執政」內容未在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報道中得到體現。
海外媒體據此認為是中宣部在其中作祟,與總書記唱對台戲。這種推測並非毫無根據。在過去60多年裡,中宣部大多數時候為左派勢力把持,是馬列毛意識形態的堅定捍衛者。著名的「左王」鄧力群在任中宣部長的時候,就常常不買總書記胡耀邦的賬,從思想戰線上阻擾改革開放,這是大家眾所周知的事情。
胡耀邦借鄧小平之手將鄧力群「趕出」中宣部後,將自己欣賞的朱厚澤從貴州調進京城主持中宣部,結果不到一年半朱厚澤就遭到左派勢力的強力阻擊,黯然掛冠而去。
當年鄧力群等人的靠山是陳雲和李先念等元老,在黨內地位與鄧小平幾乎平起平坐,因此敢於挑戰總書記的權威。即便是鄧小平本人,雖然在經濟上「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便是好貓」,但在政治體制上則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不動搖。鄧雖說過中國主要是反左,但左畢竟是江山本色,而右則可能導致江山變色。縱觀鄧的一生,他對右的警惕和懲罰要比左嚴得多。為此,甚至不惜犧牲自己挑選的胡耀邦和趙紫陽,這兩位總書記都被左派勢力指責為「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得力」。
如果說胡、趙擔任總書記的時候,中宣部敢不買賬,是因有鄧小平、陳雲等元老的幕後幹政,那麼今天又是誰在幕後力撐中宣部叫板習近平呢?習近平如今黨政軍大權集於一身,掌握的實際權力超過鄧小平、直追毛澤東,誰有這個膽量和力量逆其鋒呢?
總之,我個人是不太相信劉奇葆敢對抗習近平的傳言。我倒傾向認為是中共「說一套做一套」的一貫做派。一方面,黨的總書記發表一些「冠冕堂皇」的話為黨掙形象分;另一方面,宣傳部門「雪藏」這些話以免授人口實。
也就是說,黨的總書記和黨的宣傳部在唱雙簧,目的都是為了黨的利益,為了黨能長久執政。如果「依憲治國」、「依憲執政」,則是要變「黨在國上」為「黨在國下」,變「黨在法外」為「黨在法內」,黨的「皇帝般」的地位和權威必然遭到削弱,進而產生的連鎖反應則有可能使黨失去執政地位。
其實,「依憲治國」並非習近平首提,胡錦濤在憲法公佈實施20周年時說過幾乎同樣的話,更早之前的江澤民和鄧小平也都說過要「依法治國」。然而實際狀況是什麼呢?憲法依然是掛在牆上的空文,而法治在倒退。
當然,我們不能因為江胡「說了不做」就斷言習近平也如此。拿什麼來檢驗習近平是真心的呢?依我看,「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的前提是建立「違憲審查機制」,監督憲法的實施,對違犯憲法的行為進行懲處。捨此,都是空話。
30年前在82憲法制定過程中,起草者們曾經就提議設立監督憲法實施的「憲法委員會」,當時有兩個方案:第一方案是,憲法委員會的地位與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相當,僅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負責並報告工作,專門負責審理違憲問題。第二個方案是,憲法委員會的地位低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負責並報告工作,協助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監督憲法的實施。
結果這個設立憲法委員會的方案,被鄧小平等老同志叫停。從此「違憲審查機制」再未進入人大討論範圍,憲法繼續被掛在牆上落不了地。
今天習近平重提「依憲治國」、「依憲執政」,那麼我們要看「違憲審查機制」能否建立,這是最大的驗金石。如果隨後的事實發展證明「違憲審查機制」仍不能建立,我們只能說習近平也是在忽悠,而憲法將重複其在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三個時代的可悲命運。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