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9月10日星期三

鲍彤:毛的铁锤,邓的糨糊,中国的新巨人——毛邓异同续谈

韩国艺人金东柳的作品: '毛泽东','左'邓小平'之前,该画是由数以百计的美国女星玛丽莲·梦露的小画像组成。
鲍彤在写给自由亚洲电台的最新专稿中,比较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异同,认为现今中国是两个人否认结合,用浆糊糊起来的其大无比的巨人。鲍彤的这篇文章题为《毛的铁锤,邓的糨糊,中国的新巨人 - 毛邓异同续谈》。文章说,"毛泽东的团结,是用绳子把几亿人捆起来。这绳子,就是组织。

人全捆住了。心全散了。全国瘫痪了。试看十亿能敌谁?所以当第二代核心邓小平再做中国梦的时候,不能不有所变通。他不可能再以铁锤为纲,以斗争和砸烂为纲;必须改成为以发展为硬道理,以GDP为硬道理。"

但是,鲍彤发出疑问:GDP这种糨糊,能把(收入的)顶端和底层牢牢地糊在一起吗?为了实现GPD 挂帅后的和谐,于是出现了鲍彤所说的三种重要的辅料:传统的铁锤和绳子绝对不能丢!镇住四面八方,禁锢七嘴八舌,绝对是必须的;另外鲍彤说是创新的娱乐以及皇帝的多套新衣。鲍彤说,邓小平后的中国大舞台,就是这些辅料再加上GDP这个浆糊将13亿人糊成一个其大无比的巨人。


上世纪四十年代,许多观察家曾担心中国的人口是个大问题。毛泽东独持己见,认为那是唯心历史观在作怪,因为按照毛的唯物历史观,"中国人口众多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唯心还是唯物,谁说得清楚?——毛已经用毕生的作为,证实自己是一位唯意志论者。但毛的上述结论总有他的道理。军国主义者和一般人之间,不可能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毛的爱好是打仗,打仗需要战斗力,战斗力越多越好。"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人口第一的我国,只要"组织起来",当然天下无敌!

严重的问题是团结。在打江山的残酷斗争中,毛已经把中国打得稀巴烂了。前28年(1921-49)打烂了旧军队旧政府,后28年(1949-77)继续打烂了旧社会,包括旧企业旧市场旧学校旧知识旧传统旧风俗,不仅此也,还打烂了自家内部一切可能成为毛的掘墓人的未来的嫌疑犯,也就是大大小小的"中国赫鲁晓夫"们。几乎可以说,经过毛泽东的铁锤,中国早已成为齑粉了。要想
"团结如一人",谈何容易!

毛泽东的团结,是用绳子把几亿人捆起来。这绳子,就是组织。单位是组织,人民公社是组织,党更是组织的组织。民主集中制就是组织。不管入了党的还是没有入党的,反正一股脑儿组织起来,按照国、省、地、县、乡、村的等级,一级压一级,实行秦始皇发明的中央集权。连赖以活命的粮票,也按照组织系统,自上而下颁发,自下而上领取,还有哪个人是捆不住的?

人全捆住了。心全散了。全国瘫痪了。试看十亿能敌谁?

所以当第二代核心邓小平再做中国梦的时候,不能不有所变通。他不可能再以铁锤为纲,以斗争和砸烂为纲;必须改成为以发展为硬道理,以GDP为硬道理。

GDP和铁锤与绳子存在着一系列重大区别。铁锤与绳子处处需要毛邓们呕心沥血;GDP用不着,是老百姓自觉自愿用汗水和脑汁创造出来的。铁锤与绳子,阴森森的,人人害怕;GDP相反,好看好吃,人见人爱。

这里暂不说GDP在中国的飙升,不仅一般地依靠了老百姓的血汗,而且特殊地透支了自然资源,破坏了子孙后代赖以存活的生存条件。毕竟,GDP能一俊掩百丑,使赤县神州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世界大舞台之上。

GDP值得大书特书的好处是名花无主。腐败分子虽然在提升GDP上没有立过尺寸之功,但经过黑箱作业,完全有办法使高踞金字塔顶端的全国百分之一的家庭佔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富,而被压在底层的全国四分之一家庭只能得到全国百分之一的份额。

这就发生了大问题。GDP这种糨糊,能把顶端和底层牢牢地糊在一起吗?这种金字塔,能经得起风吹草动吗?这种社会能和谐吗?这种制度能永世长存吗?

於是,出现了中国特色的奇观。在这个大舞台上,除了佔据中心地位起着糨糊作用的GDP,人们还看到了三种重要的辅料。

首先,传统的铁锤和绳子绝对不能丢!镇住四面八方,禁锢七嘴八舌,绝对是必须的。两年一次清污不够,还必须有随时随地的围堵镇压。

同时,创新的娱乐年年月月绝对不可少。除了常规的灯红酒绿莺歌燕舞,更重要的是必须有特别热闹精彩的惊心动魄的乐以忘忧的大戏,非此不足以凝聚眼球和人心。

最后,不是最不重要,根据国际的经验,皇帝必须有多套新衣,至少包括昨天的神话,今天的黑箱,明天的梦想。三套必须互补,这叫天衣无缝。

大体上这就是邓以后的新舞台:以主料GDP为糨糊,加上新戯,加上新衣,加上铁锤和绳子在传统领域和网络空间的应用,把13亿人糊成一个其大无比的巨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