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22日星期一

王军涛:习近平的改革与中南海局势演变

图:习近平



对中南海政局走向的分析应当从习近平执政的完整思路和实施策略入手,探讨可能遭遇的重大挑战以及习近平应对策略的选择空间,评估他的抱负的成败前景以及相应的中国政治演进格局。

自习近平上位至今,大戏连台,媒体和民间充斥兴奋议论热点。从薄--王到徐才厚-周永康,坊间关注点始终被反腐和权力斗争牵动,多为戏说式八卦演绎。就连最近对北戴河会议和18届四中全会的讨论,也关注元老反扑、周案后更大老虎以及周案后续处理。笔者认为,虽然反腐和权力斗争是习近平执政成败的关键,但这仅仅是他挽救党国和执政建树抱负的一部分内容,是为推进他的执政路线的措施;对中南海政局走向的分析应当从习近平执政的完整思路和实施策略入手,探讨可能遭遇的重大挑战以及习近平应对策略的选择空间,评估他的抱负的成败前景以及相应的中国政治演进格局。
习近平执政的理念和方式
习近平是在中国局势和中共政治前景极其矛盾的情势下继位的。一方面物质成就衡量的发展很快,堪称世界史上的杰作;另一方面,各领域制度运行和文化状态糟糕,社会冲突和政治矛盾激化,包括执政党高层核心在内的人,普遍都对中国局势前景不乐观。尽管习近平的仕途一直是在同龄人中位居前列,但继位前的习近平没有表现出任何志向高远的抱负和出众的驾驭政治的能力。许多人认为,中共会亡于习近平。但习近平不接受这样的命运。他不想做末世党魁,而要完成共产党建党百年复兴中国的伟业。习近平有他的一套理念。而且,他的理念已经通过文字和行动公之于世。但是,包括笔者在内的多数人,被眼花缭乱的权争大戏和官场笑话吸引并且不看好共产党的诚意和前景,没有认真对待习的理念。此次,中共18届四中全会的议程,让笔者开始梳理习的施政方案。简单地说,习近平在各类会议和文件中阐释了他的施政方案,在政治行动中表现出实施施政纲领的行动策略。
习近平的18届三中全会通过的施政纲领表明:他要继续通过改革开放建立一个立足于现代技术之上的基础制度设施与国际接轨的国家;市场是资源配置的主要机制;政府通过一些制度安排保障民生;政府对社会运行和社会冲突的管理通过法治进行,法治要以每案必公平为目标;吏治要清明,对腐败零容忍;要在改造传统媒体中打造与现代社交媒体融合的新信息媒介体系;在国际关系体系中要达到与中国实力相称的地位,在与周边国家冲突中要维护国家的尊严和领土完整;为了实现国内国际目标,要建立一个立足打胜仗的现代军队。
以党国机器作为工具实现这样的目标,必须克服两个困难。一是吏治如此腐败的党国机器,不仅无法保持持续发展,而且影响稳定。二是江泽民留下的人事布局会杯葛任何大规模改造方案实施。但习近平与王岐山,以红卫兵一代的胆略和魄力,借助世交的人脉关系,制订了一个行动方案。按照这个方案,通过集权实施强力反腐,不仅营造压力,整顿吏治,恢复民心,而且争取在19大前完成能支持他的建设方案的人事布局。
习近平执政的困境和结局
现在看来,习近平初步实现自己的目标。中共官场风气初步扭转,公款吃喝旅游超标住房被有效制止。徐才厚和周永康被拿下后,人们对反腐败有信心;早在整肃刘志军和周永康过程中,习近平就削弱铁道部和石油帮掌握的国企垄断地位。北戴河会议后,中共放出风声要减少大型国企的职工额工资。然而,习近平能否真正实现自己的目标,还要解决三个问题。
首先,习近平想摆平中共内部的阻力还需要艰苦的努力。到目前为止,他是出奇兵营造出的胜利气氛是表面的。他的对手在明白生死搏后会反击。他的政治胜利取决于能否在19大取得多数票支持他。这并不容易。毛泽东亲自建立了党国和军队,要进行改革还要搞文革,整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干部。而最后还是对官僚队伍做妥协,文革到最后也没有成功建立新制度。习近平既没有毛泽东的权威、人脉和手腕,又没有毛时期共产党干部的相忍为党的党性,通过共产党完成对共产党的改造很难。特别是面临管理抵制造成的经济滑坡和政治不稳定,习近平不得不退让。
其次,习近平的改革蓝图中仍然坚持所谓中国特色。而中共改革的中国特色,是党超越宪法和国家之上的无限大权力却没有任何具体的制度制约。党魁与党的关系也没有具体规范。目前,习近平主要是高度集中权力反腐和改革,这就在现实中形成没有制度制约、只有政治情势制约的个人绝对统治的权力格局。世界各国现代化中国家宪政建设经验表明,这样党国关系不清和领袖超越制度制约的绝对权力的格局,虽然可以短期内有效解决一些问题、实现明确的目标,但从长期看会导致更大的灾难。
最后,习近平实施政治抱负的政治博弈的结局,不仅取决于政治体系内的博弈,而且还受制于中国社会利益冲突格局和国际。就中国国内而言,习近平上任后,新疆和西藏问题没解决,台湾和香港与北京也冲突日趋激烈;特别是80后年轻人甚至独立意识日增。周永康倒台,没有缓解社会反抗群体事件,对于维权运动和访民的镇压还更严厉。国际上与周边关系和国际大国甚至一些行业国际组织的冲突也达到新的高度。在内外政治压力和问题导致原有计划无法实施时,习近平必须调整自己的方案。人类政治史表明,许多改革就是在激烈的生死政治冲突中走样变质,最后结局是改革者始料不及的。毛的文革和邓的80年代以89结束,都是前车之鉴。
习近平执政的遇挫与调整
不论习近平有多好的抱负上位,在现实挫折和政治博弈中,都不会一帆风顺。如果遇挫,他向哪个方向调整,不仅决定他的命运,而且会影响中国政局前景。
习近平执政会失败并毁灭党国、失去权位。一种极端情形是习近平像毛泽东那样对党国利益集团和官僚机器妥协,改革半途而废。中共暂时会继续执政,但恶化的问题导致社会反抗会最终埋葬中共。另一种极端情形,是习近平坚持目前通过党国机器改革,最后可能被搞乱天下,或者被党国其他势力推翻,或者失去对局势控制。习近平还可以甩开党国机器和官僚队伍进行改革。
习近平也可能成功保住权位。一种是通过某种方式直接获取大众的支持。毛的文革政治运动只是一种极端形式;还有许多其他的民粹主义的政治动员机制。如果这样,中国会有恶斗和乱局,但习会更加巩固自己的绝对领导地位。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内斗逼迫习打开体制,通过宪政民主改革方式,为改革建立制度化的合法性基础。这种方式才可以在近期获得国内外的最大政治支持,对改革负面后果有最大承受力。从长远看,可以实现长治久安。但走向这条路,需要习近平超越中共革命的意识形态和血统论遗产。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9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