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

东步亮:「劉雲刪」如何塑造中國良好國家形象

图为刘云山


9月14日,中共召開全國外宣工作會議,中宣部長劉奇葆出席並講話,要求「深化中國夢對外宣傳」,「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釋好中國特色」,以塑造「良好國家形象」。
中國人、中國家庭、中國社會的故事確實很多,下面我們就來講講幾個中國人的故事。可是,中國還有「良好國家形象」嗎?
就在中共召開這個「外宣工作會議」的當天,中共已經以實際行動做了一次「對外宣傳」:著名「公知」李承鵬──一個不停地被禁言、最後被銷號的「大V」,一個寫的書難以出版、書都印出來了也只能封存在倉庫裏的作家,一個獲得眾多選民支持、卻連候選人資格都無法獲得的人大代表參選者,一個被《環球時報》點名「@李承鵬被銷號,早晚注定發生」的公共意見表達者,在所有在中國謀生的手段和渠道都被堵死之後,被迫離開中國,前往美國哈佛遊學。
把異見分子和不聽話的文人們全部逼出國門,這就是中共以實際行動給世界塑造的「良好國家形象」。
李承鵬當然不是第一個。
以在北大求學期間出版處女作《火與冰》出名的青年作家余杰,因為發表了若干對中國社會、文化、教育等領域進行尖銳批判的文章,畢業之後即失業,找到工作卻被有關方面打招呼「不准接收」,從此被迫長期靠稿費生活。但在他成為《零八憲章》的起草者劉曉波的好朋友及在香港出版《影帝溫家寶》等作品之後,他又被中共宣傳部門和國安部門全面封殺,不能在任何公開刊物上發表文章,不能出版著作,甚至在報刊和別人的著作中,他的名字都不能出現。再後來,他更是被軟禁、綁架,關入監牢,施以酷刑,打得半死,送到醫院時已奄奄一息,連醫院都不願接收,是他的美麗賢惠的妻子央求醫院才救活了他的命。若繼續在中國呆下去,他必被折磨至死。身體恢復後,他即被迫向北京市公安局寫下「保證書」,逃離了中國。
時評作家長平,「3‧14西藏事件」後,因發表文章呼籲中國政府與達賴喇嘛對話、批評中國政府阻止外媒進入現場採訪,先是從《南都周刊》副主編職位上被調離,擔任南都傳媒研究院研究員的虛職,後來,又因為拒絕承諾不再寫時評文章,而被以「合同到期」為由解聘。他到香港主持雜誌編務,卻無理由地無法獲得工作簽證。當他離開中國前往國外訪問,乾脆就只能長期滯留國外,再也回不來。
與長平同在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工作的南方周末前評論員笑蜀,被有關方面逼迫「休學術假」離職之後,先是準備去一所大學教書而被「看不見的上級部門」阻止,接著在北京被綁架回廣州。目前在台灣訪問已一年的他,近期能否安全地回到大陸,恐怕要打個大問號。
在李承鵬離開之前剛發生的故事是,以針砭時弊知名的漫畫家變態辣椒,因為新浪、騰訊微博帳號同時被關閉,百度相關網頁被刪,在淘寶上與他人合夥開設的代購網店被封,「遭受此生最嚴厲的封殺」,數十家官方媒體網站又同時轉載一篇要求查處他的文章《看清「變態辣椒」親日媚日的漢奸相》,傳出要「辦」他的訊息,被迫滯留日本。
在上述這些人之前,不包括因六四被迫離開的,還有作家廖亦武、學者何清漣等等一批人,都是在中國國內因文字而得罪當局,被禁、被封、無法發聲,經濟來源被切斷,正常生活和交際受限,被逼走投無路,被迫離開故國,流亡海外。他們以自已的親身經歷,書寫了中國的「良好國家形象」。中共在海外花費巨額納稅人錢財所做的「良好國家形象」宣傳,都抵不上這些人中任何一個人的親身遭遇所體現的「中國國家形象」,都沒有他們的故事有說服力。
中國網友們最近給中共意識形態的最高主管改了一個名字,叫「劉雲刪」,即他最擅長、最愛做的事就是下令刪稿、刪文、刪帖。其實這是一個客氣的說法,他更準確的名字或許叫做「劉雲逼」、「劉雲趕」。因為把中國愛說話的文人們全趕出去、全逼出去,才是他過去、現在和今後最大的功績。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