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3日星期六

《争鸣》杂志社论:反腐和造神

希特勒、习近平(右)

  鄧小平終結了胡耀邦開始的改革開放時代,開始了一黨專政主導下半拉子市場經濟的時代。江澤民把鄧小平體制的弊端發展到極致,使腐敗徹底侵蝕了整個統治機器。胡錦濤的「和諧社會」,無非是把江澤民造成的腐敗局面維持在一個「穩定狀態」上,這才有「維穩」支出超過國防開支的怪現象。但絕對權力不變,腐敗也絕對改變不了。等到習近平接班,整個一黨專政的龐大統治機器,已經是「頭上生瘡,腳下流膿」,腐爛透頂了。

  習近平已經向世人展示:他是個強勢領導者,既不市儈,也不平庸,不但決心有所作為,而且敢於碰硬。大刀闊斧反腐,就是他的「破題」之舉。

  如果從毛澤東槍決劉青山張子善算起,習近平掀起的這場反腐風暴,就是中共執政以來最大的一次了。如果說以前的反腐都是「雨過地皮濕」,那麼這一次的確是「動真格的」了。連周永康都拋了出來,「刑不上常委」的戒律就打破了。為什麼會這樣?它標誌著鄧小平路線已經走到盡頭,不轉彎不行了。習近平在這個節骨眼上狠抓反腐,可說是一箭雙雕:一是得人心,二是除舊佈新,建立起自己可以得心應手的可靠的治理黨政軍的領導體系,表現了他出色的政治智慧。

  「一朝天子一朝臣」不是貶義詞,而是任何一個不想當「孤家寡人」的新領導都要做的功課。天真的胡耀邦想樹新風,反其道而行之,結果成了光杆司令,人家一伸手就把他拔掉了。結果不但他自己束手就擒,他所開創的全面改革事業也被腰斬了。

  習近平就精明得多,通過「反腐」來除舊佈新,太妙了!爛透了的共產黨,還有幾個清官?要想把誰拿下來,只消一「雙規」,他絕對跑不了。

  不過,建立自己得心應手的領導體系,是一種「中性的」政治手段,湯禹和桀紂都可以這樣做,嚴峻的問題在下一步:建立起有效的領導體系想幹什麼?將把車子開到何處去?對於一個強勢的領導者來說,這樣的體制既可以使他流芳千古,也可使他遺臭萬年。

  習近平經過兩年的博弈,已經把整個國家的黨政軍權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中。論起威望,他當然還不如毛澤東和鄧小平,因為他還缺乏歷史的積澱,還沒有毛鄧的文治武功。但他從體制上所掌握的權力,已經超過了毛鄧。他所組建的各種小組和委員會,已經把中央常委會架空了,從所謂「集體總統制」變成個人獨裁制了。這種形勢,對中國和習近平本人來說,都意味著面臨三岔路口,都有兩個前途。

  中國面臨的兩個前途是:繼續沿著鄧小平那條堅持一黨專政的老路往前走,但已不必「韜晦」,現在就可以代替原蘇聯,和美國爭霸,讓二十一世紀成為「中國的世紀」,稱雄世界。另一個前途是恢復被「六四」腰斬了的全面改革,使中國通過和平轉型,回歸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

  擺在中國面前的客觀的歷史需要,是和平轉型:從一黨專政轉向憲政民主。但六十多年積重難返,沒有一個強大的領導中心和有效的治理體系,這個轉型很難有序實現。一場雷厲風行的反腐,可以把體制內的「心腦血管栓塞」清除掉。因為這些權貴乃是一黨專政壟斷體制的最大受益者,當然是改革的最大阻礙者,他們已經充塞了整個體制,沒有反腐的暴風雨,怎能把這些污垢和垃圾沖洗得掉?民主法治的社會治理體系怎能建立起來?所以在這個意義上,集權的、甚至獨裁的體制對和平轉型是有利的。台灣的蔣經國自覺地用獨裁終結獨裁,和平實現民主轉型,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這好像是新權威主義的思路。不過新權威主義並不是要民主,而是以建立個人權威為目的。所以台灣的民主轉型,不能成為新權威主義的例證。)

  另一方面,高度集權對國家和個人而言,又都是一條危險的道路。德國一九一九年誕生的魏瑪共和國,被希特勒的納粹極權所篡奪。他一九三三年上台後,開動強大的宣傳機器,煽動起喪失理智的「民族自豪感」,果真使整個德意志民族如醉如癡,真心地擁護他,他也在這種狂熱的擁戴中忘乎所以,結果這個大獨裁者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下子把整個國家投入災難的深淵。最後使這輛納粹戰車翻入谷底,車毀人亡!

  我們講這些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希望大家冷靜,不要忘記歷史教訓。權力的誘惑是難以抗拒的。蔣經國畢竟是人中俊傑,鳳毛麟角。成為諷刺的是:希特勒這個大獨裁者,還真是人民選出來的!通過選票上台的希特勒,都可以變成製造民族災難的獨裁者,那麼通過槍桿子「打天下」而上台的毛澤東,成為製造十年浩劫的獨裁者又有什麼奇怪呢?

  習近平執政後的言行還不能讓人對他的走向作出明確的判斷。從他上台就講「憲政」,現在又要「深化改革」、「啃硬骨頭」,以及陸續出台的一些社會經濟方面的改革措施大都有利於市場經濟來看,他的天平好像還是向著改革傾斜的。但是從政治思想方面看,就是另一回事了。什麼三個「自信」呀(「自信」就是照老本子唸經,不打算改革),七個「不准」呀(「不准」就是拒絕人類文明普世價值),特別是對人權日益嚴厲的打壓,又顯示了這個政權的專制本質。還有一個重要指標,是他對新興起的造神運動的態度。如今整個宣傳機器晝夜不停的造神運動,對男女老少都有催眠作用,舖天蓋地的「中國夢」,已經連小學生都快催入「夢」中去了。

  那麼習近平本人對響徹中國天空的造神「主旋律」,究竟是什麼態度呢?是聽起來心情舒暢,還是混身起雞皮疙瘩呢?最可怕是像吃了「搖頭丸」一樣,不由自主地也隨著這種旋律忘情起舞。

  如果一個青年人吃了「搖頭丸」瘋狂起舞,只是他個人的事。要是一個領導人陶醉在造神運動中,這個國家就要倒霉了。

  但願這是多慮。不過十八屆班子如果真是決心要闖改革的深水區,那麼,就應像反腐一樣,拿出雷厲風行的手段,把整個宣傳口大刀闊斧地清理一下。你們可以平心靜氣地回頭看一看:這兩年來在那位「常委」的主持下,宣傳口都做了些什麼!如果你們真要「深化改革」的話,為什麼不倡導解放思想,讓它成為振奮人心的主旋律?為什麼讓敗壞民風愚弄百姓的吃喝玩樂低級下流的東西佔領熒屏,甚至搬出江青的「樣板戲」來進行「革命傳統教育」?宣傳部門一向為黨的中心任務服務。如今黨正在涉入改革的深水區,正在啃頑固的「硬骨頭」,宣傳口就是這樣來「配合」黨的中心工作嗎?

  只能有兩種可能:一是黨內有兩個司令部,你要堅決改革,我就堅決搗亂。二是黨內只有一個司令部,宣傳口所做的,正符合黨的需要:讓群眾浸淫在花天酒地和低級趣味的污泥濁水裡,除了對「造神運動」頂禮膜拜之外,無暇再去關心政治改革。如果是第二種可能的話,很得人心的「反腐」就只能是統治集團內部爭奪權力的惡鬥,目的都是為了加強一黨專政,企圖延長它的壽命而已。但這種「加強」,只能是另一個「腐化周期」的開始。因為腐敗正是這個制度自己產生的。不從根本上挖掉產生腐敗的土壤,而是爭奪這架機器的控制權,無非是讓已經爛透了的一黨專政最終葬送在自己手裡罷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事實總會作出回答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